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金枝欲孽》才懂,那晚交歡,藏著玉瑩對孫白楊最狠的算計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小祿子興匆匆找到安茜,今天皇上問玉瑩小主的身體怎麼樣了。眾人聽后興奮不已,玉瑩終于能侍寢了。唯獨孫白楊內心五味雜陳,一臉失落。深愛的女人即將睡上別人的床,他怎麼開心得起來?他找到孔武,兩個同病相憐的人借酒消愁至天明。

玉瑩梳洗打扮好躺在龍床上,期待著皇上的到來。沒想到這個時候皇上被告知爾淳失蹤了。爾淳為了阻止玉瑩侍寢,故意在結冰的湖面留下一只鞋子,制造出掉進湖里的景象。皇上得知后也無暇寵幸玉瑩,讓人連夜鑿開湖面,尋找爾淳。

獨守空帷的玉瑩知道這是爾淳的計謀,心有不甘的她跑去找爾淳晦氣。孫白楊得知玉瑩未能侍寢后一陣竊喜,同時他也明白玉瑩的苦衷。侍寢獲寵提升額娘在侯家的地位是玉瑩一直以來的愿望。

孫白楊開導玉瑩,皇上是主子的丈夫,應該用真情去打動他,而不是討好。玉瑩聽后頓有所悟,為了感謝孫白楊特意送上了自己親手繡的荷包。

陷入情網

孫白楊如獲至寶,細心收藏荷包。與福貴人飲茶時孫白楊失神將茶水潑在了身上,他急忙掏出荷包,生怕它被茶水弄臟。看著孫白楊如此緊張這個荷包,福貴人便知曉了他的心意:這個小荷包肯定是大人知己所送,看來這一位知己在大人心目中一定占不少份量吧。

越有份量就越是負擔,就越要放得下。

他們一個是皇上的女人,一個是臣子,注定不會有結果。為了不讓自己越陷越深,他決定幫助玉瑩獲得侍寢的機會。只要玉瑩和皇上生米煮成熟飯,他便可以死心。

孫白楊得知皇上久病不愈是因為爾淳下藥,目的是讓玉瑩沒有機會侍寢。孫白楊稱皇上的病是心病,需要心藥醫。于是帶著作小太監打扮的玉瑩和皇上玩了一場角色扮演。

太監服下的玉瑩猶如出水芙蓉,皇帝一看就來了興致,拉著她進入里屋歡好。孫白楊親手送上一碗補藥后,落寞地離開。

玉瑩侍寢后被封為貴人,向孫白楊討教一舉得男的藥方。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玉瑩的一句句話像刀子一樣扎著孫白楊的心。為了逃避玉瑩,孫白楊以受傷為由暫停了太醫院的工作。

感情這東西半點不由人,如同深陷沼澤地般,越掙扎陷得越深。

姐妹反目

玉瑩得到皇帝的寵幸后,安茜便可以功成身退了。一望無際的雪地上她與孔武互定終身。美好總是那麼短暫,當她準備卸下心墻享受愛情時卻被告知奶奶是被皇后所殺。

奶奶是安茜在世上唯一的親人,是她在冰冷的皇宮中生存的信念。如今她只想報仇。可皇后是后宮之主,報仇又談何容易?

如玥告訴安茜,你要成為天子身邊最受寵愛的人,讓皇上以你的喜好為喜好,以你的厭惡為厭惡。如果你有這個本事,那麼皇后會比死更難受。

安茜從如玥那得知皇帝喜歡的香味,決定從香味入手。爾淳、玉瑩與皇帝對弈,安茜趁倒酒時借香氣引起皇帝的注意。之后再用計引開玉瑩,并穿上了她的小太監服。

皇帝正在為下人不肯為錯誤承擔責任而大發雷霆,見到安茜假扮玉瑩更是動怒。安茜在皇宮中十年的生存經驗派上用場了。她憑借巧言和智慧幫皇帝解了憂,獲得了寵幸。

安茜接受寵幸后,悄悄回到玉瑩的房間將衣服放回。而玉瑩早已從爾淳那得知安茜出賣她,在房中等著安茜。玉瑩怒斥安茜背叛自己,安茜供認不諱,不作任何解釋。昔日的患難姐妹反目成仇。

安茜被封為安貴人,與爾淳、玉瑩在后宮成三足鼎立之勢。徐萬田提醒爾淳不要老盯著玉瑩,該提防一下安茜。一個小小的侍女一夜間成為皇帝的寵妃,其心機和手段不容小覷。

爾淳認為如今她與玉瑩、安茜三人相互牽制。要打破這一僵局,必須除掉其中一人,而三人之中玉瑩是最好對付的。于是她找到安茜,并用孔武威脅她與自己聯手對付玉瑩。

安茜拒絕了爾淳的提議,轉身找到玉瑩合作。安茜爭寵并非為了榮華富貴,而是替奶奶報仇。雖然她與玉瑩反目,可昔日的姐妹情分還在。她將爾淳想拉攏自己的事情告訴玉瑩。玉瑩對安茜充滿敵意,安茜仍耐心解釋,如今只有她有資格選擇和誰合作。玉瑩雖不情愿卻只能選擇和安茜合作。

原本她們計劃由玉瑩將爾淳引到暢音閣,污蔑她與戲子有染。計劃執行前夕,玉瑩得知孫白楊對自己的情義,突然改變計劃。

玉瑩因不滿宮中畫師為她和皇帝畫的畫像,要孫白楊獻技。孫白楊表示自己師承亡母,只有為喜歡的人才畫得好。玉瑩想到前段時間孫白楊為自己和額娘畫的畫像,才明白孫白楊對自己的情義比想象中要深。

玉瑩約孫白楊至房中,拿出兩幅畫質問他是不是喜歡自己。孫白楊急忙下跪請罪。玉瑩一把摟住他的脖子,將門關上。不過她并不是要向孫白楊投懷送抱,而是要試探對面爾淳是否對孫白楊有意。

果然夜里爾淳難以入眠,執筆給孫白楊寫信,告誡他別和玉瑩走得太近,以免惹禍上身。玉瑩見試探成功,有了一個大膽的計劃。她讓侍女掉包了爾淳的書信,將內容改成了明晚亥時暢音閣相見。她知道孫白楊喜歡自己,為了確保他準時赴約,將落款寫成了自己的名字。

玉瑩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安茜。心地善良的安茜并不想連累無辜的孫白楊。玉瑩告訴她,想要做大事就不要拖泥帶水。既然爾淳是她們一直想鏟除的對像,那其他的人,其它的事就不必去計較。安茜哪里知道,其實玉瑩想對付的是她,根本就不是爾淳。

玉瑩知道安茜不會讓孫白楊無辜受牽連,必定會忍不住去通知孫白楊。而她早已偽造了一封孫白楊給爾淳的回信,約爾淳到如意館相見。到時候人贓并獲,與孫白楊有染的就是安茜。只是她千算萬算沒算到那個時候如玥會吹響笛子,將安茜引開。結果被抓的只有孫白楊一人。

殺人滅口

爾淳意外聽到玉瑩和安茜的對話,得知孫白楊是無辜受牽連。此時皇后為調查與孫白楊私會的女子將他軟禁,可孫白楊卻不肯透露半句。

爾淳見死不救,準備去自首。自首之前,她先向徐萬田請罪,讓他原諒自己的不孝。徐萬田看出爾淳已經動了真情,直接來了一招以退為進,讓爾淳放棄了沖動行事。

玉瑩擔心孫白楊會供出自己,打算殺人滅口。她親手給孫白楊送去了摻了老鼠藥的糕點。孫白楊行醫多年,怎麼可能看不出糕點中有毒。只不過有時候愛讓人癡,只要是玉瑩送的,哪怕是毒藥他也甘之如飴。

正當他準備咬下糕點的一霎那,小禮子跑了進來,要吃桌上的糕點。孫白楊急忙阻止道: 有毒啊,不要吃

小禮子,你今天看到的一切,聽到的一切,不可以張揚出去。還有,你現在出去,不可以讓任何人進來。

孫白楊明知玉瑩要取他性命卻處處維護玉瑩,為她著想。這一刻玉瑩才明白,孫白楊對她的愛可以用性命相付。孫白楊以前為她做的事一幕幕在眼前重現,此時的她既難過又痛心。

那一夜,爾淳、安茜、玉瑩、福貴人四人徹夜難眠。福貴人為了救孫白楊找到皇后自首。可她只是一個失寵的妃嬪,對皇后構不成任何威脅。她自首不足以讓皇后息事寧人。

爾淳找到安茜談交易,她出面救孫白楊,讓安茜以后多多照佛徐萬田。安茜不答應,并與爾淳打賭,玉瑩已經對孫白楊動了真情,不會見死不救。

果然,第二天天還沒亮,玉瑩便找到皇后自首,謊稱自己深夜約見孫白楊求取[催.情.藥],為侍寢增添樂趣。

求取[催.情.藥]總比紅杏出墻好,何況皇后不愿意看到任何一個妃子獨享圣寵,還需要用玉瑩來牽制安茜與爾淳。對玉瑩也只是小懲大誡,罰她靜思己過。

借人懷子

在后宮只有爾虞我詐,不計一切手段爭寵。這一次玉瑩為了救孫白楊不惜放棄自己的前途。福雅和爾淳為之感動,爾淳找到福雅讓她幫助玉瑩和孫白楊見面,了卻兩人的心愿,也可以讓自己死心。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玉瑩向孫白楊訴說著自己的思念之情。

你就是這樣,有話也不說出來,為什麼不讓我知道呢?原本我從來不會為他人設想,但是因為你,你讓我毀了我的前途。你知不知道你讓我很痛苦啊,本來我決心斬斷所有和你的關系,甚至你畫的畫我也燒掉了。我以為這樣我就可以忘記你,可是還是不行,結果我還是來了這里。

此時的孫白楊不想再犯錯,想逃避玉瑩。玉瑩從后面抱住孫白楊,乞求他不要走。孫白楊再也無法壓抑自己的感情,與玉瑩春宵一夜。

那一夜孫白楊和玉瑩雖互通心意。可對玉瑩來說一半是真情,一半是利用。

此時的她雖然只是被罰閉門思過,可皇帝不發話,她就永遠不能出去,將來只能獨守空帷。唯一的方法就是她懷有龍種。

一個月后,玉瑩如愿懷孕。她找到孫白楊,告訴他,這是他的孩子。讓孫白楊將懷孕的日子由一個月改成兩個月。偽裝成兩個月前侍寢的時候懷上的。

如果大人不肯幫玉瑩說這個謊話,那你我還有腹中這個小孩的事就會被人揭穿。大人是否忍心?這一切就由大人決定

孫白楊為了避免東窗事發,牽連自己滿門抄斬。只好應了玉瑩的要求,將懷孕的日子改成兩個月。

結局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何況妃嬪一旦懷有龍種便會成為后宮的眾矢之的。皇后得知玉瑩懷孕后便想聯合孫清華將其除掉。后來又從玉瑩的貼身丫鬟那得知玉瑩懷的龍胎有疑點,直接將此事告訴了皇上。

此時的皇帝正在為天理教的事煩惱,直接將她趕走。皇后急于除掉玉瑩卻忽略了皇帝是一個男人,是要面子的。就算被綠了也只能偷偷處決,怎麼可以弄得人盡皆知。

天理教即將攻入皇宮,皇帝見形式不妙,早早溜走避難。皇后則準備趁著天理教作亂,除掉玉瑩、爾淳等眼中釘。

孫白楊不愿見玉瑩留在皇宮白白送死,準備帶她離開。而玉瑩擔心自己走后連累家人,執意留在宮中。兩人拉扯之際,皇后的人將四處的門窗牢牢釘死,然后放了一把火。

大火包圍了整間房子,孫白楊自知命不久矣。臨死之前他只想得到一個答案,那一夜玉瑩對他是否真心。玉瑩用一個吻給了他答案。大火中,兩個有情人不懼生死,緊緊地抱在了一起。這對他們來說,或許是最好的結局。

孫白楊一生紅粉知己無數,爾淳、福雅、香浮、皓雪等女子都愿意拿命愛他。可他偏偏愛上了處處利用他的玉瑩,辜負了家中日日等待他的妻子,最后為愛殞命。玉瑩自從進宮便處處算計,哪怕是深愛自己的男人,最后作繭自縛。對于他們只能感嘆一句,孽緣。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