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看懂這4個原因,才懂皇上為何不愛宜修?

宜修下線前曾向皇上哭訴: 臣妾不得已的賢惠也是臣妾最痛心、最難過之處啊!

我覺得,這才是皇后真實的樣子。

自從她被純元搶了皇后之位、自從她的孩子去世,她就一直在隱藏自己、為難自己。

她用報復和狠毒對待那些曾經傷害過她的人,繼而這種狠毒又回報到她身上,久久不能釋懷。

所以,宜修其實一直帶著沉重的枷鎖在生活。

體現在與人相處上,她不能照顧好自己的內心。 一個不能照顧好自己內心的人,自然也不會好好尊重別人的內心。

所以,她會利用安陵容的嫉妒心理離間與甄嬛的姐妹情分;她敢明晃晃地對齊妃下手奪走三阿哥;她還敢拿捏太后,以隆科多之事要挾太后……

宜修的邊界感是很缺乏的,為了達成目標,她已經不擇手段了。

而在自我觀方面,她也不懂得如何好好愛自己。一個不會好好愛自己的人,自然也沒有能力愛他人。

所以對待皇上,她是想愛但又不知道如何愛,自然也無法獲得皇上的愛。

具體表現在以上4個方面。

第一,她的愛很規矩、很沉重,讓人感覺沒有活力。

《甄嬛傳》第一集,張廷玉提醒皇上不能對年羹堯等人寵信過多,華妃宮里就打發人來請皇上用膳。

皇上沉默了一下就去了宜修那里,很明顯,張廷玉是站皇后一派的。

皇上喝了鴨子湯剛舒坦一會,就順帶夸贊了宜修的手藝,還提醒她后廚的事還是讓下人去做吧。

宜修卻道:臣妾雖為皇后,也是皇上的妻子,身為人妻,侍奉夫君,怎麼會覺得累呢?

她的話中規中矩,看起來是沒毛病的,但卻不對皇上的胃口。

因為宜修是用【規矩】來回應情感的。

所以,皇上用了三碗鴨子湯后,又聽到宜修在勸誡 「食不過三」「不偏愛,懂節制,方得長久」之類的言論,就很不滿了。

他一下子戳破了宜修的心思:飲食如此,人亦如此,你是想說這個吧?

翻譯過來就是:你有話不能直說嗎?至于在這連續【點】我嗎?

宜修明明很想對皇上說一些關心的話,但她習慣了拐彎抹角的表達,就導致皇上很不耐煩。

盡管皇上忌憚華妃(理智的想法),但在此刻【情感】終究占據了上風。

于是,皇上甩臉子走人,跑去關心華妃了。

再看宜修夾給皇上的那塊茄子,一如她本人一樣不知所措,很是尷尬。

第二,宜修缺乏對自我的評價,她沉浸在皇上給她定義「賢妻」的角色里不能自拔。

福子去世后,宜修想告華妃的狀。

就借著送燕窩的名義繼續去【點】皇上,結果皇上為了朝堂考慮想息事寧人,就給宜修喂了一勺燕窩。

還說:入冬了,皇后也要多進補啊。

宜修立即眉開眼笑,告狀的事情也就不計較了。

這里就很明顯,宜修需要得到皇上的一些關愛來慰藉心靈,哪怕這關愛的背后是一條人命。

她根本就不是為了福子去要說法的,而是要借此打壓華妃,但順便得到皇上的一絲垂憐,她也是開心的。

宜修很在意自己的形象,尤其是在皇上面前端正的【賢妻】形象。

所以余鶯兒囂張跋扈、夜半高歌驚擾宮中、還敢以下犯上懲罰欣常在,是太后出面收拾的。

宜修不愿意去做惡人,毀了自己在皇上面前的好形象。

第三、宜修無法給到皇上足夠多的安全感和直接的情緒價值。

宜修對待皇上的姿態是典型的哄小男孩的那一套:上個課,再給個棗。

可皇上是個很有主見的人,更不是普通的小男孩,他不喜歡含沙射影地表達情感。

所以,他喜歡直接、明朗的華妃。

因為足夠真實,所有的情緒都是真實的呈現,哪怕拈酸吃醋、性格跋扈也都是真實的。

他也喜歡對他示愛的甄嬛,因為甄嬛話語的背后是赤裸裸的關愛,愛的背后是安全感。

像皇上這樣的人,需要別人愛他多過他愛別人,他才會感覺到安全,這跟他的依戀類型有關。

皇上是典型的疏遠回避型人格(點擊了解)。

他從小不在太后跟前長大,太后帶給他的,也更多是一種冷漠、疏離的情感,還有個親弟弟老十四在跟前做對比。

這就導致皇上的內心是不安全的,不安全的人才會隱藏自己。

體現在親密關系上,他向往那種直接的感情,別人的關愛和話語最好能直接表現在明面上。

如果對方藏著掖著,他就感受不到,甚至還覺得對方話里有話。

從某種程度上說,宜修的性格和皇上是有相似性的。

因為宜修也是原生家庭里不被愛的小孩,她被純元搶走了皇后之位,表面上她裝作很開心地接受;實際上,她恨死了純元,就害死了純元和她的孩子。

一個人說話和做事的樣子反映了她的內心世界。

當宜修覺得自己受到生存環境的威脅,感覺到不安全,就學會了隱藏真實的想法和情緒,在溝通方式上,自然也會悄悄浸染上這個習慣。

所以說,宜修跟皇上其實都是有情感表達障礙的人。

他們都是在和心里假想的那個對象溝通,他們的對話并不是明面上想說的話。

甄嬛小產后,皇上一個月沒有進后宮,宜修就勸誡皇上重新選秀。

皇上提到一個標準: 這個女人不光要聽話懂事,更要懂得他,明白他;但又不能太懂,懂一點,能和他說上話就行了;一點不懂,或者太不懂都不行。

皇上走后,宜修就開始進行自我檢討:本宮也懂得太多了。

這就是他們性格上的相似性,說話只說一半,另一半靠對方猜。

可宜修不是皇上,皇上除了她,還有其他眾多嬪妃,只需要做取舍就能獲得一點點安全感。

宜修想愛皇上卻不知道如何愛,還得不到安全感,就變得很扭曲。

當她無法通過情緒價值安撫好皇上,就會采取另一種途徑:討好。

甄嬛小產后,是宜修安排安陵容唱歌來緩解皇上的憂傷。我記得此刻沈眉莊說: 愛人之心當真能大度至此嗎?

不是宜修大度至此,是她已經沒有辦法獲得皇上的愛了,但她依然渴望。

她會在月半之夜期盼皇上的到來,當這僅有的心靈慰藉被甄嬛搶走后,她才會想要立刻干掉甄嬛。

可是,甄嬛離宮后她看著皇上那麼難受,又會覺得很抱歉,就通過操控安陵容和祺嬪來幫皇上緩解悲傷。

皇上卻開心不起來,因為,他也渴望健全的感情。

所以說,宜修一直假想著自己能給皇上最好的感情,把皇上當成了一個提線木偶,另一邊又忽略了皇上真正想要的情感呵護。

最終,把自己變成了皇上最討厭的人,還要與她死生不復相見。

愛人,愛到這個份上,還真是悲哀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