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向華強的基因,把3個孩子一對比,差距就出來了

向華強的長子向佐6歲以前,一直和大媽丁佩生活在一起。

受盡寵溺的向佐,甚至可以在大媽的床上拉屎撒尿。

每次完事后,原本有潔癖的丁佩一點也不會在乎。

親媽陳嵐實在看不下去,免不了要對兒子管教約束。

反倒會惹來丁佩一通埋怨。

雖然享受著兩份母愛,可向佐從小一直活在父母的陰影里。

這一點,其實與他的父親向華強,多年來又一直生活在父親向前的陰影里,本質上不無二致。

除此之外,由于丁佩年輕時經歷了李小龍橫死風波,精神上多年來一直如驚弓之鳥。

當初她之所以要親自撫養向佐,是向佐的出生年月,正好和李小龍有些聯系。

她執拗的認為,這小孩是李小龍轉世。

當向佐剛滿月,她就將他抱走養在了身邊。

寵愛的程度,甚至一度超過了親生女兒向詠恒。

可是對兩個孩子而言,丁佩的愛有些偏執,甚至多少帶著一些神秘兮兮。

因此無論是向佐還是同父異母的姐姐向詠恒,兩個孩子其實喜歡陳嵐要多于喜歡丁佩。

再后來,陳嵐又給他倆生下了一個弟弟向佑。

這樣一個以向華強為中心的家庭,前后兩任妻子,三個同父異母的孩子,幾十年來生活在一起卻又相安無事。

向佐出生的1984年,他的父親和叔叔向華勝的永盛電影公司于同年創立。

向華強對兒子寄予厚望,當時給他起名叫展平。

后來的弟弟向佑,原來叫展凡。

至于后來改名,則是生母陳嵐操刀的。

陳嵐對姓名學頗有研究。

她不但改掉了自己的原名陳明英,之后也給兩個兒子分別取名「佐」和「佑」。

向佐剛出生,就被抱到了大媽丁佩身邊。

一方面是由于丁佩疑神疑鬼,認定他是李小龍轉世。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向華強的電影公司剛剛創辦,公司千頭萬緒太過于忙碌。

陳嵐當時甚至連月子都沒坐,就去忙公司事務了。

也因此,即便丁佩有些神神叨叨,她也樂得將孩子交由她來照顧。

最為關鍵的是,陳嵐和丈夫的這位前妻,居然能相處融洽。

這一點,或許是因為丁佩曾經的遭遇不一般。

抑或是丈夫向華強的家世,有著強烈的震懾作用。

就先從向華強形容的「暗黑童年」說起吧。

向華強的父親前后娶過四房太太。

向華強出生后有13個同父異母的兄弟。

他的母親既非家中長房,出身還不好,母親當年只是賣到向家的傭人。

正因為如此,即便生下向華強成為家里的三太太,平常在家也時時被大房和二房壓制。

尤其是向華強漸漸長大后,他也處處感受到了這種不平等。

除了在家感受不到溫暖,偏偏舅舅又是一個酗酒者外加暴力狂。

動輒就對向華強的外婆以及母親拳腳相加。

這樣的家庭氛圍,使得向華強從小就想著抗爭,為母親爭口氣。

向華強抗爭的方式是學武。

那時的香港有很多武師,他從十二三歲就拜師學藝。

苦練幾年后,有一天舅舅又在家里鬧事,向華強站出來把他整整揍了有幾分鐘。

雖然舅舅立刻帶著刀子來嚇唬他,但最終還是認慫了。

這次的勝利,讓向華強迷戀上了原始而干脆的力量。

長大后,訴諸暴力解決問題,又和父親的義安會產生了某種聯系。

想當年,他的父親向前當年曾是國民黨軍官。

之后為了掩護身份,曾在香港組織義安會。

由于吸納成員眾多且魚龍混雜,當時的港英政府很快宣布其為非法組織,且具有黑社會性質。

向華強的父親后來被驅離至台灣,所有家眷則滯留在香港。

其父當年離開時,向華強只有4歲。

無論是在家庭感受到的不公平,還是父親組織的影響,都說明了向華強童年的復雜。

時至今日,外界依舊認為,向華強長大后之所以能成為電影大佬,得益于強大的黑社會背景。

雖然他自己極力否認,哪怕多年后也不惜和這類傳聞對簿公堂。

但是早年香港的演藝界,似乎誰都不敢不正視向華強的存在。

也正因為如此,當丁佩由于李小龍的橫死而聲名狼藉,所有人都躲著她,只有向華強敢站出來,向她說出「結婚」兩個字。

丁佩當年以第三者的身份和李小龍秘密交往。

1973年7月,李小龍卻猝死在了丁佩的公寓。

不堪輿論重壓的她,很快出現了精神分裂的征兆。

向華強的及時出現,把丁佩拉出火坑。

由于外界忌憚向華強的背景,對丁佩的議論隨著兩人結婚也漸漸平息。

婚后,他們的女兒向詠恒出生。

此時的丁佩,完全是離群索居。

她既不看電視也不看報,每天的生活就是吃齋念佛。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以丁佩的狀態,和向華強的婚姻根本不能持久。

結婚兩年,向華強的身邊出現了陳嵐。

向華強開門見山:陳嵐已經存在,不管失婚與否,她都不會消失。

丁佩也沒有吵鬧,又過了兩年和向華強協議失婚。

雖是失婚,但向華強并沒有拋棄丁佩。

失婚后的前幾年,他每周分時段在兩個女人處分別居住。

隨著1980年向華強和陳嵐正式結婚,這個奇特的家庭組合便就此誕生。

向佐出生后,由于孩子一直是丁佩在照顧,她和陳嵐的關系倒也十分融洽。

同父異母的兄妹倆,此刻也能玩到一起。

童年時代的向佐,從來沒有察覺到自家和別人家有什麼區別。

不過在外人眼里,他和沈殿霞、關之琳等明星是鄰居。

向佐小時候是個小胖墩。

關之琳每次見到他,都喜歡捏他胖嘟嘟的臉蛋。

近水樓台,向佐很小的時候也出演過角色。

有一回,劇組臨時找不到小孩,又找他湊數。

但向佐不想演。

母親就騙他,說劉德華在劇中演他爸爸,關之琳演他媽媽。

等他高高興興地去了片場,才發現自己被騙了。

十幾歲時,因為身體肥胖,再加上富二代的身份,外界的負面議論一度讓向佐不知所措。

他以前喜歡游泳,但隨后未能堅持下去。

出國上學后,也曾打過籃球和橄欖球,同樣也是有始無終。

那些日子,向佐有些迷失,也確實沒想好自己該去做點什麼。

倒是肥胖的身體成為了他的累贅。

他被嘲諷被排擠,甚至被同學抬著塞進了垃圾桶。

于是向佐橫下一條心開始減肥。

不知不覺中,這反倒成為了他人生中完成的第一個目標。

減肥成功后,向佐告訴父母,自己想當演員。

不管你是誰的兒子,當演員都得從小角色開始。

彼時,TVB的當家人方逸華,給向佐安排了些許龍套角色。

這一出演不要緊,外界發現向華強的兒子也跑龍套,于是各路媒體紛至沓來,一切還是以負面新聞居多。

甚至當時有人當著向佐的面說,你成不了的,只能靠你爹了。

負面的信息和不被看好,深深刺激了向佐。

25歲的時候,他再次做出改變,要當武打明星。

九十年代,李連杰和永盛合作最多的時期,他就是向佐崇拜的偶像。

重新確立方向后,在李連杰的指導下,向佐開始了艱苦的練功。

即便苦練幾年,接著又是以武星的勢頭重出江湖,可在影視圈依舊未能掀起多大的波瀾。

這也讓向佐越來越感覺到,不管自己去做什麼,似乎都逃不脫父親巨大身影的遮蔽。

除了事業上的搖擺不定,感情上向佐前幾年,也是情史混亂,走過不少彎路。

第一段公開的戀情,是跟模特黃婉佩的糾葛。

最初,向佐毫無顧忌的帶著黃婉佩,出席各種公開活動。

兩個人的關系和狀態,似乎已經確定。

但是在家庭內部,向佐的這段感情,其實并沒有得到父母的祝福。

尤其是他的母親陳嵐,更是從側面去了解黃婉佩的情況。

這一打聽不要緊,對方居然有過一段婚姻。

陳嵐自然不允許兒子跟這樣的女人交往。

于是,向佐的第一段感情告吹。

不久之后,一個叫王秋紫的女孩又出現在了向佐身邊。

兩個人的關系同樣進展神速。

向佐也十分舍得給女孩兒花錢。

然而很快,王秋紫未婚生女的事,就被陳嵐挖出來了。

就這樣,王秋紫也被攆走了。

一連出現兩次類似的情況,陳嵐覺得有必要給兒子上點措施。

她開始限制兒子跟其他女生交往,甚至將很多苗頭都掐滅在了萌芽狀態。

兒子比較單純,難免會被一些有心計的女孩盯上。

思來想去,陳嵐最終決定親自上陣給兒子找對象。

她先是給兒子介紹了應采兒。

無奈兩個年輕人根本不來電,只能作罷。

再后來,陳嵐與兒子一起參加親子綜藝節目。

巧合的是在節目中,他們母子遇到了郭碧婷和父親。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陳嵐相中了這個和兒子同歲的台灣姑娘。

2019年初,向佐和郭碧婷戀情公開并訂婚。

當年秋天,兩個年輕人完婚。

看著郭碧婷終于成為了兒媳,陳嵐也總算是了卻了一樁心愿。

在大兒子向佐的婚姻問題上,陳嵐簡直是大包大攬。

這不免會讓外界感覺,當母親有點太過偏心了。

畢竟,向佐還有一個親弟弟向佑呢。

對待向佑,陳嵐似乎從沒表現得這麼上心。

不過,這也不能埋怨做父母的偏心。

相比于大哥向佐,向佑這麼多年來,每次公開現身就是負面信息纏身。

還在2009年,向佑就在赤柱街頭公開打架斗毆。

7年后的2016年,他再次在街上恐嚇毆打出租車司機。

司機隨后將向佑告上法庭,并提出控告。

關于后來的結果,有傳言說向佑住了六個月的牢。

除了兩次打斗的負面,坊間還流傳,向佑曾因為對服務不滿,砸過東莞某酒店。

不巧惹到了當地的勢力,差一點就不能離開。

最后,又是父親向華強出面,才將一切擺平。

從那之后,向佑幾乎消失在了公眾的視野。

甚至于2019年大哥在意大利舉行婚禮,他這個親弟弟都沒有現身。

對此外界猜測,可能是其父向華強不想這個逆子繼續惹事,特意「關照」不讓他在公眾面前現身的。

其實,這些年不光是向佑好像人間蒸發,就連向華強與前妻丁佩的女兒向詠恒,也幾乎很少在公共場合現身。

人們只知道她出生于1978年。

小時候喊親生母親媽咪,喊陳嵐媽媽。

長大之后,向詠恒從事珠寶生意。

她基本上不用父親向華強的名頭行事。

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是向華強的女兒。

另一方面,可能是受母親丁佩早年經歷的影響,已經44歲的向詠恒,至今還是孑然一身。

如此一來,就導致其父向華強多年未能升級成祖父輩。

按說向華強有三名子女,如果他們各自早早成家,孫子輩們少說也要十多歲了。

可是,大兒子向佐2019年才結婚,此時的向華強已經71歲了。

好在小夫妻造人迅速,婚后第二年女兒便出生了。

72歲的向華強,也終于升級成為了爺爺。

喜悅之情溢于言表,不管是孫女后來的百天生日宴,還是日常全家一起出行,小孩子絕對是家里的重心。

今年5月份,向佐又宣布妻子已懷上二胎。

向華強和妻子陳嵐,無疑又是最高興的。

74歲,三世同堂。

同樣,前后兩任妻子生下的三個孩子,如今也有了各自迥異的人生。

前幾年,大女兒向詠恒曾公開表示,母親丁佩已四十多年沒有走出過屋門了。

外面的世界早已翻天覆地。

而這個奇特的家庭組合,隨著第三代人的降生和逐漸長大,勢必將迎來新的分解和重組。

對向華強來說,子女們開始了各自的生活。

他給予的不僅是祝福。

還有財富和多年的事業,該如何被繼承。

從向華強近幾年對待三個子女的態度來看,想來他的答案早已成竹在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