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其實大家都誤解了,華妃才是皇后最得力的助手

在《甄嬛傳》中,華妃與皇后的斗法一直是前期的主旋律。皇后陰、華妃蠢,兩人的宮斗水平根本不在同一等級。所以,看似是華妃春風得意、囂張跋扈,實際上華妃卻是皇后最得力的助手,皇后指哪兒打哪兒,這樣的華妃當真是后宮中的傻白甜。

后宮雖大,但除了剪秋,你幾乎很難找到華妃這樣忠誠的下屬。對于皇后下達的命令,華妃每次高標準、高質量、高效率地完成;超出皇后的預期也是常有的事情。

在皇后眼中, 順境有剪秋,逆境安陵容,絕境年世蘭。華妃是一把最鋒利的刀,無往不利、無堅不摧。

從全劇的第一集開始,皇帝已經動了處理年家的念頭。作為皇帝的枕邊人,皇后自然是要主動配合、積極協作。所以,如何給華妃挖坑就成了擺在皇后面前的課題。

于是,一項艱巨的任務就誕生了——福子。這是皇后給華妃安排的第一個任務。由于要舉辦選秀大賽,皇后與華妃姐妹二人難得能促膝長談。借著頌芝出丑的機會,皇后自然而然地把福子打包快遞到了翊坤宮。

按照皇后的想法,華妃容不下福子,必定會找機會除掉她,這樣自己與皇帝就可以坐收漁利。然而,福子畢竟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下線也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誰知華妃太過于主動配合,三兩天就把福子殺死投井。華妃這進度條完成得太快,大大地超出了皇后的預期。

在江福海的調查之下,兇手直指華妃本人,若不是青海叛軍及時上線,年家兄妹兩人早就身首異處。華妃開劇的第一個任務完成得相當漂亮。

皇后看著華妃好用,立刻就安排了新任務——分配住房。在新入宮的八位秀女中,甄嬛由于長相神似故去的純元皇后,因此自然成了皇后的眼中釘、肉中刺。甄嬛被針對、穿小鞋的命運就此注定。

然而,皇后是個體面人。縱然心里滿是齷齪與茍且,面子上依然要保持形象與風度。何況甄嬛雖然初入后宮,卻深得皇帝喜歡,安排得太好,小妮子自然會得意;安排得不好,皇帝自然會生氣。

左右為難,橫豎是死。這種難度超大的任務皇后照例給了華妃。她先是把甄嬛安排在了承乾宮,然后象征性地征求華妃的意見。華妃和皇后果然有默契,沒等皇后指示下達,華妃大筆一揮,將甄嬛從承乾宮打發到了碎玉軒。

從宮中的C位到邊疆地區,華妃打壓甄嬛的力度著實不小。這差事辦得深得皇后的認可,華妃默默地背起了黑鍋,皇后在被窩里笑醒了。

皇后總是這樣利用華妃,而華妃總是這般配合皇后。兩人之間的默契遠超旁人。在宮中時疫爆發之后,皇后為了除掉沈眉莊,就差人在傳話的時候故意提了一句存菊堂。

這提醒來得太過自然,一般人很難get到其中的信息。然而,既然是長期的合作伙伴,皇后與華妃之間,有時候只需要一句話、一個眼神,彼此就能有知音般的心電感應。華妃命令周寧海送去了一套茶具,害得沈眉莊差點提前殺青。

華妃是把趁手的兵器,皇后用得越久,越習慣給予華妃充分的自主權。富察小產、甄嬛懷孕之后,皇上與皇后去宮外旅行出差,華妃則是拿到了皇妃的體驗卡。

作為一國之母、打胎隊長,皇后早就讓安陵容通過舒痕膠的方式給甄嬛用麝香。但為了讓流產一事顯得自然,她還是給自己上了雙保險。作為非主力出戰的偏師,華妃這次居然取得了意外的戰果。

皇后雖然刻意地為華妃創造打胎的機會,但這一次的任務特殊,不好直接下達,只能搏一搏華妃的職業敏感。在皇帝皇后離宮后,華妃果然立即行動起來。又是陪坐、又是罰跪,甚至還近距離、大面積地使用打胎神藥歡宜香。

華妃一通操作,甄嬛果然流產。這一次,華妃的任務完成得實在是過于漂亮,不但生生地扛下了謀害皇嗣的罪名,還順道把麝香的罪責攬了過來。

洞悉人性,洞察人心。在與華妃的較量中,皇后一直都是扮豬吃老虎的那個。她對于人性、對于華妃有著深刻的理解,所以才能隨心所欲而不翻車。

還記得甄嬛在碎玉軒海棠樹下發現的麝香嗎?當年,碎玉軒的前任主子芳貴人就是因為流產而懷疑華妃,最終卻打入了冷宮。深埋的麝香雖然塵封了往事,但皇后及時送去的金桂卻顯得欲蓋彌彰。畢竟,麝香打胎是她的獨門絕技。

但最終為此事擔責的卻是華妃。也許,從早在雍親王府的日子開始,華妃已經被皇后當作了一把刀,而她自己卻渾然不知,依然賣力地配合皇后演出,到最后獨自一人凄慘落幕。

一直到下線,華妃還不明白,在與皇后的宮斗中,自己一直事事搶得先機、處處占得上風,為何到頭來卻落得個身死族滅的下場?

皇后與華妃,腹黑女與傻白甜的對決,從來都沒有懸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