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落魄」到送外賣?不接廣告、不拍綜藝的富大龍,才是演員

也不知是從何時起,我們習慣性地給演員這個職業加上了一個頭銜,那就是明星。

他們走在了時尚的前沿,他們奢華的排場讓人羨慕,好像勾勾指頭,就能擁有想要的一切。紙醉金迷的娛樂圈,讓很多演員沉淪,也變得不再像演員了。

就連粉絲也都集體「跑偏」,討論的不再是自己喜歡的演員又有了什麼作品,哪個角色演得出彩,而是「愛豆」們又拿下了哪個國際大牌的代言、又出席了哪個時尚盛典,又買了哪輛新款跑車等等。

于是,又有了一個新的名詞——清流。

而提到演藝圈的清流,貌似永遠到繞不開一個人,在熒幕前,他是性格耿直的倔強男人,也是靜默如水的謙謙君子,他是獲獎無數的實力影帝,也是身無長物的落魄演員。

從痞子到君子、從農民到帝王,他都仿佛角色入骨、演技入魂般完美駕馭,他便是演員這行當中的楷模——富大龍。

1976年2月,富大龍出生在天水市的一個普通工人家庭,7歲那年跟隨父母進京生活,從那時起就展現出了與眾不同的特質,從小受到嚴格教育的他不喜歡嬉戲打鬧,而是對武術、古琴、書法、京劇等傳統藝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1983年的一個傍晚,正在少年宮練習武術動作的富大龍,巧遇了北影的韓剛老師,前者一身靈氣,后者慧眼識珠,于是,年紀輕輕的富大龍就成了電影《中彩》的主角之一,在該電影的拍攝期間,韓剛老師又把他推薦給了《少年彭德懷》的劇組,沒成想年僅八歲的富大龍憑此斬獲了中國電影童牛獎優秀表演獎,可以說是童星出道,且出道就是巔峰。

自此以后,富大龍變成了很多導演和制片人眼中的璞玉,貌似從中學開始,就差不多以一年一部作品的頻率登上熒幕,仿佛天選之子一般,演員這碗飯注定要端一生了。

1994年,富大龍順利的考入了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他對自己說這是從零開始,用4年的時間去更加深入的鉆研演技,在此期間,他還和陳道明、葛優兩位大咖搭上了戲,在《寇老西》中飾演寇府管家一角,四年以后,他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順利畢業,正式成為了一名職業演員。

2000年,著名導演馮小寧準備籌拍《紫日》,這是被譽為「戰爭三部劇」中的最后一部,前兩部《紅河谷》與《黃河絕戀》都備受觀眾好評,所以這第三部被業內外寄予厚望,便是在這時候,馮小寧找到了富大龍。

其實早在10年前,兩人就因《戰爭子午線》結緣,富大龍在其中飾演了一個十幾歲的「老兵」,當時馮小寧就表示以后還會找他,一語成讖,10年后兩人再次相遇,但導演馮小寧卻沒有直接拍板給富大龍男主角,而是問他肯不肯一個人去農村體驗生活,前提是就算去了,也不一定會用他。

面對這個「不靠譜」的說法,富大龍想都沒想,就一個人去了農村,想農民一樣起居飲食,下田種地,把自己變成了徹頭徹尾在田地里「刨食」的農民。像極了《甲方乙方》的劇情,2個月之后,馮小寧再次見到富大龍的時候,險些認不出來,于是,當即表示《紫日》的男主角非他莫屬。

這部劇以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為故事背景,三個分別來自中國、日本、蘇聯的年輕人,在經歷了一系列重大生死考驗之后,如何從敵對關系變成了朋友關系的故事。這部電影跳出了以往戰爭片對善與惡的寬泛定義,把國仇家恨和普通人心中的善惡矛盾刻畫得細致入微。

這部劇斬獲了美國夏威夷國際電影節最佳長片獎、中國電影華表獎評委會特別獎,此外還提名了金雞獎和上海國際電影節最佳攝影獎,而作為主演的富大龍,在影片中貢獻了極為精彩的演技,讓每一個看過的觀眾都為之動容。

從這時開始,富大龍的名氣迅速攀升,但他卻沒有走紅,原因在于他過于純粹,耿直的他不屑于去跟投資方、導演、制片人等等這些人應酬,屬于演藝圈的「異類」,自然也就失去了很多資源。

而且他對劇本的挑剔到了近乎于「苛刻」的地步,特別是古裝劇和抗戰劇這兩大分類,因為不想作踐了真實的歷史人物,這樣的堅持,讓他一度陷入了無戲可拍的尷尬境地。

這也讓他陷入了生活的窘迫,但即便如此,他仍不改初心,堅決不趨炎附勢,也不會逢迎熱門題材,這份自傲和清高著實讓人傾佩。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2007年,導演戚健把《天狗》的劇本交到了他手里,據說當時富大龍在公交車上,一手拉著吊環,一手拿著劇本翻看,在僅僅看過了3頁紙后,就決定出演李天狗一角。

而到了劇組以后,所有人都被富大龍的處境驚到了,因為誰都想不到他居然「落魄」到了這種程度,劇組還提出了加片酬的決定,但卻被富大龍拒絕了,因為他不是沖著錢來的,而是被劇中的角色吸引來的。

《天狗》這部電影真的不想敘述了,看過的觀眾應該都能理解,太虐心了,記得當初看完之后,既壓抑又震撼,而這一切,都來自于富大龍對李天狗這一角色的完美塑造。他也憑此斬獲了華表獎、金雞獎、華語傳媒電影大獎,成了2007年的三料影帝。至此,富大龍的演藝事業達到了巔峰。

但就算諸多榮譽加身,富大龍的生活卻沒有多少改變,仿佛這3個影帝貴冠就像他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一般,過去了便過去了。在之后的五六年里,富大龍依舊對劇本挑剔,依舊很少接戲,只在《狄仁杰前傳》、《走西口》等寥寥幾部劇中能看到他的身影。

之后,他在拍攝《今生欠你一個擁抱》時與妻子饒敏莉結緣,饒敏莉當時也是位名氣不小的女演員,去劇組探班朋友時被富大龍的才華所吸引,并隨著彼此接觸發展成了戀人,兩年以后低調成婚,饒敏莉也在事業發展正紅時退出了演藝圈,心甘情愿的回歸家庭。

所以在我看來,兩人能走到一起并修成正果,很大程度上是他們彼此都不眷戀明星的光環和優渥的物質生活。

轉眼時間來到了2013年,沉寂了許久的富大龍突然攜兩個帝王角色重回觀眾視野,分別是《隋唐演義》中昏庸無道的隋煬帝、《大秦帝國之縱橫》里治國有方的秦惠文王。

原著中隋煬帝的暴戾乖張、殘忍嗜血、荒淫無度被富大龍刻畫得入木三分,仿佛是從書中走出來的一樣,他以一種癲狂到有些神經質的表演方式給這個人物賦予了靈魂。

而《大秦帝國之縱橫》里的秦惠文王正好相反,他知人善用、勤于治國,一身王者之氣不怒自威,仿佛是秦始皇陵中的兵馬俑活過來了一樣。據說在拍戲前,寧靜還一度擔心富大龍的氣場壓不住這個角色,因為富大龍的個頭還沒她高,但在與之搭戲過后,寧靜就被鎮住了,于是不吝贊美。

漢樂府詩《陌上桑》中有一句詩:為人潔白皙,鬑鬑頗有須。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趨。此佳句若用來形容富大龍飾演的秦惠文王,真可謂是恰如其分。

算起來作為童星出道的富大龍,在娛樂圈這個大染缸里從業多年,但他始終保持著那份初心和低調,當很多明星都在積累粉絲,獲取利益的時候,富大龍卻推文稱他和觀眾就是簡單地人與人的關系,而并不是明星與粉絲的關系,還自稱平庸之輩。

在他的觀念里,人與人之間是平等的,無需誰去仰望誰,除了在影視劇作品以外,我們很難在別的地方看到富大龍的身影,就連明星人手一份的WB都不碰,我的印象里,他最開始開通社交媒體,是因為有人冒名頂替行騙,他不得已只好站出來警示大家不要上當。之后每次亮相幾乎都是因觀眾把別人飾演的角色和他的角色作對比,又是站出來為他人說話。

別人求之不得的東西,他卻避之唯恐不及,自我炒作、制造緋聞這種在娛樂圈屢見不鮮的行為在他身上從未發生過,這份清高和淡薄,與同行們相比,實在是高級了太多太多。

他是我心中,永遠且最經典的秦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