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甄嬛傳》,里面最厲害的人不是甄嬛,而是誰都沒想到的他

后台回復「早安」送你免費寫作課

回復「寫作」加入輕松高效寫作

1

造成甄嬛和安陵容之間主動型和被動型人格的因素有很多,

但是最核心的也最關鍵的因素是她們與父母關系的不同、父母相處模式的不同、父母心智強弱的不同。

進入正題前要特別說明一下,私以為,相比「原生家庭」這一概念,探索和分析父母自身和親子關系更有意義。

因為物質和出身等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而且物質和出身條件等因素并不能決定一個人心智的強弱。

舉個例子,我爺爺祖上三代都是生活在農村最底層的窮人。

但是打我記事起我爺爺就教育我「過得不好不要忍,有問題就要解決,要靠自己的能力去改變去賺錢」,經常給我灌輸一些主動性的思維和認知;

我也結識過那種家境很富裕的朋友,但是即便擁有那麼豐厚的物質條件,他在人際關系中,表現出來的懦弱、不敢承擔責任和害怕面對沖突等特點令人咋舌。

尤其是結合夏冬春、富察貴人和祺貴人等人,家境物質條件和出身都不差,可是,膚淺和狹隘認知模式等被動型人格特點都是她們致命的弱點。

接下來就以甄嬛和安陵容為例分析一下父母心智的強弱、父母的相處模式、親子關系對一個人的影響究竟是怎樣的。

2

安陵容和她父母之間的關系是一種單方面對她的消耗,甄嬛和她父母之間的關系是一種相互扶持和給養。

就拿選秀進宮這事來說,安陵容入選之后的反應是:「父親,母親,我入選了,孩兒不負所望,我入選了。」

安陵容入選的欣喜是基于向父母證明自己,滿足了父母期待。而安陵容的父母對她很像祺貴人的父親對祺貴人說的那樣:「進宮是要出人頭地的。」

也就是說安陵容的父母對她是充滿了功利性的期待和要求的,因為他們看到的是女兒選秀成功進宮后能得到的諸多好處。

而甄嬛入選后回家見到父母的第一反應是:「女兒不孝,不能承歡膝下」。

入選進宮這事,對甄嬛和父母之間來說,是一場痛苦的不得不的分離,是相對悲傷的。

因為甄嬛的父母看到的是甄嬛入宮的種種不易和艱辛。

就如甄嬛進宮之前,甄遠道對她說的這番話:

「……你要切記,若無完全把握獲得皇上恩寵,你可一定要韜光養晦收斂鋒芒,為父不指望你日后大富大貴能寵冠六宮,但愿我的掌上明珠能舒心快樂,平安終老。」

甄遠道對甄嬛的期待是能舒心快樂,平安終老。按理說他自己在京城為官,讓女兒去后宮加把勁給自己的仕途助力一把,也是不錯的選擇。

但甄遠道沒有這麼想,因為他是真的愛女兒。

有個細節一直很打動我,臨進宮前,甄遠道對甄嬛說:

「看你這幾日照顧安小主行事穩當,為父知道,我的嬛兒已然長大成人了。」

作為父親,甄遠道對女兒的不舍和不放心都表現在他對女兒的留意和觀察,看到女兒做事穩當,他一邊很開心女兒長大成人了,一邊又很舍不得和女兒分離。

這是多麼溫柔的父愛啊。

而安比槐卻一直在給女兒安陵容添麻煩。

比如他仗著女兒得寵,以國丈之名搜刮銀兩和宅子。直接惹怒了皇帝,逼得安陵容不得不冒險懷孕去救爹。

甄嬛得寵的時候,父母都是非常克制且小心的,母親進宮探望從來都是略坐坐就走,很怕留給別人把柄,不想讓甄嬛為難。

其中有個非常小的細節足夠說明甄嬛母親為了女兒的用心和克制。

甄嬛母親第一次進宮見甄嬛,流朱端來雪頂含翠給她,她說:「這樣名貴的茶,我不敢喝。」

甄嬛回:「母親,再好也不過是茶葉,女兒知道您喜歡喝茶,快喝吧。」

也就說甄嬛的母親是喜歡喝茶的人,但是見到名貴的好茶竟能為女兒忍住。

再對比一下安比槐利只顧利用女兒榮寵滿足一己私欲的行為,唏噓不已!

3

安陵容父母的關系情況劇中有明確交代:

「我娘曾經是蘇州的一位繡娘,我爹很喜歡她,當年我爹還是一個賣香料的小生意人,靠我娘賣繡品給我爹捐了個芝麻小官,我娘為我爹熬壞了眼睛,人也不似從前漂亮,我爹便娶了好幾房姨太太,我娘雖是正房,可人老色衰,又沒有心機,所以處處吃虧,以致我爹在最后連見她一面也不愿意。」

在婚姻情感關系中,安陵容的母親是非常典型的善于自我犧牲的付出型女性,把自己在婚姻中的姿態放的很低,不會經營情感關系,用一味地付出和犧牲換取存在感。

而安陵容的父親是非常典型的自私自利的大男子主義,喜新厭舊,人品堪憂,對妻子最起碼的尊重都沒有。

這種父母關系給安陵容最直接的影響是:不相信這世上有真心。

反觀甄嬛的母親和父親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甄遠道對婚姻并非專一,生下了浣碧這個私生女,但是他沒有另娶很多姨太太,由此可見甄遠道和妻子的關系是比較恩愛和諧的。

而且從甄嬛母親對甄嬛說的話中,不難看出她是一個很懂得經營婚姻和感情的智慧型女性。

甄嬛的母親先是提醒甄嬛和皇帝相處要謹慎:「哪怕是尋常夫妻間也少不得謹慎二字來保全恩愛,何況是帝王家……」

繼而又提醒甄嬛:「除了對皇上,其他也要事事謹慎,一個華妃就讓您心力交瘁,何況這宮里還有這許多人。」

由此可見,甄嬛的母親對婚姻和情感中的人性和規律有比較深刻的認知,對婚姻和[兩.性]關系的經營是有經驗和見解的,所以特意提醒甄嬛。

幸福恩愛的婚姻狀態不僅給了甄嬛溫暖的成長環境,更培養了甄嬛在[兩.性]關系中的主動性。

因為母親言傳身教地告訴她婚姻和感情是需要去謹慎用心經營的。

相比安陵容看到的是母親在婚姻中悲哀可憐的一面,甄嬛見識到的是母親靠自己的努力收獲到的幸福和美滿,所以甄嬛是期待愛情相信真心的。

4

安陵容的父母皆屬于心智脆弱的類型,電視劇中明確交代的雖然不多,但在很多細節中仍能看出一二。

如安陵容自己所說:「父親(安比槐)一向謹小慎微、為人只求自保。」

「只求自保」字面意思看起來是管好自己、不惹事生非,但實際上是一種弱者心態。

尤其是處在利益交錯的名利場,沒有人能活成一座孤島,如果一個人只顧做自己的利益切割,就會陷入十分被動且極端的局面。

安陵容幾乎完全復刻了她父親的這一特點,看看她那些為了生存只求自保的手段就知道了。

而安陵容的母親在家里平時就受幾個姨娘的欺負,全靠蕭姨娘護著。

也就說安陵容母親的性格是比較懦弱的,作為正房卻被側室欺負地毫無還手之力。

進宮早期,安陵容膽小怕事、遇到事情就慌張害怕的特質其實就是受她母親懦弱性格的影響。

雖然安陵容有提到說她娘的身體不好,為了做繡品熬壞了眼睛,但是身體的虛弱并不是造成心智脆弱的原因。

且看端妃身體差成那樣,仍能韜光養晦伺機而動,等到扳倒華妃的機會。

反觀甄嬛的父母是心智強大的類型。

甄嬛被廢出宮,甄家落難,一家人被發配到寧古塔,境況實屬慘烈,但甄遠道給甄嬛寫的家書是這樣的:

「嬛兒,我與你母親俱好,安心即可,聞得兒與浣碧同在甘露寺修行,亦好,大局已定,莫做徒勞之功,各自天涯,各自珍重。」

這封信就足以說明,甄嬛強大的心智都是她父母言傳身教塑造出來的。

身處困境,甄遠道沒有抱怨,反而安慰勸解甄嬛,這不僅僅是困境中仍能維持內心秩序那麼簡單,更重要的是還能拿出多余的心力去愛女兒——給甄嬛寬慰和理解。

這就是父母心智強弱的區別,高下立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