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飆:重刷第16集發現,李響騙了所有人

最新劇情中,有兩個特別值得注意的情節,一個和李響有關,一個和高啟強有關。

——高啟強突然發現,就算他解決了莾村的問題,泰叔也不可能完全信任他了。

因為泰叔身邊有了更信任的人——程程。

而從他們三個人最近的一次見面中可以看出來,高啟強已經在打程程的主意了。

甚至說不定他想把泰叔和程程一起除掉。

這樣他就可以不再忍受泰叔的猜疑和程程的陰陽怪氣,以及這兩個人每一次黑紅臉配合之下的敲打。

高啟強對這兩人出手是遲早的事。

而第16對李響來說,也是一個 分界線。

這一集當中,李響一共做了兩件事:一是解救被李青挾持的人質,二是在師父墓碑前表露心跡。

事實上,從觀眾的視角來看,自從隱瞞了師父是內鬼的真相之后,圍繞李響最多的話題從他究竟會不會黑化,變成了他什麼時候黑化。

安欣對于他隱瞞真相這件事,非常生氣。

李響就好受了嗎?

事實并非如此,他每時每刻都在被那件事情折磨著。

他越來越不確定,當時的決定是否正確,特別是在趙立冬主動找了他之后。

因為,一旦和這個人扯上關系,他隱瞞真相就不再是單純地為師父的名譽著想,而變成了另有所圖。

性質完全不一樣了。

換句話,誰能忍住趙立冬那句「妳后台比他硬」的誘惑?

更何況,在過去的某個時間段,李響曾經把他和安欣的關系定性為了陪太子讀書呢?

在權力和正義的交鋒中,李響自己都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了。

他在師父墓碑前拋硬幣這個舉動,恰恰證明他更希望站到趙立冬的陣營。

——如果立場堅定的話,還用得著二選一嗎?

事實上,在這之前,李響做的另外一件事情,已經給他的黑化埋下了伏筆。

在莾村解救人質的關鍵時刻,他把槍給了安欣,理由是他是莽村人。

李響的言外之意是,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安欣可以找機會擊斃李青。

把重要的任務,交給最信任的人,似乎是最完美的決定。

可是,深究一下,就會發現問題,安欣根本就不適合做這個狙擊手。

因為,自從右手受傷之后,他的槍法就不行了,練習打靶的時候,甚至把子彈打向了其他人的靶子。

如此關鍵的環節,交給一個有著明顯不確定因素的人把控,李響就沒有想過后果嗎?

很明顯,注重細節和珍惜好不容易得來的官位的李響,根本就不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他不想李青被打中。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心思,不是因為他和李青小時候一起玩耍的情誼,而是想讓李青在槍聲的刺激下失手傷人,激化高啟強和莾村村主任的關系。

讓高啟強因為兒子的事自亂陣腳,無暇顧及莾村,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李響的潛意識里,已經站隊趙立冬。

為什麼這樣說?

答案是,趙立冬和莽村拆遷工程之間有貓膩。

這個肥的流油的工程之所以沒有落到泰叔的建工集團手中,就是趙立冬從中作梗,因李青父親的事故而被舉報建筑資質不合格后停工的工地,趙立冬一句話,就能開工了,就是最好的證明。

更重要的是,就算是最后安欣的槍法歪打正著,擊中了李青,李響也不會因此受到不必要的指責,不會有人因此質疑他的決策能力。

畢竟,他比誰都清楚,挾持人質之是表面事件,事情背后所牽扯的兩股勢力的斗法,才是真相所在。

而這個真相直接決定了一個事實——無論結果如何,無論誰輸誰贏,總有一方會把矛頭指向開槍的人。

安欣不是因此北推到風口浪尖了嗎?

李響覺得,好不容易坐上隊長位置,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把自己置于輿論漩渦之中的。

否則,父親還怎麼在鄉親們面前顯擺:真是光宗耀祖啊!

而李響在師父墓前說的那番話,才是他真正的心里話:其實這些年我一直在后悔,當初為什麼沒有把真相說出來,我跟安欣說是為了師父妳的名聲,其實是因為我害怕,我怕我斗不過趙立冬,我怕我失去這麼多年的努力得到的一切,我怕被人瞧不起,我更想當個本本分分的警察,我不想要他們的東西,我沒辦法啊,師父。

所以,無論李響怎樣掩飾,從他把槍交到安欣手里,或者是從他想不通為什麼那麼努力的自己,僅僅就只能「陪太子讀書」的時候,就注定只要有機會,他就會黑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