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圖緣》愛讓高傲者低頭,榮安算計半生,只在肖鐸面前一敗涂地

遺憾關于愛情,注定會成為一種孤獨,而愛情最大的悲哀,便是偏執的愛著一個,從未愛過自己的人。

高門出身的女子,婚姻都會淪為家族的籌碼,在利益至上的原則之下,兩情相悅的愛情,從來都只是奢望。

從不諳世事,天真純潔的女孩,一步步成長為精于算計,腹黑心機的女子,也是身負家族重任的女子,必須要走的一條路。

因此,一出生便擁有顯赫家世的榮安,早已被決定了,要在權力與欲望之中,掙扎一生的命運。

世家大族,從來不缺少,既有純正血統又年齡合適的貴族少女,而后宮之中,又從來都不缺少,既有美麗皮囊又多才多藝的皇家嬪妃。

所以,榮安在出閣前,便要為了高嫁,與家族的姐妹斗,而入宮之后,又必須為了爭寵,與闔宮嬪妃斗。

她端莊大氣,容色傾城,又有著與生俱來的貴氣與驕傲,蔑視所有低于她身份的嬪妃,奈何這樣的她,卻始終不得帝心。

可即便不受寵愛,她依然要拼了命的,抓牢皇后之位,因為那個位置,不僅僅是她的依仗,也是家族的依仗。

在這沒有人情味的皇城里,她的心,似乎被置于失望的火焰之上被燃燒,又仿佛被丟入千年的冰洞之中冷卻。

從熊熊燃燒,到漸漸熄滅,再到最終的冷卻,循環往復,直至冰冷徹骨,便是榮安穩坐后位所必須經歷的煎熬。

在最美好的年華里,她卻變得越來越心狠手辣,因她而死的怨魂,她雙手沾染的鮮血,都在不停的,瘋狂激增。

午夜夢回的時候,她有多麼恐懼,只有自己知道,但她更加清楚,可這條路,只能繼續走下去,沒有退路可走。

在波譎云詭的后宅,和皇宮之中,蹉跎了半生的榮安皇后,對親人對夫君,從未用過半分真心,偏偏對一個宦官肖鐸,傾心不已。

或許到達了權力的巔峰,已經大權在握,便沒有了任何忌憚,所以,便想尋一處溫暖,焐熱自己的心。

一個是無人敢惹,掌管后宮的皇后,一個是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的宦官,她助他步步高升,他助她排除異己。

他們之間,本就該單純的相互利用,偏偏她卻對他動了心。

榮安一直以為,她與肖鐸是同一類人,她對他的手黑心狠,格外滿意,因為面對敵人,她也同樣的不擇手段。

與此同時,她又十分眷戀,他為她梳頭,順從的跟在她身邊之時的模樣。

她一直以為,肖鐸是屬于她的,也是這后宮之中,她能夠得到的,唯一的溫暖了。

可惜,她的所有偏愛,始終被肖鐸淡漠對待,他們之間,一直隔著不遠不近的距離,他不愿上前,也一次次的阻止她靠近。

或許,在算計之中生存的榮安,早已不知何謂真情真愛,哪怕對于肖鐸,也只是病態的占有欲罷了。

但即便是這份偏執,也終究是愛而不得,只是那時候的肖鐸,字字句句,無一不是在為她著想,雖然令她無法親近,也無法反駁,卻依然有著一絲僥幸和希望。

而她不知道的是,每每肖鐸與她接觸,都是強忍厭惡,哪怕是被她觸碰過的雙手,都不知要清洗多少次才夠。

哪怕後來,肖鐸真的背叛了榮安皇后,可她依然不允許任何人,在她的面前,說他的半句不是。

直至最后,她一心求死,倒在肖鐸的懷中,卻依然為他紅了眼眶,也因終于擁有他的懷抱,而欣慰不已。

真正的戀愛腦,便是如此吧?

榮安皇后是那般高傲的女子,卻唯獨對肖鐸卑微低頭至此,只是無論她付出多少,他都不屑一顧罷了。

再強悍的人,陷入愛情之中,都會成為弱者,再深情的人,也會因得不到而陷入瘋狂。

當高貴榮耀,與凌厲狠辣融為一體,榮安皇后的氣場,一直都是渾然天成的。

高貴的出身,和出色的容貌,都令榮安終其一生,注定不凡。

她的父親,是文華殿大學士,而母親則是彭城郡主,血脈傳承,這份高貴,是她自出生的那一刻,便擁有的。

出生在這樣的家族里,婚姻也不會平凡,既然注定要犧牲自己的終身,何不選擇一條,最耀眼的路呢?

榮安生得一副好皮囊,美麗得極具攻擊性,任何女子,站在她的身邊,都會失了顏色。

只是君王都是多疑的,伴君如伴虎,母族太過強大的皇后,總會滋生忌憚。

或許,初入宮門之時,她也曾得到君主的寵愛,只是這份寵愛太過短暫了,因為皇城里,最不缺的,便是身份貴重的美人。

君恩如流水,匆匆不回頭,歷朝歷代,皆是如此,縱然榮安身為皇后,也不會例外。

后宮佳麗三千,榮安坐在那個冰冷的后位上,眼睜睜的看著,一茬又一茬的年輕妃嬪受寵,生子,而她卻只能忍受孤獨。

既然沒有愛情,便穩穩的抓住權勢,畢竟人心易變,可攥在手里的權勢,卻永遠不會背叛。

肖鐸入宮八年,從一介無權無勢的小太監,進入昭定司,一步步忍辱負重,成為最年輕的掌印。

可沒人知道,此時的肖鐸,早已不是最初的肖鐸,而是肖鐸的同胞兄長,肖丞。

兩兄弟父母離世,相依為命,互相扶持,弟弟肖鐸為了給兄長減輕負擔,想要出去賺錢,卻不想,竟受人蒙騙,糊里糊涂的進宮做了太監。

肖丞發現之時,為時已晚,傷心欲絕,卻無可奈何。

肖鐸在宮中做了兩年的太監,一直在酒醋面局當差,籍籍無名,一有假期便出宮探望兄長。

誰知那日,他出宮與昔日的對食秋月白,見面的路上,卻意外撞見了榮安皇后,因此被一直暗地里,勾結南苑王的太傅步馭魯所殺。

肖丞與肖鐸兩兄弟容貌十分相似,外人根本看不出來,因此,肖丞為查明弟弟死因,為弟弟報仇,冒名頂替,進入了皇宮,成了一名假太監。

六年的時間里,肖鐸費盡手段,進入昭定司,拼了命的嶄露頭角,在廝殺之中,踩著同伴的尸體,一步步成為了,大鄴建朝以來,第一位以如此年紀,便登上掌印寶座之人。

肖鐸的能力和手段,令人懼怕,甚至皇城的百姓都稱他為活閻王,可止小兒啼哭。

但榮安對肖鐸感興趣的原因,卻不僅僅是他極為出色的辦事能力,雷厲風行的辦事效率,和堪稱奇跡的上位史,而是他的巧手和俊臉。

初始肖鐸的時候,他并不會梳頭,甚至連頭油和香粉都不認得,是在榮安皇后的身邊,一點點的練就了,一手梳頭的技藝。

雖然,肖鐸梳出的發髻,沒有那麼多花樣,卻很得榮安皇后的歡心,每次都能哄得榮安皇后心花怒放。

那時候,榮安皇后便決定了,這一輩子,只要肖鐸一人,為她梳頭。

因為肖鐸的出現,令榮安皇后的心,解除了冰封,因此,她不自覺的朝他靠近,可他卻始終謹守禮儀,從未有過半分越矩之處。

相處多年,皇宮之中眾所周知,昭定司肖掌印深得榮安皇后的寵愛,可只有榮安皇后自己知道,這些年里,她也只是摸到了他的小手罷了。

縱然榮安皇后傾國傾城,又在皇上駕崩之后,權柄滔天,可肖鐸卻對她的靠近,感到無比惡心。

一直以來,榮安皇后都以為她與肖鐸是主仆一心,殊不知,肖鐸對她,只有利用,僅此而已。

原本,榮安皇后還可以安慰自己,一步步慢慢來,他們之間有的是時間,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他們之間,仿佛越來越遠,而肖鐸也早已不在她的掌控之中了。

因此,榮安皇后一邊貪戀著,肖鐸的美貌,一邊又忌憚著,肖鐸手中昭定司的權勢。

尤其是,當肖鐸遇到了步音樓之后,榮安皇后便徹底失去了,她心心念念多年,卻始終得不到的人。

再狠毒的人,也會有深情的一面,情之一字便是死穴,有些人,注定會因為情愛,一敗涂地。

皇上駕崩之后,肖鐸幫助榮安皇后,處理皇上的喪禮,而榮安皇后,則在后宮大殺四方。

所有曾經得寵,被她所痛恨的妃子,都被她殘忍的處置了,哪怕是那個,為皇上生下了唯一子嗣榮王的邵貴妃,也沒能逃脫榮安皇后的魔爪。

榮安皇后將年幼的榮王,禁錮于自己的寢殿內,打算挾天子以令諸侯,而肖鐸卻打算著,利用小榮王,徹底脫離榮安皇后的掌控。

恰巧那時,福王得知,他自小愛慕的太傅之女步音樓,即將為皇上殉葬,吊死在浮圖塔,便拜托肖鐸,為他救下心上人。

而肖鐸也正想將小榮王,從榮安皇后的寢殿中救出,便趁機要求福王,收留小榮王。

因緣際會,命中注定,福王和榮安皇后各自的心儀之人,卻在機緣巧合之下,走到了一起。

肖鐸救下了步音樓,將她置于自己的府中,一個腹黑狠辣,一個狡猾聰慧,從陌生到熟悉,竟生出了異樣的感情。

多年來,肖鐸冒著欺君之罪,潛伏宮中,忍辱多年,只為給弟弟復仇,這其中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可他的苦難,最終被步音樓所救贖。

而步音樓,雖出身太傅府,卻因庶出身份,受嫡母和父親的利用,為救生母,被迫入宮,卻連生母的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可原生家庭的苦,終因得遇肖鐸而被彌補。

肖鐸對步音樓偏愛至極,寵愛入骨,步音樓仗著肖鐸的勢,趕走嫡母,給了生父一個下馬威,狠狠的出了一口惡氣。

榮安皇后執迷肖鐸多年,最終卻被一個處處不如自己的小丫頭捷足先登,自從發現肖鐸待步音樓的與眾不同之后,榮安皇后便視其為死敵了。

這一輩子,榮安皇后害過無數人,她想要的,都在靠勾心斗角去得到,從來都沒有輸過。

淑妃有孕,被逼得投井;

最有希望承襲帝位的皇子,接連被毒殺;

西北大旱,私吞賑災糧餉,害死災民無數;

邵貴妃寵冠后宮,卻在皇上駕崩之后,便被殘忍殺害。

榮安皇后身上背負的人命,多得令人咂舌,可她若不狠毒,便得不到榮耀,而那吃人的后宮里,又哪里是良善之人可以待得下去的。

比如步音樓,在家中受嫡母算計,替嫁入宮,君主薨逝,嫡母親父都巴不得她去殉葬,好為家族帶來榮耀。

若不是福王對她執念甚深,若不是與肖鐸機緣巧合的相遇,可能她早已是浮圖塔上的一縷冤魂了。

只是榮安沒有那份幸運,即便她爬上了皇后,得到了皇城里,所有女人都想要的位置,可看似至高無上,卻也孤獨清冷。

那麼多年的機關算盡,最終還是一無所有,榮安無夫無子,至死都得不到一份真心。

榮安皇后發現步音樓與肖鐸私會,也意識到,肖鐸對步音樓的心思,已經深得令她嫉妒到扭曲的地步。

而當時,福王已經登基為帝,對步音樓也是青睞有加。

為了殺死步音樓,榮安皇后設計了一出狐仙殺人的詭異案件,又威脅步音樓的婢女彤云,陷害步音樓為妖妃。

不但如此,榮安皇后還發現了肖鐸的身世,揭開了他是冒名頂替的假太監之事,以此作為威脅。

榮安皇后逼得肖鐸,親手為步音樓端去了一杯鴆酒,本以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已經勝券在握了,卻還是被肖鐸算計。

肖鐸與步音樓有十足的默契,即便事發突然,可步音樓卻還是配合著他,演了一場戲。

因此,肖鐸一邊護下了步音樓,一邊與榮安皇后虛以委蛇,令她不打自招,承認了自己,是狐仙之事的幕后黑手。

而那個時候,榮安皇后身邊所有得力之人,卻都被她最愛的肖鐸,悉數砍去。

算計了半生,榮耀了半生,最終逃不過被賜死的結局,榮安皇后半生的謀求算計,卻都敗在了自己最愛的肖鐸手中。

明明可以搞事業,偏要戀愛腦,從宮斗王者,淪落至此,分明是一字錯,滿盤皆落索,可愛了肖鐸這一場,縱使是輸了,她也從未后悔過。

電視劇《浮圖緣》,改編自同名小說,講述了一心為弟弟復仇的昭定司掌印,與本應殉葬的先皇嬪妃,意外相遇之后,在雞飛狗跳的生活,陰謀詭計的陷阱之中,艱難相愛的故事。

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在最不講真心的后宮里,卻生出最真摯的愛情。

奈何這份愛,卻從來都不屬于榮安皇后,她是最高傲的反派,也是頂級的戀愛腦。

入宮多年,穩坐后位,使用算計的手段,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卻唯獨對肖鐸卑微至此。

可最后,肖鐸卻告訴她,不是所有東西,都可以用勾心斗角來實現。

只是,自從她入了這皇宮,為了家族,為了權勢,都必須緊緊的抓住后位之時,她這一生,便只會勾心斗角的手段了。

其他的手段,無論是否有用,她都不會去做,因為那是別人的手段,她不屑去學,也不愿意去做。

本可權傾后宮,卻偏偏生得一副戀愛腦,榮安皇后的一敗涂地,皆因一場愛而不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