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盛紘把墨蘭許配給文炎敬,就是對她打傷明蘭最重的責罰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不管是在《知否》原著里還是電視劇翻拍的劇情中,都有墨蘭記恨明蘭與梁晗母親走得近,而沖進暮倉齋在眾目睽睽之下毆打明蘭的場景。

不同的是,電視劇里的明蘭是為了給生母報仇故意派丹橘去挑事,而原著里的明蘭僅僅是想要給一直欺負自己的墨蘭一個教訓,只讓墨蘭扇了一個耳光,當墨蘭想要用碎瓷片毀她容貌的時候,明蘭果斷選擇了與其扭打在一起。

事后同樣是由盛紘出面審問此事,林噙霜和墨蘭也同樣想要倒打一耙,但盛紘在看到毫發無傷的墨蘭和臉上明顯有紅印子的明蘭時,內心的天秤已經朝明蘭傾斜。

再加上海氏在一旁循循善誘,一邊捧著盛紘說盛家這些年來比別人家要太平得多,都是因為盛紘治家有方,一邊誘導盛紘區分嫡庶,表示新皇登基之后最忌諱的就是嫡庶不分,盛紘才下定決心放棄墨蘭。

或許很多人看到文炎敬娶了如蘭之后越發有出息的樣子,會以為盛紘是經過深思熟慮,為了墨蘭的幸福才想要把她許配給文炎敬,實際上在墨蘭毆打明蘭之前,盛紘一直猶豫不決,希望通過王氏的人脈給墨蘭找一門好親事。

不說高嫁什麼豪門大戶,至少也要門當戶對吧,可是京城稍微有頭有臉的人家都瞧不上墨蘭,即使王氏三天兩頭把墨蘭帶出去也無用,這才讓早就及笄的墨蘭一直拖到現在。

關于這一點,墨蘭和林噙霜也是暗暗著急,好不容易想到梁晗是個好色的主兒,或許能接納墨蘭,沒想到正在跟賀家接觸的明蘭,居然會一反常態對梁夫人親近不已,這才讓墨蘭失去了理智。

原著里的明蘭都不需要送什麼禮物去刺激墨蘭,墨蘭只聽說梁夫人來盛家只見了明蘭一個,就已經妒火中燒,自己跑到暮倉齋來解決競爭對手了。

事情發生之后,是海氏出面控制了局面留下墨蘭,也是海氏繞開林噙霜,先一步把來龍去脈告知盛紘,更是海氏在盛紘猶豫不決的時候,出言提醒盛紘嫡庶之分的重要性:

「爹爹,永昌侯府未必非得與我府結親的,若四妹妹再鬧,怕是連六妹妹也攪黃了,還有最要緊的,您也知道,新皇登基,最忌的就是這嫡庶不分呀!」

盛紘聽完海氏的話瞬間出了不少汗,立刻宣判讓墨蘭禁足抄寫《女戒》,并沒有提出過重的懲罰,但這才是最讓林噙霜心里驚慌的地方,既不打板子也不用跪祠堂,那就說明還有更重的懲罰等著墨蘭。

果然,盛紘轉頭就對王氏說,自己覺得舉人文炎敬不錯,讓她過幾天請文家老太太過府一敘,出了國喪就把墨蘭的親事給辦了,下面的林噙霜和墨蘭直接傻了。

明蘭聽說這件事情的時候正在臥房擦藥呢,雖然她也相信盛紘的眼光不會差,盛紘總不可能把自己親閨女往火坑里推,但是想要等文炎敬有出息,墨蘭估計還得熬個幾年的。

一想到心高氣傲的墨蘭要過上這樣清貧的日子,簡直比要了她的命還難受,明蘭就覺得這就是對墨蘭最重的懲罰了。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