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甄嬛第一次與皇上同房,才是對溫太醫最無情的回絕

張愛玲說:你永遠不懂我的傷悲,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這一句話用來形容溫實初,恐怕是再恰當不過了。溫實初一直愛著甄嬛,眼錚錚看著甄嬛跟皇上在一起,倍感無奈。又見證了她與果郡王的私情,世界上最殘酷的愛恐怕莫過如此了。

甄嬛入宮前,溫實初表白被婉拒

甄、溫兩家原本是世交,甄遠道又曾救過溫實初的父親,因而兩家人交情甚好。溫實初與甄嬛從小便一起長大,可以說得上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長大后,溫實初進了太Y院,成為一名年輕有為的大夫。溫實初其實也算得上是一個風度偏偏,溫文爾雅的謙謙君子。他為人忠厚且處事穩重,確是居家好男人。

兩人自小以兄妹相稱,可是隨著兩人的年齡增長, 甄嬛也儼然有了沉魚落雁之貌溫實初對甄嬛的感情,也慢慢從兄妹情變成了愛慕之情

本來溫實初一直將自己對甄嬛的愛意藏在心里,每半個月去甄府請脈,能夠偶爾見到甄嬛的音容笑貌便已經心滿意足了。可沒想到,皇上要選秀女了。溫實初不想甄嬛去參加殿選,便鼓起勇氣來找甄嬛表明自己的心意。

一片冰心在玉壺,溫實初拿出自己的家傳之物想要交給甄嬛。他告訴甄嬛,他父親希望他能把此物交給未來的媳婦,而這也是他一直的心意。

甄嬛便說道,順治爺在世的時候就定下定例,所有未經選看的秀女,斷不可私下結親。 實初哥哥想一時救急,也不必拿出這麼貴重的東西來,嬛兒受不起

溫實初以為甄嬛誤解了,便直接說:嬛妹妹,我雖是一介御醫,俸祿微薄, 可是我保證會一生一世對你好。疼愛你、保護你,永遠事事以你為重

甄嬛聽后答道: 實初哥哥這麼說,就枉顧我們一直以來的兄妹情誼了。嬛兒沒有哥哥,便一直把您當作自己的親哥哥一樣看待,自然相信哥哥會對妹妹好的。自然了,以后有了嫂子,你也會對嫂子更好。

甄嬛明確知道了溫實初的心意之后,委婉地拒絕了溫實初,她也不希望傷害他。

溫實初的父親當年就是因為后宮的爭斗被栽贓,所以溫實初不希望甄嬛去參加應選,一方面是出于自己愛著她,不想自己的愛落空;另一方面,他也不希望甄嬛將來一直卷入后宮的漩渦里,正所謂一入侯門深似海。

后宮險象叢生、甄嬛不愿意侍寢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甄嬛本就不想入宮,應選時故意低著頭不想展露容貌,可是最后還是被選中。皇命不可違,她只得無奈入宮。

甄嬛入宮后第一天去給皇后請安,誰知回宮途中,便讓她驚心。夏常在倚仗著自己家中勢力,看不慣甄嬛與沈眉莊,便跟過來挑事。安陵容譏諷她是出自將門,故而十分驍勇。夏常在明白之后,竟想對安陵容上手。甄嬛上去阻撓,正好被華妃看見。夏常在本仗著有皇后撐腰而囂張,華妃心里本就不痛快。于是便賞了她一丈紅,也是為了誅雞儆猴,給其余新入宮嬪妃們一點顏色。

雖說夏常在愚蠢魯莽,可是不至歿,甄嬛三人被嚇得魂都沒了。正準備回宮時,見到小太監、宮女慌忙逃走。甄嬛去井口一看,看到了歿的丫鬟福子。剛剛被華妃嚇走的魂還沒回來,又讓福子的S體給嚇得站不穩了。

甄嬛接連受到驚嚇,回到宮中茶飯不思。 她擔心的不僅僅是眼下,恐怕是以后都要處在驚嚇當中,夏常在對她和眉莊出言不遜,可見她們在宮中樹敵不少。華妃很強勢,手段也頗為狠厲,此時已是腹背受敵。她擔心的不只是自己,萬一有錯,恐怕要牽連整個家族

甄嬛正為往后的日子頭疼之時,又無意中在碎玉軒的海棠樹下,挖出一大罐麝香,這讓她更加惴惴不安。于是便讓人去請溫大夫來看看。

溫大夫給她把過脈,說她是受了很大的驚嚇。甄嬛問他:當 日在宮外,大人的承諾不知是否還當真?溫大夫想也沒想,直接說出: 當真,永遠事事以你為重

甄嬛便說自己不想侍寢,溫大夫表示自己也不愿意讓她侍寢,可如今她已經入宮,侍寢也不過是早晚的事。為了前程著想,還是越早越好。

甄嬛實在害怕,便把在海棠樹下挖出的麝香拿給溫大夫看。溫大夫看到后,十分害怕。從前住在碎玉軒的芳貴人便是小產之后進入冷宮的,想必就是此麝香的緣故。

可憐芳貴人,到歿都不知自己被誰所害。慶幸的是甄嬛及早發現此物,否則也將步芳貴人后塵。見到后宮勾心斗角如此之恐怖,甄嬛知道只要不侍寢,就不會有恩寵,自然就能遠離后宮的爭斗。

溫大夫知曉甄嬛的意圖后,便答應給她開藥方,通過藥物來讓她一直病下去,以此來擺脫侍寢。

當日在宮外,甄嬛已經明確拒絕溫大夫。可是如今,為了自己的安危,她竟然要溫實初遵守當初的諾言。我不知道甄嬛當時是怎麼想的?雖然她不喜歡溫實初,可是畢竟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兄妹情誼應當還在吧?溫實初若是幫他,可是要冒著滅門的危險。她現在已然入宮了,此時再要求溫實初事事以她為重,她考慮過溫實初的感受嗎?

對于溫實初來說,他知道自己的夢想已經破滅。看見自己心愛的人就在眼前,卻已經貴為皇帝嬪妃,想愛卻不能愛。但是愛情就是這樣,盡管溫實初愛而不得,但是他甘愿為甄嬛信守諾言,守護她、保她周全。哪怕是要付出一切代價,他也心甘情愿。

御花園三遇皇上、互相生愛

甄嬛在溫大夫的藥物幫助下,一直是病怏怏的,因此也就躲避了侍寢。直到她在御花園邂逅了皇上,才改變主意。

那日甄嬛在御花園,兩人初次相見,甄嬛便懷疑他是皇上。但皇上自稱是果郡王,甄嬛便說看尊駕的年齡似乎不太符。見皇上解釋,甄嬛也沒再糾結便給他行禮。回宮之后,她向宮女打聽果郡王的情況,從宮女口中得知果郡王才二十五六,但是她所見的人已經年過四十。

又過了幾日,還是在同樣的地方,甄嬛正在蕩秋千。皇上來到她身后,支開流朱,不料可能用力過大,嚇著了甄嬛。皇上本是無意路過,不過想起甄嬛那日的簫聲,希望能夠偶遇,再聆聽一番,只可惜甄嬛并沒有帶簫。兩人聊了一會杏花之后,皇上便說自己有兩套曲譜,五日之后同一時辰,拿來與她一起鑒賞,希望她一定要來。甄嬛答應后便回宮去。

甄嬛不僅打聽了果郡王的年齡,還問了槿汐團龍密紋服飾什麼人才有資格穿。以甄嬛的聰明恐怕她已經知曉皇上的身份,她之所以借病不侍寢就是想躲避后宮的爭斗。可是,作為后宮嬪妃與王爺私會,若是讓外人知道,豈非是大禍臨頭?甄嬛不可能拿全家人的安危當作玩笑吧?因此我認為她已經識穿皇上的身份,只不過給皇上留面子。她看得出皇上喜歡自己,于是便假裝不知道,這也能給皇上一種比較好的感覺。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五日之后突降大雨,陰差陽錯兩人錯過了。皇上淋了雨,還生病了。皇上病好后,惦記著想見到甄嬛,于是便再次前往御花園。

恰巧碰見冒名頂替甄嬛上位的余答應正對甄嬛不敬,嘲諷甄嬛只不過是一個不受寵的常在而已,位份也不過是比自己高一點點。皇上見到甄嬛受氣,便站了出來替她出頭,降余答應為官女子,并且晉封甄嬛為貴人。但甄嬛入宮至今,還從未侍寢,這樣加封有違祖制。 可祖制是什麼?不就是以前皇帝定的規矩而已,皇上要想改又有什麼不可

皇上對甄嬛解釋完自己為什麼沒有赴約,以及騙她的原因后,抱著她走回碎玉軒去。

甄嬛準備侍寢,溫實初徹底絕望

甄嬛晉封之后,皇上送了很多禮物給她,碎玉軒上下都為她開心。可她還是擔心后宮爭斗,故而對槿汐說自己還是害怕。

槿汐便說: 這后宮之事瞬息萬變,不是害怕便可應付的。不過萬變不離其宗,唯有恩寵二字最重要。恩寵太少,便是六宮踐踏,人人可欺。小主您要知道,無論您是否得寵,這后宮的爭斗,其實您從來沒有遠離過。就好比小主與沈貴人和安答應交好,便會被他們視為一黨。奴婢看得出皇上很喜愛小主,小主也喜歡皇上

甄嬛說出自己去倚梅園想要許的第三個愿望: 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可我這一心人,偏偏是這世間最無法一心的人。

槿汐說: 那就退而求其次,不求一心,但求用心

甄嬛聽了槿汐的話后,已經想通了,決定侍寢,于是便叫來溫大夫給自己請脈。溫大夫說她的病已經好了一大半了,見甄嬛咳嗽制止,他便說自己可以向說明她現在的身體仍然不適合侍寢。

甄嬛說: 自己的病只不過是用藥拖著罷了,若是皇上派其他大夫來會被發現嗎?一旦查出結果會怎樣?上次是否用藥,你有得選,我也是。這次要不留痕跡地痊愈,你沒得選,我也是。在后宮沒有溫大人,嬛兒如履薄冰。

溫實初答道: 微臣不改初衷,一定護得小主周全

甄嬛讓溫實初以一個月為期限,將自己的病治好。

溫實初臨走前,回頭望著碎玉軒那幾個字。他知道甄嬛已經準備侍寢,其實第一次來請脈時他就看出甄嬛并不是不想侍寢,只是當時受了驚嚇害怕而已。但是當甄嬛要求他用藥拖延病情后,他的內心是開心的。雖然甄嬛已經入宮,他們二人無法在一起。但只要甄嬛沒有侍寢,他就依然保留著對她的那份愛。

可如今,甄嬛喜歡皇上了,已經決心要侍寢。溫實初知道自己永遠也沒有機會了,但是面對甄嬛對自己提出要求,希望自己保護她周全時。即使他是傷心欲絕的,但還是答應會信守諾言。

結束語

也許就像張愛玲說的,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歿的距離,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甄嬛知道溫實初喜歡自己,但她沒有想到溫實初對自己的愛竟有如此之深。為了保全自己,她一次又一次地利用溫實初對她的愛,她沒有想到過溫實初心里的痛苦。

溫實初愛而不得,他只能選擇一直在甄嬛身邊默默守護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