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金枝欲孽》才懂親手將深愛的玉瑩送上龍床的孫白楊,有多狠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孫某自命在紅粉叢中游刃有余,但原來是一個大傻瓜。寧愿辜負天下紅顏,也要去愛一個永遠不會愛自己的人。

這個道理其他人不明白,但爾淳明白。因為爾淳在和大人做同樣的傻事。

感情里最無奈的事莫過于她愛他,他愛著另一個她。當年看《金枝欲孽》怎麼也理解不了,爾淳溫文爾雅而且處處為孫白楊著想。孫白楊卻癡愛著對他處處利用的玉瑩。如今一想,若是能被人力所左右的感情也就不叫愛情了。孫白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玉瑩的呢?或許第一眼就有了心動的感覺。

初見

皇上突然回宮,眾秀女們興奮不已,都期待著他翻自己的牌子侍寢。而眾多秀女中,玉瑩長相最佳,威脅最大。只要有她在,其她人就很難有出頭的機會。秀女淑寧為了除掉這個勁敵,聯合沅淇在玉瑩的洗臉水中加入藥粉。最終玉瑩全身發熱并且暈倒,錯過了見皇上的機會。

一開始追劇時,以為玉瑩是一個空有一身美貌的傻白甜。后來看到她狠狠地將退熱丸捏碎,才知道她一直在扮豬吃老虎。她早就知道爾淳她們的計劃。只不過她現在風頭過盛,不宜高調,所以選擇裝傻充愣

雖然這一次玉瑩因為生病沒有見到皇上,可病總有好的一天。淑寧提議,將爾袞和玉瑩的藥對調。如此一來,玉瑩的病短時間內就好不了了。

玉瑩早就意識到藥不對勁,每次都將藥偷偷倒掉。然后吃一些自己過敏的桂圓干,讓身上的紅疹越來越多,營造出已經喝過藥的樣子。

御藥房的孫清華感到十分奇怪,玉瑩明明服藥多日,病情卻未見好轉。于是讓兒子孫白楊前去為她診治。

玉瑩故意告訴孫白楊藥很苦,讓他加一點蜂蜜或者蜜餞。孫白楊意識到不對勁,藥方上的藥都是一些清熱解毒的藥,藥的味道應該是酸中帶甘,怎麼會苦得難以下咽呢?經過一番調查后,孫白楊識破了爾淳等人換藥的事。

淑寧因為沅淇受皇上青睞嫉妒萬分,設計令卾啰里揭發沅琪將爾淳與玉瑩的藥對調,沅琪在人贓并獲下被捉拿。

孫白楊在為爾淳診脈時表明自己已經洞悉她的一切手段,勸她安分守己,不要再加害后宮佳麗。 或許從這個時候開始爾淳就已經輸了,孫白楊注定不會喜歡她。

玉瑩給孫白楊送上了貴重的禮物和銀票以表謝意,結果惹得御醫院同袍嫉妒。孫白楊將銀票還給了玉瑩,并表示玉瑩早就知道藥被換一事,只不過是借自己的手揭發。玉瑩裝作一臉無辜,表示不知情。孫白楊不僅不買賬,還出言相譏。

為了讓孫白楊替自己保守秘密,玉瑩故意倒在孫白楊的懷中,趁機扯下他的衣服: 如果你不肯幫我,我就大聲叫,跟別人說你在我面前寬衣解帶,想對我無禮。反正我也看見你胸膛有顆痣,你百辭莫辯。

你不知道痣是可以脫的嗎?你信也好,不信也好,總之你那一套自以為是的秘密,下官沒興趣對其他人說,其他人也沒興趣知道。懂得猜測人心,處處謀算的人,在六宮比比皆是。在如妃眼中如此,在皇上眼中也是如此。小主你不是唯一的一個,也不是最獨特的一個。

玉瑩對自己的相貌向來自信,為了證明自己的魅力,直接褪去衣衫。她大膽的行為讓孫白楊措手不及,可冰肌玉骨在前,他又情不自禁多看了幾眼。

孫白楊自詡閱人無數,可所見的女子大多數是后宮中端莊保守的妃嬪。哪怕是青樓中的紅顏知己香浮也沒有這麼大膽。自古美女愛浪子,男子對壞女孩同樣沒有抵抗力。玉瑩的大膽正好激起了他穩重外表下那顆躁動的心。玉瑩在他面前從不掩飾自己的野心,而孫白楊唯有在玉瑩面前才能收起御醫的假面孔,做真正的自己,或許從這一刻起,他便注定難逃玉瑩的掌心。

阻止侍寢

皇上出行在即,玉瑩讓孫白楊開一副藥讓她的信期提前。只要信期早到早過,她就有機會陪皇上出行。孫白楊卻等藥煎好了,才隱晦地告訴她: 此藥損陰至虛,尤其對女子身體有害無益。如非必要,我勸小主還是不服為佳。其實皇上出游乃是興之所至,日子長短亦是時有變更,實在很難說。就是為了區區這幾天能與天子獨處,而要身體冒這個險,下官覺得有點不智。

此時的玉瑩一心想著與皇上出游,得圣寵,根本聽不進孫白楊的弦外之音。服藥后,她果然信期提前,同時腹痛難忍。可卻在這個時候被告知皇上提前出行,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

孫白楊早已知道皇上提前出行的事,卻不和玉瑩明說。當年追劇的時候以為是玉瑩過于驕縱,欲望太明顯,所以孫白楊故意讓她吃點苦頭。 如今重溫一遍才覺得他這是喜歡而不自知。只有喜歡一個人才不愿意讓她投入別人的懷抱。

孫白楊第一次見爾淳時便知道她害玉瑩,擾亂后宮安寧。可他仍然盡心盡力為爾淳看病,助她得圣寵。可見他是一個有職業道德的人,對待后宮妃嬪一視同仁。可他偏偏在玉瑩面前亂了理智,這不是喜歡是什麼呢?

同病相憐,由憐生愛

如妃為了引出想要扳倒她的內應,讓寶嬋裝瘋躲到死去的陳妃房中,并且說出她的秘密。當天晚上她特意安排了一場戲,讓后宮妃嬪都集中到暢音閣聽戲,自己卻中途離場,在陳妃房中等待獵物落網。

因為那個想要扳倒如妃的內應必定會去陳妃的房中救寶嬋,將她交給皇后。爾淳早已洞悉了如妃的用意,偷偷將玉瑩引到陳妃房門口。如妃以為玉瑩就是內應,不管玉瑩怎麼辯解,她都不信。

恰逢玉瑩的母親入宮,徐萬田用計讓如妃以為玉瑩的母親和自己有來往。如妃認定徐萬田是皇后的人,聲言不會讓皇后的人接近皇上。

孫白楊擔心玉瑩再得罪如妃,便謊稱她染上傳染病。玉瑩被迫搬去了延禧宮,隨身物品一件一件被銷毀。玉瑩為了奪回銀票,被火燒傷。站在一旁的孫白楊看著這一幕,內疚又心疼。

玉瑩要趕在中秋節之前給她的母親寫一封信。奈何手受傷了,怎麼都無法將信寫好。安茜得知后,表示愿意為她送信。可惜送信的事情被寶嬋發現,最終沒能送出去。

玉瑩因安茜無法替她送信的事情大發脾氣。路過的孫白楊以為她執迷不悟,想要用金錢收買人心。爭執之時,孫白楊失手打碎了玉瑩母親送她的玉鐲。

孫白楊從安茜口中得知玉瑩的苦衷。

其實玉瑩小主母女兩人只不過是表面風光,侯夫人只不過是總督大人的四房小妾,在總督府地位低微。所以小主進宮之后事事進取,為的不過是讓她額娘在家中有揚眉吐氣的一天。時移世易,小主不想讓她的額娘知道今日的境況。但是中秋佳節,宮里所有妃嬪都會傳至親人入宮相聚,唯獨玉瑩小主有病在身而例外,你說她額娘在宮外會有什麼想法呢?小主套換的銀兩是給侯夫人的,侯夫人現在居住在京中親戚家中。小主說,如果她的娘逢年過節沒銀子給下人,恐怕連她娘家人都會看不起她。

額娘向來是孫白楊的軟肋,得知玉瑩的一片孝心,孫白楊起了憐憫之心。他不僅親自幫玉瑩送銀兩和信,還四處找人鑲好了摔壞的玉鐲。

由憐生愛是[兩.性]關系中最常見的。孫白楊自以為看透天下人的心思,卻發現自己枉作小人,處處誤會玉瑩。兩種看法的轉變讓孫白楊對玉瑩又憐又內疚。于是他便可以打著內疚的「幌子」為玉瑩做很多事。

孫白楊為福雅看病時,看到她正在幫爾淳做手套過冬,立刻想到了玉瑩被燒傷的手。于是托福雅多做一雙送給玉瑩,并且細心囑咐要松一點,以免碰到傷口。

孫白楊給玉瑩送手套之時,更是一副見心上人的樣子。一向自信的他,進門之前下意識地整理了一下衣服。 男子只有在心愛的人面前才會在意自己的形象。

爾淳因為嫉妒,偷偷將玉瑩和她額娘的畫像藏了起來。玉瑩找爾淳理論仍沒有找回畫像。孫白楊見不得玉瑩失落的樣子,憑著記憶重新幫她畫了一張,謊稱是丟失的那一張。

孫白楊從不輕易作畫,唯一畫的一張畫像還是他已去世的額娘。孫清華說:只有有價值的人和物,他才會提筆作畫。

這副畫是在白楊額娘過世后才畫的。他光憑記憶就能勾畫出額娘的姿態和神韻,是因為他對額娘用情至深,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笑容都刻在了腦海中。

香浮雖然沒有見過玉瑩,可當她看著孫白楊下筆時的肯定,便知道他已經深陷其中。

揮劍斬情絲,送上龍床

皇上召玉瑩侍寢,孫白楊十分失落,借酒消愁。沒想到爾淳用計讓玉瑩獨守空房。玉瑩心中不快,找爾淳晦氣。孫白楊明白玉瑩的心情,教她以真情打動皇上。玉瑩聽完之后頓有所悟,將自己親手縫制的荷包贈予孫白楊以表謝意。

孫白楊與福雅交談時心不在焉,不小心將茶水倒在了身上。孫白楊十分緊張,急忙掏出荷包,擔心弄臟。福雅將孫白楊的舉動看在眼里: 這一個小荷包一定是大人知己所送,看來這位知己在大人心目中一定是份量不輕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孫白楊徹底明白了自己對玉瑩的心意。可玉瑩是皇上的女人,早晚要侍寢。他們的感情繼續發展,只會牽連無辜的人。他能做的,只有揮劍斬情絲。

皇上服藥多日病仍不見好轉,孫白楊表示要用心藥幫他治病。心藥便是指穿著小太監服的玉瑩。在孫白楊的幫助下,玉瑩終于侍寢。而將心愛的女人親手送上龍床的孫白楊,心如刀絞。為放下心中愛念,孫白楊將玉瑩所贈的荷包放在路邊。

玉瑩受寵后被封為貴人,竟然向孫白楊請教求子之法。孫白楊心痛不已解酒消愁,不小心被燙傷。

感情這東西來時如洪水猛獸,越是逃避越是來勢洶洶,并非人力所能阻止。為了逃避玉瑩,孫白楊甚至以回家養傷為由,停掉了太醫院的職務。

利用

玉瑩因不滿宮中畫師為她與皇帝所作的畫像,要孫白楊獻技。孫白楊表示因師承亡母,只有為喜歡的人才畫得好,玉瑩聞言一怔,得知白揚對自己的心意。

只是此時的玉瑩只想著如何除掉爾淳,獨享圣寵,根本沒有心思在兒女情長上。

玉瑩和安茜密謀設圈套污蔑爾淳紅杏出墻,將她鏟除。這時候玉瑩意外得知爾淳對孫白楊的心意,立馬改變主意,決定利用孫白楊引爾淳入局。于是以自己的名義寫了一封信約孫白楊到暢音閣相見。只不過她的目標是安茜,并非爾淳。

安茜心地善良,必定不會讓無辜的孫白楊卷入其中。一旦安茜去通知孫白楊,就會被當場抓獲,成為紅杏出墻的那個人。只不過玉瑩棋差一招,沒想到會有意外。安茜前往通知孫白楊的途中被如妃的笛聲吸引,最終只有孫白楊被當場抓住。

玉瑩擔心孫白楊會供出自己,決定向他下毒手。孫白楊明知玉瑩的用意,卻甘心吃她送的糕點。幸好小禮子忽然前來打亂了玉瑩的計劃。玉瑩看見孫白楊早已得知自己的計劃,既痛心又難過。最后向皇后自首,謊稱自己為了找孫白楊拿催情劑才深夜相約。

爾淳見玉瑩出面自首動了惻隱之心。于是請福雅相助,讓孫白楊和玉瑩見面,了卻兩人的心愿,自己也可以死心。

孫白楊本想逃避玉瑩,可玉瑩緊緊抱住不讓他離開。最終孫白楊無法壓抑情感,與玉瑩發生了關系。

那一夜對玉瑩來說是真情流露,也是利用,因為她終于如愿懷孕了。

混淆龍種一旦被揭發便是滿門抄斬。孫清華得知玉瑩所懷的是孫白楊的孩子,便答應皇后給玉瑩送去墮胎藥。孫白楊發現了孫清華的計劃,立馬進宮阻止玉瑩喝藥。

孫清華自知大難臨頭,打算自斷手指,告老還鄉。孫白楊不愿意父親受罪,自愿斷指。福雅得知孫白楊即將離宮,懇求他帶爾淳離開。

玉瑩的貼身奴婢因為掛念鄉間父母,為了提早離宮,竟然出賣玉瑩,向皇后稟告其龍胎有疑點。

結局

孫白楊等人離開之際,天理教在陳爽的引路下殺入皇宮。皇后趁著皇帝不在皇宮,決定趁天理教作亂之時,鏟除爾淳、玉瑩等眼中釘。

孫白楊帶玉瑩一起離開,中途玉瑩擔心連累母親又折回去。孫白楊以為玉瑩死性不改,貪圖榮華富貴。可是情難自已,他不忍心見玉瑩白白送死。原本可以和爾淳一起逃出去的他,選擇折回去救玉瑩。孫白楊準備強行帶走玉瑩之際,皇后的人將門鎖住,放了一把火。

所有的門窗都被牢牢釘死,四周燃起熊熊大火。孫白楊自知今日必死無疑,臨死之前他只想要一個答案: 那一夜玉瑩對他是真情還是假意。玉瑩用一個吻,給了孫白楊想要的答案。大火中,兩人緊緊相擁直至生命的盡頭。

對孫白楊和玉瑩來說,這是最好的結局。擾亂后宮是誅九族的大罪,無論怎麼做,他們都必死無疑。可皇上畢竟是天子,絕不可能將此丑事公之于眾,只能私下解決。孫白楊與玉瑩已死,這件事便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他們雖生不能同床,卻能死在彼此的懷里。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