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榮光:娶了初戀當老婆,出道多年無緋聞,晚年卻和妻子對簿公堂

「一個月才賺幾百塊,玩什麼命呀!」

他是電影《給爸爸的信》里面的大反派,憑借瀟灑的風衣和出色的腿功在終極一戰里風頭蓋過李連杰。

他是《狼毒花》里血氣方剛,桀驁不馴的常發。

橫馬挎槍立下赫赫戰功,整天把女人掛在嘴邊,一輩子卻只愛了一個女人。

「那好啊!他過江我也過江。」

他是《新三國》里武藝高強、名震天下的關云長。

卻因驕傲自滿、藐視對手導致大意失荊州,最后敗走麥城。

無論從他演過的角色上來看,還是從他的自身形象來看,于榮光給人的第一感覺要麼是軍人出身,要麼就是影視戲劇名校畢業的科班演員。

可實際上,快接近30歲才出演第一部電影的他其實出身于京劇世家,曾經還是京城的名角兒。

今天,我們來聊一聊演員于榮光的故事。

于榮光的父親是京劇藝術家于鳴魁,是裘派創始人裘盛戎的入室弟子。

在眾多的兄弟姐妹之中于榮光排行老三,是家里最難管教的孩子。

父親于鳴魁雖然在這一行小有建樹,但是他并不希望孩子們走自己的老路,所以打小就告誡他們,絕對不允許有人學唱戲。

兄弟姐妹們都將父親的話銘記于心,唯有于榮光,越是不讓他干的事情他就越有興趣。

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下,5歲的時候于榮光就對京劇格外的感興趣。

父親不肯教他,他就帶著哥哥和弟弟一起去別人那偷師學藝,被別人的徒弟發現了少不了一頓打。

于鳴魁無奈至極,后來實在拗不過妻子一番數落,只好給三個兒子舉行了拜師儀式。

跟在父親的身邊學基本功一學就是五六年,弟弟半途而廢,唯有于榮光和哥哥堅持了下來。

有一天,父親突然對正在練早功的于榮光說 :「練得差不多了,是時候了。」

于榮光一聽頓時來了精神,功也不練了,直接跑過去拽了拽于鳴魁的袖子 :「父親,你是說我可以當角兒啦?」

于鳴魁反手就朝他腦袋來了一巴掌 :「現在只是有入門的資格了,該學基本功了,苦日子還在后頭。」

1969年,11歲的于榮光和哥哥一起考入了風雷京劇團。

在專業的京劇團里可謂是臥虎藏龍,盡管已經在父親身邊學了五六年,但于榮光一進去就成了底子最差的那個。

因為動作做得不協調,反應還比別人慢,于榮光當時被師兄弟們取了個「二駝子」的稱號。

這一下子可算是激發了于榮光骨子里的韌性他開始每天比別的師兄弟多練兩個小時功,帶著一把鐵鍬到公園里松土,然后在上面連翻跟頭。

那片泥土被他松了又摔得光滑,然后再松再摔,日復一日果然有了質的飛躍。

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鐘,從六歲學到十六歲,于榮光才有了第一次上台的機會。

可是那時候卻聽到師傅對別人說 :「完了,二于(于榮光)長過頭了,以后只能跑龍套了。」

那時候他的個子已經竄到一米八,這樣的身高放在戲台上可不是件好事兒。

可是于榮光面對現實絲毫不肯妥協,他比以往更加刻苦,師傅沒教的他就主動去問。

終于,在21歲那年于榮光在台上一戰成名。

1982年,26歲的于榮光已經成了京圈小有名氣的角兒了,此時正逢李連杰主演的《少林寺》上映,電影一播出就火遍了大江南北。

于榮光看過電影之后有了更遠的夢想 :在一畝三分地有點名氣算什麼,要是什麼時候也能上電視那就好了。

沒過多久這個機會就到來了,不過在此之前還得經歷一個小挫折。

受電影《少林寺》的影響,于光榮決定報考北京電影學院演員培訓班。

憑著多年的舞台經驗,于榮光心里不能說十拿九穩,七成把握還是有的。

結果,信心滿滿的他進考場沒多久,便垂頭喪氣地撓著腦袋出來了。

沒有受到落選的影響,于榮光繼續回戲班子當他的角兒。

某天演出結束,有一個香港的老板來到后台,對正在卸妝的于榮光揚了揚眉 :「你,要不要跟我們拍個電影?」

于榮光木訥地回道 :「好啊。」

老板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又繼續說道 :「等會兒給你地址,明天去見個導演。」

于榮光還沒回過神來 :「好啊。」

第二天,于榮光穿上一身帥氣的西裝去酒店見導演。

一進門那導演直接甩給他一個劇本 :「我們要拍一個戲叫《木錦袈裟》,你演一個和尚。」

隨后又馬上補充道 :「隨便收拾一下,明天就出發。」

于榮光這時候才發現,原來對方就是以一部《大俠霍元甲》在內地聞名的香港導演徐小明。

就這樣,于榮光跟著劇組的車到了拍攝場地,路上的顛簸讓他肚子翻江倒海,還未開始適應第二天五點就被叫起來化妝。

一拍就是好幾個小時,到下午兩三點都都沒得吃早餐,在京劇圈好歹是個角兒,于榮光哪受得了這般罪。

導演徐小明安慰道 :「過兩三天就好啦,一開始是這樣的啦!」

也就于榮光信了他的鬼話,誰知道過了三天又三天,天天高負荷工作,電影拍完整個人好似被扒了一層皮。

想到這里,于榮光在心里暗暗地發誓:誰以后再拍戲誰就是孫子。

電影殺青后,于榮光回到了家里,此時的他對拍戲再也沒有任何的想法。

此時家里人已經開始為他的婚事緊鑼密鼓了,相親一波接一波,最后和一位公務員女孩看對了眼。

對方叫王玉苓,出身書香門第,還拿著鐵飯碗,比于榮光小了一歲。

于榮光開始了他的初戀,就在雙方洽談婚姻大事時《木錦袈裟》上映了。

1985年,《木錦袈裟》先后在內地和香港上映,電影播出后取得了不錯的票房成績。

于榮光雖然在電影里飾演反派,但也讓他嘗到了一夜爆紅的滋味。

看完電影后,他激動得三天三夜睡不著覺,電影出來的效果給了他極大的震驚。

先成家再立業,按下心中的激動,這個時候得先把老婆娶了,之后再想別的。

于是,于榮光一夜爆紅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娶了他的初戀當老婆。

1987年,徐小明又找到了于榮光 :「小于啊,我有部戲叫《海市蜃樓》,想邀請你當男主角。」

于榮光想都沒多想 :「好啊!」

電話那頭又繼續說道 :「拍攝地點在西部地區,就這幾天出發了,你準備一下。」

于榮光 :「好啊。」

此時他的妻子王玉苓已經身懷六甲,但他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海市蜃樓》播出后獲得了1600萬票房的好成績。

身為男主角的于榮光也得到了徐小明的認可。

隨后,導演徐小明將于榮光推薦給了程小東。

在程小東執導的《古今大戰秦俑情》里,于榮光飾演電影里的白云飛。

正是因為這次愉快的合作,讓于榮光的演員生涯攀上了另一個高峰。

1993年,于榮光收到程小東的二次邀約,與林青霞合拍《東方不敗之風云再起》。

這部電影之后,于榮光的片酬水漲船高,每拍完一部戲扣掉傭金之后到手也有三四十萬。

而像吳孟達這樣的黃金配角,在未與周星馳合作之前最高片酬也只不過才80W。

在紙醉金迷與家庭之間,于榮光選擇了后者,相較于大多數成名后拋妻棄子的演員,這一點他做得比當時大部分人要好。

有錢了距離就不成問題,他讓妻子王玉苓帶著孩子跟在自己的身邊。

母子倆就這樣跟著他走南闖北,今天要飛到內地拍電視劇,明天又要趕回香港拍電影,他工作的時候老婆和兒子就在酒店待著。

一次兩次還好,長久下去不是個辦法,隨著孩子一天天長大也到了上學的年紀了,王玉苓只好帶著兒子回到了北京。

接下來,是于榮光在港圈的高光時刻,他見證了香港影視圈的起與落。

「雙周一成」的巔峰時期,除了周潤發以外于榮光和另外兩人都有過不少的合作。

除此之外,與楊紫瓊、甄子丹、李連杰等人也有過不少的合作。

有人說香港90年代是「雙周一成」的時代,其實也是屬于于榮光的時代。

隨著在一部部好作品里的出色表現,于榮光的片酬也像火箭一般節節攀升,甚至比一些主演的片酬還要高。

90年代末的香港影視圈開始走向了衰落,早已賺得盆滿缽滿的于榮光也有了將工作的重心放回內地的打算。

1997年,于榮光回到內地后以主演、導演等多重身份參與了電視劇《平安事務所》的制作。

雖然電視劇播出后并沒有泛出很大的水花,但是由此奠定了他成為制片人和導演的道路。

2001年,于榮光在北京廣播學院取得碩士研究生學位后。

之后又以制片人、總監兼主演的身份參與了古裝傳奇劇《錢王》的制作。

也正是因為這部劇,于榮光認識了一位叫蔣曉榮的女士。

蔣曉榮的出現,在于榮光日后的商業版圖里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2003年,北京海潤影視集團與于榮光共同出資,成立了云南潤視榮光影業制作有限公司。

當時的海潤影視旗下藝人有劉燁、蔣雯麗、孫儷等一眾大咖, 于榮光能和這樣的大集團合辦公司并出任總裁,其中少不了蔣曉榮的功勞。

公司之所以在云南設立,原因在于蔣曉榮就是土生土長的云南人。

這邊的于榮光與蔣曉榮相見恨晚,可憐了那頭的妻兒。

于榮光的兒子于子龍一轉眼已經快要大學聯考,雖說父親將事業重心轉回內地,可他回家的次數少得連五根手指都數不完。

在長期缺少父愛的環境下成長,于子龍變身沉默寡言,更是在大學聯考前一年患上了網癮。

于子龍的「自甘墮落」并沒有引起父親的重視,身為父親的于榮光并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還在趕忙趕至地準備著自己的新劇。

當妻子向他匯報兒子的情況時,他只是淡淡地回了句 :「知道了,等我回去再說。」

2006年,電視劇《狼毒花》殺青,于榮光終于想起自己還有個家。

回到家后,于榮光劈頭蓋臉地對著兒子罵了起來 :「你整天沉迷網絡游戲,將來連一個普通大學都考不上!」

于子龍頭也不抬地繼續玩著游戲,冷冷地回了句 :「于先生,我現在是北京財經學院金融系的大一學生。」

于榮光聽到這句話一時語塞,甚至虧欠兒子的他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

或許是出于愧疚,也許是單純想讓兒子接他的班,沒多久于榮光將教育類電視劇《緊急鏈接》帶回家里,想讓兒子在里面扮演一個角色。

于小龍接過劇本一看,氣得直接將劇本撕碎:「少在那里陰陽怪氣,我才不要走你的路,我和你不是一個圈的人。」

原來,該劇的故事主要講述幾個少年因為家長長期忙于工作,導致疏忽了他們的成長,從而一步步走上沉迷網絡的道路。

于小龍本身就愛玩電腦,讓他演這樣的角色無異于打臉,于榮光整的這一出也著實夠損的。

令人感到無奈的是,身為父親的他不僅沒有好好想一想兒子需要的是什麼 ,甚至還將于小龍對他的反感與抵觸視為有個性。

于子龍與父親的關系已成鴻溝,只有身為妻子的王玉苓還是體諒著于榮光。

再轉身時丈夫已不見蹤影,王玉苓只好勸說兒子:「你要體諒一下你爸。」

這時的王玉苓已經四十有七,正是如狼似虎的階段,距離上一次的[夫·妻·生·活]恐怕是90年代的事情了吧?

這種單方面的付出,她又能堅持多久?

2009年,在演完《新三國》之后,于榮光的事業又迎來了一個高峰期。

無論是《翡翠鳳凰》還是《舞樂傳奇》,于榮光的身份在里面既是制片人,又是主演。

無論是制片地區還是拍攝地點都在云南,這背后自然也少不了蔣曉榮的同舟共濟。

2018年,于榮光以導演的身份參與了《斗破蒼穹》的制作。

網傳該劇制作成本高達6億,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劇制片人的席位就有于榮光的好搭檔蔣曉榮。

由此看來,于榮光在娛樂圈的身份早就不單止是演員,還是一位低調的資本大佬。

于榮光的商業版圖并不局限于娛樂圈,與其有關聯的企業經營范圍涵蓋了乳業、食品生產、生物科技、設計等業務。

除此之外,于榮光還是一位低調的珠寶商人,早在六年前他就成立了云南榮光品牌設計公司。

依托于自身在娛樂圈的人脈與影響力,于榮光開辟了專門為明星定制珠寶的業務,就連周杰倫都是該珠寶品牌的粉絲之一。

只是,于榮光這艘船開得太快了。

在事業的航道上于榮光卯足了馬力,身后的老婆與兒子被甩得不見蹤影,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數。

王玉苓一心持家,換來的是幾十年如一日的獨守空房。

于子龍對著電視上的父親日盼夜盼,盼來的是一次又一次的缺席與失望。

這個男人對于整個家而言,有等于沒有,誰也受不了了。

2021年,王玉苓提出了失婚,于榮光被凍結5000萬。

于榮光的妻子嫁一個女人最美好的時光全部都給了他,即使當時的她已經年過六十,可仍然堅持失婚。

原因無他,余下的時光只為自己而活。

如今,于榮光已與糟糠之妻「和平分手」,兒子也已經成家,他的身后沒有了牽掛也沒有了家。

前陣子女星王思懿曬了一張與于榮光的合照,已經64歲的他身姿仍舊挺拔,只是眼中少了以往的神采奕奕,多了一絲遺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