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試天下》被親生母親拋棄的豐萇,才是最不堪一擊的人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豐萇。

雍王長子,弟弟豐蘭息、豐莒。

身體患病不是他的錯,因此得不到母愛卻讓他成為可憐人

豐萇是雍王與百里氏婚前生的孩子,本來百里氏想靠著這個孩子嫁入豐家,風光做夫人。

可是當時的雍王還是個世子,因為自己母親出身低微,老雍王就想辦法給他配了一個出身高的妻子,倚歌公主。

倚歌公主對于這個外室并沒有為難,而是接她們母子入了府。

可是百里氏在發現自己的兒子有羊角風的時候,就開始厭棄他,覺得不能依靠他,反而會被他拖累。

年幼的豐萇就這樣被親生母親拋棄,她不再認他做兒子,他只能跟著身邊的人不知如何是好。

被收養,也改變不了內心對母愛的渴望

好在倚歌公主心地善良,接納了他,將他養在身邊,也因此,他對倚歌公主所生的這個弟弟愛護有加。

豐萇從小就與豐蘭息如同一對親兄弟。

這不是假的,對于一個從小被母親拋棄的孩子來說,那個收養他的人,就是他內心最渴望靠近的,他愛護豐蘭息,也得到倚歌公主的保護和善待。

百里氏,對豐萇來說,是殘忍的。

明明豐萇和豐莒都是自己的兒子,可她只認豐莒,不認豐萇,還有什麼比親生母親的放棄更令人心痛的呢?

他與親弟弟豐莒關系不和睦,一方面是因為豐莒針對豐蘭息,一方面也是因為同樣是百里氏的兒子,為啥卻同人不同命呢?

百里氏回宮的時候,他們去郊外迎接,知道百里氏是走回來的時候,他也關心自己的母親,一句話沒有說完,不但被豐莒搶了話頭,百里氏壓根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徑直走過去關心豐蘭息,盡管都知道那是假的,但假的,他也得不到。

他很痛苦,一個人去喝酒,導致羊角風發作,幸虧白風夕出手相救。

可他是心理扭曲的,他不允許別人知道,他要殺了白風夕。

所謂童年的陰影,需要用一輩子去治愈,他卻連治愈的機會都沒有,他只會病得越來越厲害。

小時候渴望的母愛他沒有得到,是他心里上永遠缺失了安全感,他得不到卻無比渴望,他也想跟自己的母親有正常的關系。

可百里氏是多麼心狠,甚至對豐莒說出豐莒是自己唯一的親兒子這樣的話。

就連雍王都說她應該多關心一下豐萇。

母親做到這個地步,也著實匪夷所思了。

血緣關系,即使不想面對,也依然無法逃避,這是豐萇心里過不去的坎。

母親終于肯見他,卻是更大的陰謀

從小就厭棄他的母后,卻在一個偶然的日子,招他見面。

他內心不是沒有觸動,雖然知道母后可能帶著其他目的,但內心對母愛的渴望,還是存了一絲期冀。

只是他來到王后的宮殿,俯身行禮,母后卻絲毫反應沒有,直到他跪拜之后,她才假惺惺將他扶起。

一番虛與委蛇,他竟然真得有些感動,眼眶都發紅了,不管真假,母后的溫柔都讓他有些恍惚,似乎真的得到了母親的愛。

這是他想要得到卻一直得不到的,即使是假的,也有過這樣的經歷,這對他來說,也是無法抗拒的。

他最愛的包子,從母后手里拿過來,他含淚吃了下去。

可是這個包子是蝦仁做的,他從小就過敏,他的母后卻全然不記得了。

就是這個包子,將她的虛假打回原形。

他看著過敏出疹子的手臂,瞬間清醒。

明明是親生骨肉,她何須做得如此決絕?

他知道母后想利用他,但他逃避不了,他只好去面對。

他的母后想給他成婚,選的是豐蘭息的死對頭戚國公的女兒戚澄娘。

就是這樁婚事,讓他們母子的本來面目昭然若揭。

戚澄娘性格霸道,絲毫不把他放在眼里,第一次見面就辱罵他是宮女生的孩子,出身低賤,這不但戳了他內心的自卑,更重要的是,他明明是王后的兒子,王后卻不敢承認,連個名分都不給他。

他自然是不喜歡戚澄娘,不歡而散,畢竟誰也不會喜歡一個上來就罵自己出身低賤,還要求自己以后把自己當祖宗供著的女人。

但不是他不喜歡,他就能夠拒絕。

他知道王后的目的,不過是用這種方式讓他與豐蘭息徹底決裂,達到打敗豐蘭息的目的,這不是他想要的,盡管因為豐蘭息的欺騙,他們兄弟出現隔閡,但內心里依然看重對方。

他一個人獨自走在大街上,遇到白風夕,白風夕告訴他,婚姻大事是一輩子的相處,要遵從內心的想法。

于是他終于勇敢了一次,在面對母后的威逼利誘之時,他拒絕了這樁婚事,他終于硬氣了一次,可是他的母后卻終于露出了真面目。

她陰森森告訴他,自己早就不想演了,扮演一個慈母,她自己都覺得惡心。

該是多麼狠戾才能對自己兒子說出這樣的話來!

她毫不留情,告訴他,如果不答應,就會誣陷他拉他下馬,就會讓所有人知道他的病,讓他一輩子沒法抬頭做人。

他徹底絕望了,母慈子孝,在他這里是沒有的,永遠沒有。

他只能借酒澆愁。

他上了請表,請賜婚。

可是不愛就是不愛,他與戚澄娘的見面,不歡而散,誰也不想遷就誰。

這個局,是王后要求的,只不過是為了對付豐蘭息,沒想到卻要了戚澄娘的命。

就算不喜歡她,可他也沒想過要害死她,所以他發瘋一樣撞擊著害死她的人,問他為什麼要作踐她。

都是可憐人罷了。

放下一切,安心守護

他縱身一躍,將自己的性命交給了天。

他醒來之后,王后派人想要毒死他,他的父親來看望他也不過是為了問清楚真相,當他說自己忘記的時候,大王轉身就走。

父親母親,沒有一個人關心過他的病情。

他紅著眼睛看父親離去,看母親送來的毒藥。

他徹底劃清界限,說出豐蘭息是自己唯一的親人這樣的話。那是對父母深深地絕望了。

他威脅御醫,說自己傷勢嚴重,不想再成為王后的棋子。

就算心思陰沉不定,對豐蘭息卻愛護有加

在被生母嫌棄拋棄之后的豐萇,內心是陰暗的,心理是不健康的。

但是他也殘存一絲溫暖,那就是豐蘭息。

倚歌公主生了豐蘭息之后,被百里氏鉆了空子,自己郁郁寡歡就這樣去世了,年幼的豐蘭息又面臨生命危急。

豐萇就這樣與他一起長大,成為豐蘭息的好哥哥。

豐蘭息裝病很多年,他并不知道,他一直以為豐蘭息是真的體弱,所以處處維護豐蘭息。

豐蘭息是隱泉水榭的主人,借著養病的理由,經常偷偷跑出去做事情,偏偏被豐莒懷疑,跑過來想要揭穿他。

豐萇收到消息,不顧與豐莒撕破臉,也要上演一出好戲,幫豐蘭息隱瞞。

對于豐蘭息的隱瞞,他雖然心有不滿,但還是無法怪他,只是經常來看望他,順便說出心里的疑慮,他的關懷之詞毫不掩飾,豐蘭息說得最多的也不過是謝謝大哥。

圍獵場上,豐蘭息早就布置好了一切,豐萇卻毫不知情,他以為弟弟無法打獵,將自己獵物送給了他一部分,以好交差。

可事實上,豐蘭息卻奪了冠軍,他是最后一名。

他并不會怪豐蘭息比自己強,但他發現豐蘭息的很多事情他都被蒙在鼓里,這讓他很難受。

他想要豐蘭息給自己一個說法,可豐蘭息卻總是不冷不熱,并沒有坦誠相待。

這樣的兄弟感情,其實是很難維持的。

豐蘭息外出坐船,豐莒手下的王元派人鑿了他的船,豐蘭息下落不明。

豐莒知道真相的時候,也是大吃一驚,并說出雖然跟豐蘭息作對但并不想把他殺死這樣的話,情急之下說出來的話,真實性還是有的。

而王元將這一切設計到豐萇身上,豐萇在得知自己關心的弟弟被害死、而鑿船的是自己人的時候,他的打擊是很大的。

他親自帶人去搜尋,只要沒有找到豐蘭息,他就不會罷休,在野外風餐露宿、胡子拉碴,卻比不上失去弟弟更讓他難受。

可是豐蘭息在被救了之后,并沒有及時現身,更沒有通知他,而是先調查了事情的真相,有了足夠的把握才回到家中。

面對豐萇的疑慮,豐蘭息不想多說什麼,只是告訴他,永遠都是那個弟弟。

這樣的話其實很蒼白,更不交心。

他唯一關心的人,似乎并不想告訴他太多,這多少是讓人寒心的。一個人,他若是有很多關心的人,其中一個有些冷淡,那也沒什麼,可若是他只有一個關系的人,這個人卻讓自己覺得有些疏遠,這種打擊是很大的。

所以當他發現豐蘭息身體很健康卻一直沒有告訴自己的時候,他的內心幾乎崩潰了。

豐蘭息對豐萇的處理方式存在一定的問題,他不愿和自己的大哥多說什麼,他以為不讓大哥知道是在保護大哥,但是大哥卻認為他是在防著自己,根本不把自己當自己人,不信任而已。

母后利用他,弟弟欺騙他。

豐萇原本陰暗的內心更加走不出來,他只能借酒澆愁,似乎看透這世間的殘忍又似乎啥也看不明白。

他的母后逼他成婚,是為了對付自己的弟弟,他內心的第一反應是絕不能傷害到豐蘭息,他想拒絕,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豐蘭息給他送信,告訴了他戚國公家的一些信息,就算成婚,也可以根據這些信息來處理自己的婚姻。

他終于下定決心,要拒絕母后,可是母后卻威脅他,如果不答應,就陷害他,會讓豐蘭息與他決裂,會讓他的羊角病公之于眾。

他妥協了。

他不想讓豐蘭息卷入其中,可他還是沒有辦法按照王后的意思去做,于是他派人用黑狗血淋了豐蘭息一身,希望豐蘭息能夠在家里躲幾天。

沒想到豐蘭息還是不信這個邪,偏偏又去赴宴了。

兄弟見面,明明是互相關心,卻只能冷言冷語,目的是希望豐蘭息盡快離開。

豐蘭息離開之后,他看著死去的戚澄娘,感覺命運捉弄了他們,命是那麼微不足道,他從樓上一躍而下。

他醒來以后,只有豐蘭息在禁足期間偷偷跑來看他,并說了自己的心里話,向他表明了自己的兄弟情。

豐蘭息說從失去母親的那天開始,他就告訴自己,大哥是自己唯一的親人了。

而豐蘭息走后,他流著淚也對自己說,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唯一的親人了。

這也意味著,他可能隨時犧牲自己成全兄弟。

豐萇內心是高興的,但是他不能表現出來,他要刻意劃清界限,不希望再因為自己連累豐蘭息。

他們是彼此唯一的親人,卻不能像普通人家的兄弟那樣相親相愛,只能在權謀中一路逆行。

一個人可以表面風光無限,但心理遺憾卻難以掩蓋

豐萇是個可憐人,是由他不幸的童年造就的。

他是兄弟幾個當中性格最扭曲、人性得到多方面真實展現的一個人。

他得不到父母的關愛,內心的缺憾是一輩子也無法彌補的傷痛,任何一個被親生母親拋棄、嫌棄的孩子,即使他不提,假裝不在意,他內心里依然無法面對那難以言說的痛苦。

但他不幸之中又得到上天一絲憐憫,被倚歌王后待如親生,給了他黑暗中唯一的光芒。

他緊緊抓住這份光芒,甚至愿意犧牲自己來保護倚歌的孩子,維持這內心僅有的溫暖。

但他始終是脆弱的,這溫暖在,他便在,這溫暖如果不在了,他就會失控。

當他被豐蘭息欺騙的時候,他的確是有些承受不住,會懷疑人生的意義。

他生活的動力便是這僅有的兄弟情,如果這情也是假的,對他的打擊那是毀滅性的。

當豐蘭息告訴他,他是自己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時,他又重新找回這溫暖,并愿意自我犧牲來保全弟弟。

救命的稻草看似微弱無比,卻是一個人能夠活下去最強有力的利器。

不幸的童年用一生來治愈,若是能夠治愈則是萬幸,若是不能治愈,則痛苦一生無法自拔。

好在豐萇,沒有白疼這個弟弟。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