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甄嬛傳》才發現:甄嬛去甘露寺修行,其實是最狠的算計

從前總以為,甄嬛去甘露寺修行,只不過是因為對皇上徹底死心罷了。

今日重溫《甄嬛傳》才領悟到,甘露寺修行其實是甄嬛最精彩的算計,這一場戲不知騙了多少人的眼淚。甄嬛的城府、心機真是深不見底,騙過了身邊所有的人。

遭皇后陷害,得知自己只是純元替身

那日皇上、皇后、甄嬛、安陵容在一塊聊天,皇后提醒皇上,宮中妃嬪之位多有空缺,是否要考慮填補一下空缺。

皇上便說:皇貴妃、貴妃不著急,妃位倒是可以添一位,可以選個好日子晉封莞嬪為莞妃。

皇后先對甄嬛一頓夸,然后說莞嬪入宮時間尚短,若他日誕下皇子再封妃豈不是更大的榮耀。

其實皇后內心十分開心,她知道皇上一定會加封甄嬛。剛剛除去華妃,趁著冊封正是除去甄嬛的大好時機

甄嬛還懵然不知,沉浸在封妃的喜悅中。皇上剛剛除去年羹堯,敦親王、華妃等人,甄嬛便向皇上求情,赦免敦親王之子并封給他爵位,而甄嬛的父親也替年黨求情。皇后得知后,便向皇上添油加醋,提醒皇上小心莞嬪被人利用。

皇上便說,「 這樣看來,莞嬪跟推她父親的心思是一路的,都對朕不喜歡的人有憐憫之心」。皇后此番進言,可謂是機智,讓皇上對甄嬛產生不滿的情緒,為之后陷害做鋪墊。

甄嬛封妃之日,皇后暗地里命人將她的禮服損壞,然后又提前將純元皇后的衣服提前送去內務府。冊封吉服如同御賜,是不能有半點損壞,更不要說有那麼一大道裂縫,若被發現可是欺君之罪。

可是禮服是由金銀絲線織成,如果要縫補恐怕要重開庫房,起碼要三兩日方可縫好。 內務府總管太監便提議,皇后宮中送去一件衣服去縫補,那件衣服頗有吉服的儀制,可拿來應急。

甄嬛殊不知,自己已然落入皇后圈套。當她去皇后宮中謝恩時,皇上隔著簾子竟然說了一句,「 莞莞,你終于回來了」。可是掀開簾子一看竟然是甄嬛,便說:怎麼是你。

甄嬛一看皇上表情怪異,便立馬跪下。皇上說這件衣服是純元皇后第一次王府見她時穿的,問衣服是哪里來的,并令其趕緊脫下來。

甄嬛解釋自己并不知道衣裳是純元皇后的舊物,無意冒犯,請皇上恕罪。皇上沒有聽她的解釋,直接取消了她的冊封,并讓其回碎玉軒思過。

甄嬛回到碎玉軒中,癱坐在床邊。一臉絕望地問道,「 槿汐,從前我問你,為何會無故對我這樣忠心,你只說是緣分使然,如今可以告訴我了嗎?是因為我像純元皇后,是不是?」。

槿汐回答道,小主確實與純元皇后有幾分相像,但也不十分相像。 甄嬛才明白,為何當初端妃初次見到她會那樣的驚訝,會說出那樣讓人不解的話。

甄嬛此刻終于明白,自己只不過是有五分容貌、五分性情像純元皇后,所以才會被皇上如此寵愛。她一直以為,皇上是真心地喜歡她,卻不曾想到自己只不過是純元皇后的替身罷了。

而如今之事,竟然完全是皇后一手設計,她也明白自己失去君心,而也成了皇后的眼中釘,只怕是在宮中難有立足之地。

流朱慘死、家人被流放,求情被拒絕

甄嬛被困宮中,病倒在床而不能求醫。危在旦夕之際,流珠為了去給她請太醫,迫于無奈只好以命相搏。

流朱最終自盡于侍衛刀下,才為甄嬛爭取到就醫的機會。不料甄嬛已有身孕,為求自保,只好請求讓皇后替她保胎。

當甄嬛得知流朱為自己慘死之后,痛苦不已,傷心欲絕。流朱自小與她情同姐妹,她們的感情恐怕更勝過與浣碧之間的姐妹情。

她沒想到自己僅僅是因為一件衣裳,無意沖撞了純元皇后。可皇上竟然如此無情,不僅將份例銀降為答應的標準,而且連請太醫看病都不許,最終害得流朱慘死。

在整部劇里,除去甄嬛第一次小產,她也就只為流朱的死而哭得如此之傷心。在她心里,恐怕已然恨毒了皇上。

懷上龍胎,并沒有讓她過上安穩地日子。皇后為了除去她,便命祺貴人的父親在朝中陷害她父親。

事后又想用她父親的事情再次打擊她,便故意派人告知她此事。甄嬛無奈只得去找皇上求情,希望能赦免父親的罪。

皇上并沒有因為甄嬛懷孕而恕她父親,而是將她一家人流放寧古塔,只是不要給披甲人做奴隸,住在那里就行了,皇上竟還覺得這已經是對她一家人的恩賜。

甄嬛傷心不已,質疑皇上是否因為對年羹堯一事而疑心她父親。皇上大怒,一手將桌上的一疊紙甩到甄嬛身上。甄嬛撿起其中一張紙, 念著上面的字。

寄予莞莞愛妻:念悲去,獨余斯良苦此身。常自魂牽夢縈,憂思難忘。縱得莞莞,莞莞類卿,暫排苦思。亦除去巫山非云也!

原來這是皇上寫給純元皇后的信,除去巫山非云也,也就是說皇上心中愛的只有純元一人,雖然甄嬛與純元長相有幾分相似,但始終不是純元,根本無法與純元相比。

甄嬛幡然醒悟,終于明白自己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因為純元皇后。

她傷心地問皇上,那自己算是什麼?皇上坦然答道,你既然知道了, 其實能有幾分像純元皇后也算是你的福氣了

甄嬛憤恨地說道,「 是嗎?究竟是我的福還是我的孽?何止是皇上錯了,我更是錯了,這幾年的情愛與時光,究竟是錯付了」。

從此刻開始,甄嬛對皇上算是徹底死心。心中再無愛意,有的只是恨意。她不曾想到,那個曾經對自己寵愛有加的丈夫,竟只是把自己當成別人的替身。

這幾年的快樂時光,自己竟然是在扮演著一個死去的人而已。正所謂哀莫大于心死,我想大致是如此。

宮中失勢,甄嬛欲擒故縱,假意去甘露寺修行

甄嬛因為家人的事情受驚,誕下一位公主。皇上對她說, 你已經為朕生下一位公主,還要意氣用事嗎?朕已經決定無論甄家如何,都不會遷怒于你。只要你愿意,朕明日就可以下旨封你為妃。若你肯,你還是真的寵妃,朕待你還和從前一樣

甄嬛對皇上說,「 皇上以為還能回到從前嗎?臣妾是不用住在這了,公主若有臣妾這樣的母親,有這樣落魄的家族。公主只會因為臣妾而備受苦楚」。

她拒絕了皇上的封賞,皇上丟了臉面,便讓她去佛堂修行,但可以不用出宮。甄嬛執意出宮修行,皇上便沒有挽留,讓她盡早去,他會和敬妃好好撫養公主。

為什麼甄嬛要堅持出宮去甘露寺修行?從皇上的話可以看得出,甄嬛已經在宮中失勢,再也不似從前了。甄嬛已為皇上生下公主,但他卻說的是,無論甄家如何,都不會遷怒于她。

皇上根本沒有打算赦免甄家,只是讓甄嬛知道,如果她愿意繼續留在自己身邊,以后還會給她恩寵。當然這個前提就是,甄嬛必須要接受繼續當替身。

甄嬛心里明白,即使留下來,心中的疙瘩也解不了。她在宮中的地位已經大不如前,連自己的家人都已經無法保全。一時間她無法撫平心里的傷痛,留下來也無法真正拿捏住皇上。

正所謂欲擒故縱,距離產生美。分開之后,反倒能引起皇上的想念,畢竟公主還在皇上身邊,皇上只要看見公主就一定會想起她。只要皇上忘不了她,將來就有機會重返后宮。只有真正擺脫純元的影子,她才能真正駕馭皇上。只要有皇上的恩寵,她就能報今日之仇,也可以保全自己的家族。

王者歸來,專寵六宮

甄嬛去到甘露寺,偶遇允禮。那段日子,甄嬛受盡凌辱。關鍵時刻,允禮不惜自己性命救下甄嬛,兩人最終生情。只能說允禮的出現,是在甄嬛的設計之外,她沒有預想到。

但是這并不會改變她的初心,她始終是要再回宮去的。她不可能為了兒女私情而放棄整個家族的安危,放棄自己的仇恨。即便是允禮當時不出事,她也不可能與他私奔的。

在槿汐和蘇培盛的協助下,皇上果然來到了甘露寺。當見到那個楚楚可憐、一塵不染的甄嬛時,皇上徹底淪陷了。她沒有濃妝艷抹,反而是素凈、面色發白,她那一雙眼睛簡直把皇上的魂都給勾走了。

甄嬛以情動人,對皇上說道,「 嬛嬛只要知道四郎對我還有那麼一點真心,這三年的別離又有何遺憾。若是早能知道,嬛嬛寧愿折壽十年」。三年后的示弱、柔軟,能夠將皇上的心融化,倘若在三年前說出此話,皇上未必能被感動,只會當她是為了家人罷了。皇上說,「 若非你離宮三年,朕怎麼會知道竟會對你如此牽掛」。

欲擒故縱,三年別離后的相見,讓皇上把三年來的思念全部集中到一點,徹底淪陷在她的石榴裙下。此時的甄嬛是人見尤憐,試問皇上能不為所動嗎?女人最有利的武器就是溫柔,正是這樣的溫柔才能讓皇上忘卻三年前那個性子剛烈,只是有幾分像純元皇后的莞嬪。

為了迎接甄嬛回宮,皇上力排眾議,修改甄嬛姓氏、年齡以堵住眾人悠悠之口。甄嬛回宮堪稱是王者歸來,永壽宮極其奢華,而甄嬛也得到協力六宮之權,專寵六宮。甄家也被赦免,從寧古塔回來。此時在皇上心里她不再是純元的替身,而是一個有著自己魅力的甄嬛。

結束語

甄嬛可謂是聰明絕頂,甘露寺修行幾乎是騙過了所有人。大家為甄嬛被皇上欺騙感情而感到不平,所有人都認為甄嬛是因為對皇上死了心才不想留在宮中,想要逃離。其實這只是甄嬛的欲擒故縱、臥薪嘗膽罷了,她非常清楚三年前無論自己說什麼、做什麼都只是純元的替身。

她不想做純元的替身,她要做真正受寵的貴妃。只有靠自己的魅力迷住皇上,才能得到皇上的專寵。如果只是一個替身,那麼她拿不住皇上的心,早晚有失寵的一天。沒有權勢,她無法為自己和流朱報仇,也沒辦法保住家族的榮耀。甘露寺修行,看似是無奈,實則乃甄嬛精心設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