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元真面目有多腹黑?原來她才是綠茶,臨終一句話毀了妹妹一生

純元真的是四大爺心中那個單純的「白月光」嗎?

其實看看她對宜修干的事,就能知道她的真面目究竟有多腹黑,她臨終前的一句話,讓宜修終身不得寵愛。

而她做的這些事,也就宜修能忍了。

純元皇后幾乎穿插了整部《甄嬛傳》,雖然她從頭至尾沒有出場,不過分量卻是非常重。

對于皇后宜修來說,她這一生中最痛恨、最忌諱的人不是甄嬛,更不是華妃,而是她的親姐姐純元。

宜修恨了純元幾十年,卻一直將這份恨意深埋進心底,就連每天與她同床共枕的雍正都沒有察覺。

如果不是剪秋給甄嬛下毒,皇后身邊的太監江福海供出了皇后,恐怕皇上還不知道她的所作所為。

皇上從江福海的口中得知,純元的死竟然是跟宜修有關的。

當年純元懷有身孕后,宜修主動承擔起了照顧姐姐的責任,正因為能時刻陪在純元身邊,所以她才有機會下手。

宜修偷偷將芭蕉摻在純元的飲食中,芭蕉性寒,有活血化瘀的功效,平常少吃點是沒什麼的,但是如果用蒸食的方法長久地吃,對一個孕婦來說是致命的。

這還沒完,她又將杏仁酥里的杏仁換成了桃仁,桃仁同樣是孕婦不能碰的,時間長了,純元就傷了胎。

本來這些東西都沒有毒,并且宜修精通醫術,用量都非常小心,所以才沒有被拆穿。

宜修對純元的恨并不是從共侍一夫開始的,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個長久緩慢的過程,其實早在沒出閣的時候,兩人就已經有了隔閡。

純元是家中的嫡女,宜修卻是庶出,古代嫡庶制度等級森嚴,宜修庶出的身份,就注定她生來只有給別人做小妾的份。

家里什麼好東西都是純元的,而純元這個姐姐也并不在乎宜修,也從來沒有顧慮過宜修的感受,因為嫡庶有別的思維早已在人們的心中根深蒂固。

就是因為這層關系,所以宜修對「庶出」兩個字諱莫如深,甚至心理已經開始逐漸扭曲起來。

有一次宜修還當著安陵容的面說道:「庶出又怎麼樣,本宮如今還不是母儀天下的皇后。」

說這話時宜修的眼中有藏不住的陰狠與得意,很顯然,在她斗贏純元之后無數個日日夜夜,心中一定是暢快淋漓的。

不過有一點讓人想不通,古代既然是嫡庶有別,那麼為什麼雍正會承諾將庶出的宜修立為福晉呢?

純元真的是單純善良的「小白兔」嗎?她看似是弱者,實則心機深厚,一件小事就讓她原形畢露。

最開始時,宜修才是雍正的原配夫人,當然了,兩人剛成婚的時候,宜修還算不上是原配,因為是庶出所以只能當側福晉。

那時候的雍正并不受寵,在眾多阿哥當中并沒什麼存在感,先帝也沒想著給他找個世家大族的嫡女當夫人。

兩人還是非常相敬如賓的,不久后宜修懷了身孕,雍正高興地不得了,承諾她一旦生下阿哥就將她立為福晉。

宜修以為自己的人生中終于有了光,將來自己的孩子也不再是庶出,而是堂堂正正的嫡子,可是讓她沒想到的是,因為一個意外,她的人生被徹底改變了。

宜修懷有身孕以后,她的嫡姐純元來到王府探望她,這一天的純元格外漂亮,她盛裝打扮,在自己的妹夫面前進退得體、溫柔嫻淑,因此雍正對她一見鐘情。

自此以后,純元就被迎進了雍親王府,成了雍正的嫡福晉,而宜修的夢也徹底落空了。

宜修的兒子弘輝出生以后,純元已經坐上了福晉的位子,然而對于宜修來說,她真正的噩夢還沒有到來。

弘輝三歲那年突然間生了一場重病,高燒不退渾身滾燙,此時恰逢純元剛剛懷上身孕,雍正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純元的身上。

兩人滿心歡喜期盼著孩子出世,卻一眼也沒有看過獨自帶著孩子的宜修。

當天晚上下著大雨,宜修連個大夫都找不到,弘輝就硬生生地不治而亡了,宜修抱著兒子的尸身在雨中整整走了一晚上。

她跑去寺廟跪在佛像面前磕頭,祈求滿殿神佛用自己的命換兒子的命,可是最終弘輝還是沒有活過來。

在這之后宜修就傷了身體,此后再也無法生育了,甚至在之后純元懷孕的日子里,雍正都沒有想起過已經逝去的弘輝,滿身心都放在了純元的身上。

在這整個過程中,純元好似什麼都沒做,卻無辜地被宜修給恨上了,事實真的如此嗎?

只要剖析一下細節就不難發現,純元壓根就不是雍正眼中純正無暇的「白月光」。

首先純元在入府探望宜修的時候,盛裝打扮、且恰巧出現在雍正的面前,這顯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之后果然迅速入府搶占了宜修的福晉位子。

后來弘輝生病的那一次,她身為嫡福晉,更是弘輝的嫡母,更何況那還是自己親妹妹的孩子。

如果她對宜修是真心的,為什麼在弘輝生病的時候她不聞不問呢?就算她當時懷著身孕,無法親自前去,那麼提醒雍正前去探望一下也是可以的。

后來弘輝身亡,純元也任由宜修在雨中走了一夜,仍舊是不聞不問,試問府上出了這麼大的動靜,身為福晉的純元有可能毫不知情嗎?可能性簡直太小了!

如果說之前的種種只是讓宜修的心中懷有怨恨,那麼弘輝的死就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終導致宜修起了殺心。

純元臨終前說了一句話,讓宜修一生都不得寵愛,這對姐妹的背后其實還有不為人知的恩怨!

作為庶女的宜修從小就養成了古怪的性格,有任何不滿都會藏進心中,表面依舊對人笑臉相迎,實則暗中開始籌謀將對方給弄死了。

弘輝死后,宜修并沒有表現出半點對純元與雍正的怨恨,反而在純元的肚子漸大以后,她主動要求在純元的身邊伺候她。

雍正認為兩人是親姐妹,有宜修在一定是萬無一失的,再加上宜修演技超群,總是一幅姐妹情深的樣子,這才給了她機會。

從此宜修就偷偷換了純元的飲食,芭蕉、桃仁這樣的食物都是無毒的,所以旁人根本察覺不出異常。

最終純元生下了一個渾身帶著青斑的孩子,母子倆一尸兩命。

在純元臨終之前,她伏在雍正的膝上說了這麼一番話:

「我命薄,不能與四郎白首到老,連咱們的孩子也未能保住,唯有宜修一個妹妹,希望四郎日后能夠善待于她,千萬不要背棄她。」

這句話表面上看來是純元心地善良,臨終前還將自己的妹妹給交托給了雍正,但是仔細一想,是不是哪里不對味呢?

先不說姐妹倆是否真的有隔閡,宜修原本就是雍正的側福晉,并且比她還更早入府,何須她來托付呢?難道她不托付,身為丈夫的雍正就不善待宜修了嗎?

更重要的是,純元還特意強調孩子未能保住的事,這顯然是想在潛意識中給雍正提了個醒。

她應該早就察覺到了宜修的不對勁,但是卻沒有證據,所以只處在了懷疑的層面,不過在臨終之前,她并沒有用暴露真面目的方式讓雍正為她報仇。

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將自己白蓮花的形象一演到底,她明知道雍正對宜修沒有多少情誼,卻非要道德綁架般地讓他善待宜修。

所以此后雍正每每想起宜修,一是在心底懷疑純元之死有問題,二是對她除了「善待」之外再無半分情誼。

后來宜修被揭發之后,雍正曾說過一句話:「果然是她」,這就說明這些年來雍正一直在懷疑宜修,只是跟純元一樣苦于沒有證據。

這樣看來,純元也并非是雍正心中那個單純美好的初戀情人。

那麼你認為,純元皇后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