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日常:不用同情郝葭,和趙芳如相比,她的遭遇不值一提

在《卿卿日常》的最新劇情中,郝葭和剛生下的女兒被趕出了嫡少主府。

臨走前不但不能帶走任何東西, 就連內里僅剩的一層里衣

嫡少主也差一點讓 郝葭脫下來光著身子走出去

她剛生完孩子,就讓她赤腳走在冰涼的地上,簡直毫無人道可言。

而郝葭一度因為產后氣郁,再加上嫡少主對她的態度,讓她決定跳河自盡。

所幸被李薇和大夫人趙芳如救了起來,才撿回來了一條命。

郝葭進入嫡少主府后,并沒有如想象中一般過上好日子。

雖然嫡少主偶爾給些賞賜,能夠接濟郝葭的娘家,讓她母親的日子好過一些。

但她自己卻掉入了泥潭里,經常要忍受嫡少主的無端暴力。

甚至還要被限制出入,哪怕是與自己的好友見面都不可以。

當初郝葭選擇嫡少主時,以為他是英俊瀟灑的翩翩公子。

還擁有著嫡長主的尊貴身份,未來他會成為新川主,而自己將成為新川主的側夫人。

但郝葭忘記了,以后的事說不準,人生在世,看的還是眼前。

直到她進入了嫡少主府,郝葭才發現對方根本不像外界傳言一般。

一開始對她稍有新鮮感時,把她捧在手心里,不允許大夫人趙芳如傷害她。

但漸漸地郝葭就變成了一個失寵的寵物。

側室對于嫡少主來說不過是個生育機器,能夠給他生兒子就是好妾室。

生不出來兒子的一律都會被當成廢物處理。

因此當他得知郝葭懷孕時給她拿來各種補品,郝葭不想吃酸,他也要逼著她硬吃。

直到發現郝葭生出來的真的是女兒時,嫡少主更是將郝葭棄如敝履。

不管剛生完孩子的郝葭有多麼虛弱,就把她扔在房間里關禁閉。

還提醒郝葭,下次見到他搖尾巴要好看一些。

不過不用同情郝葭,她如今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當初自己的選擇。

她本可以做踏踏實實的五夫人,既是正室,又能掌握著話語權。

本就喜歡郝葭的老五必然也會把她捧在手心里。

但從她走向嫡少主,撒開老五的手開始,就注定了今天的悲慘結局。

雖然表面上看,郝葭是因為生了女兒才不被嫡少主待見。

但實際上如果郝葭生的是兒子,恐怕比現在還要慘。

起碼她和孩子根本沒有在一起的可能。

有了嫡長子,嫡少主必然會找一個正室夫人撫養兒子長大。

郝葭就會成為一個沒用的妾室,極有可能會被趕出府。

如果生的是女兒,嫡少主反而不在意,就將她與郝葭一同趕出去。

還算是讓郝葭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和念想。

真正慘的人,實際上是與嫡少主在一起多年,有著正室名頭的大夫人趙芳如。

和她相比,郝葭的遭遇不值一提。

第一,趙芳如不過是「工具人」

在得知郝葭懷孕時嫡少主曾經說過,郝葭生了孩子會給嫡夫人養。

但嫡夫人指的并不是趙芳如,而是另尋一個稱心如意的人。

可見對于嫡少主來說,趙芳如并不是她心中中意的良配。

他之所以與趙芳如在一起,完全是因為趙芳如的母家根基深厚又有錢。

趙芳如是黛川人,而黛川礦產資源豐富,趙芳如的母家就掌握著大量的礦產。

早前趙芳如也曾提到,年輕的時候她與金川郡主元英一樣,都是美名在外。

可見趙芳如家在黛川必然也是位高權重,能夠達到黛川主的程度。

而趙芳如有錢就是嫡少主所看重的。

在解決無法歸還金川欠款的困境時,嫡長主就提出了要用趙芳如母家的礦產,來掃清這筆債務。

可見在嫡少主的心中只要趙芳如嫁給了他,她的人以及她的家族產業,也就成了嫡少主的。

但新川主不同意嫡少主的這種做法。

而嫡少主又無法直接將趙芳如的所有家產都握在自己手里。

于是他才會繼續把趙芳如留在身邊做大夫人。

一旦時機成熟,他變成了新川主,也會立馬拋棄趙芳如。

第二,趙芳如做母親的權利被剝奪

覬覦趙芳如家財產是其一。

更可惡的是,在趙芳如嫁給嫡少主之后,他就剝奪了趙芳如做母親的權利。

只因他沒有看上趙芳如,只是看上了她的家境。

因此嫡少主并不希望自己的嫡長子是從趙芳如的肚子里出來的。

為此他不惜在趙芳如的茶水里下藥,讓她生不了孩子。

甚至還用甜言蜜語的方式,讓趙芳如誤以為嫡少主不過是想讓他喝的茶更好一些。

才會每天專門找人給趙芳如燒水泡茶還加蜂蜜,實則只是為了掩蓋避子草藥的苦味。

這對于喜歡孩子的趙芳如來說,無疑是最殘忍的, 她這一生都生不了孩子

想做媽媽的趙芳如自然是痛不欲生。

當她看到郝葭生的女兒。

要被嫡少主送到宮里去給媽媽們教養時,趙芳如的第一反應也是留下孩子,讓她做自己的嫡長女。

嫡少主對趙芳如的殘忍,遠遠超過對郝葭。

而趙芳如遭遇的這一切,并不是她窮盡心思自己主動求來的。

而是嫡少主在暗地里算計,防不勝防。

第三,趙芳如身邊無人

不過最慘的是,沒有人可以幫她脫離苦海。

在郝葭被嫡少主趕出府之前,有趙芳如幫她說話。

生孩子的時候也是趙芳如陪在身邊。

直到被趕出府,也有李薇,元英,上官婧等人接著她,把她當家人一般對待。

但反觀趙芳如,身邊無人,這些年一門心思地呆在嫡少主的身邊, 早已沒了朋友

因此在郝葭離開嫡少主府后,對她來說并不是跌入谷底。

而是開啟了新生活,起碼比在嫡少主府里的日子要好過得多。

但趙芳如不同,她還是要待在嫡少主的身邊,忍受著他的折磨。

看著一批又一批的妾室被送到嫡少主的府上。

她這個正室也不過是空有一個名頭,并且隨時都會被革掉。

相比起郝葭,趙芳如的一生才是充滿悲情色彩的。

她以為自己與嫡少主可以一生一世一雙人,以為能夠像尋常女子一般做母親。

然而到頭來趙芳如才是那個什麼都沒有的人,還要讓母家也吃著啞巴虧,她才是最慘的。

你更同情郝葭還是趙芳如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