甄嬛傳:為幫甄嬛回宮,看崔槿汐對蘇培盛做了什麼事?

導語:不管甄嬛承認也罷不承認也罷,她身邊的人,最后都被她犧牲盡了。無論是流珠還是浣碧,溫實初還是果郡王;都直接、間接的死在或葬送在她的手里。崔槿汐算是結局最好的一個,卻也葬送了終生的幸福,跟蘇培盛那個太監委曲求全過一生,這樣的婚姻,簡直難以想象。

可是甄嬛根本無暇顧及別人的痛苦與犧牲,她想要保全的只是自己的幸福、自己的孩子,自己的榮寵和家族的榮耀。對于崔槿汐而言,此時卻已經無路可走,只能犧牲自己成全甄嬛。

1、崔槿汐的抉擇

當得知果郡王的「死訊」、得知甄嬛有了回宮的念頭后,崔槿汐就決定犧牲一己之身,去為甄嬛鋪路搭橋。也許,崔槿汐是想把對純元皇后的感恩,回報給甄嬛這個替身吧?

原文情節如下:(原著人稱與電視劇有差別,還是用電視劇里人名吧。只參考情節即可。)

崔槿汐淡淡說道:「奴婢雖然已經年近四十,但也算不得十分老。蘇培盛垂老之輩不喜年輕宮女,亦要個能干的互為援引。何況奴婢與蘇培盛是同鄉,剛進宮時多受他照拂,多年相識, 他也未必無意,奴婢愿意盡力一試。

甄嬛道:「雖然‘對食’是宮中常見的事,內監宮女私下相互照顧。 只是,他終究不是男子,你……」

崔槿汐道:「這條路奴婢已經想得十分明白了,娘子再勸也是無用。槿汐身為奴婢,本是卑賤不得自由之身,如今就當求娘子給奴婢一個自己做主的機會吧。至于以后……不賭如何知道。萬一幸運,蘇培盛就是奴婢終身的依靠了。」

此時的崔槿汐,臉上一點血色也沒有。說罷她緩緩站起身子,輕輕拂一拂裙上的灰塵,轉身向外走去。甄嬛驚呼道:「槿汐,你去哪里?」

槿汐轉身微微一笑:「 蘇培盛在宮外有座外宅,奴婢知道在哪里,也有把握能見到他。

槿汐在天明時分歸來,她的神色蒼白,一點笑容仿佛是塵埃里開出來的沾染著風塵的花朵,輕輕道: 「該辦的事都已經辦妥了,娘子放心。」

甄嬛扶住她道:「我讓浣碧下了雞湯面,你先熱熱的吃一些。」

槿汐的笑容實在微弱:「今晚入夜時分蘇培盛會親自來拜訪,娘子且好好想要怎麼說吧。」

甄嬛含淚道:「我知道,你且去休息吧。天都亮了。」 槿汐疲倦地笑一笑,「奴婢想去眠一眠。」

甄嬛柔聲道:「好。你去吧。」浣碧道:「小 姐方才覺著了嗎?槿汐仿佛很難過呢。」甄嬛忙按住浣碧的手,道:「昨晚的事不要再提, 免得槿汐傷心難堪。」

浣碧微微紅了眼圈,低聲道:「 晚上蘇培盛過來,只怕槿汐難堪。」

甄嬛按住浣碧不讓說,哪里是怕崔槿汐難堪?她是感覺自己像個罪人,于心不安,所以不愿意再深入體會這種負罪感,因此才制止浣碧繼續討論崔槿汐的情緒。

2、誰會真正在乎崔槿汐的「難堪?」

此時的甄嬛,更擔心的是她回宮的事能不能辦成,會不會順利,哪里會真正在意崔槿汐的難堪?

只要能夠回宮,只要能給肚子里的孩子找個現成的爹,也別說崔槿汐要嫁給太監,即便崔槿汐用生命去交還,甄嬛亦會半推半就應允的。

浣碧對崔槿汐的處境卻能夠感同身受:同為奴婢,有著太多的身不由己。奴婢的感受和奴婢的感情根本就不重要, 她們做女婢最大的使命和義務就是成全主子們的任性!

浣碧再喜歡果郡王,有甄嬛橫在那里,她也不敢表白。正如崔槿汐,再怎麼排斥太監, 也不得忍著惡心去取悅他。

崔槿汐與蘇培盛單獨待了一夜,第二天回來的時候,臉上沒有一點血色,滿是疲憊蒼白,可見其心力交瘁。

蘇培盛暗戀崔槿汐多年,真正面對崔槿汐時卻「無能為力」。所以,很多太監心理是扭曲的,常常會做些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

為了減輕甄嬛的心理負擔,崔槿汐還要裝出很幸福、很知足的樣子,不敢有絲毫的嗟嘆,唯恐甄嬛會疑心她懷著怨恨與不甘。

從崔槿汐第二天早上回來時 「臉色蒼白、忙不迭地要去補覺」這個細節來看,崔槿汐與蘇培盛單獨相處的夜晚,必定是很不堪的。與這樣一個男人在一起,都不如終身不嫁人。那種尷尬與屈辱,也只有崔槿汐自己清楚。

崔槿汐的屈辱,對應著甄嬛的自私,為了自己就可以任由別人去犧牲,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崔槿汐身為女人,卻不能有自己真正的老公和孩子,可以說一輩子都毀了。如果崔槿汐可以重新選擇,我想,是斷然不會再選甄嬛這樣的主子了。

用戶評論

2023/3/30 4:3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