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步步驚心》:若曦放棄八爺選擇四爺,不只是為了保命

寂寂花時閉院門, 美人相並立瓊軒。大家好,我是許多多,來這裏,帶你一起探索深宮奧秘,談論不同人生!

十四帶著先帝指婚的圣旨昂首挺胸地去見了四爺,讓他給自己和若曦賜婚。這道圣旨是先遞給十四在西北立下戰功的獎勵,但十四那會兒不想逼迫若曦,便一直沒將這道圣旨拿出來。如今若曦想要出宮,他只能用這個法子將她帶出來。

十四雖然跪在地上,但那得意的小表情著實欠揍。四爺看著呈上來的圣旨,緊鎖眉頭,這道旨意他不想成全,又不能不成全,只能暫且押后再議,拖延時間。但這又能拖延多久呢?

十三怎麼都沒想到,他幫助西傳了句話,十四就拿出了一道賜婚圣旨,連忙跑去問若曦到底是何緣由。若曦在消息傳來的時候就明白了其中的內情,雖然他一開始也不知道十字有圣旨,只以為他有辦法讓自己出宮,不過就算是賜婚,若曦也是情愿的,反正以兩人的情分,無非就是做表面夫妻,相信只要他不愿意,十四根本不會為難他。

十三覺得四爺不可能會死。張若曦離開,他能讓八爺休了,明慧自然也能找到理由拒絕這樁四婚,若能把這道一戰。那其他一張。若曦,若曦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十三阻止,他說的其他一招便是指的那個傳位遺詔。如果四爺不遵從四婚,那麼便是不將先帝的遺詔放在眼里,那麼他傳位的那個詔書,其他人也可以找理由說成是偽造。

橫在若曦和四爺之間的不是那道遺詔,而是玉潭的死,十三爺被幽禁,四爺隱退時的小心翼翼,這些才是造成兩人回不到從前的原因。而賜婚詔書是將這一切擺在明面上的影子,若曦只有離開皇宮,離開四野,才能遮掩出兩人之間的裂痕。十四十三這才明白,兩人之間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如果他早知道會造成這樣的結果,也許不會輕易幫若曦傳遞消息,但思考過后,也許還會有同樣的選擇吧。

現在四爺和若曦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十三爺見完若曦后便去找四爺請罪。也許真的不屬于這里,難道他就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嗎?若曦將紙漿穿越的秘密告訴過四爺和十三,這會兒兩人說到這里,突然意識到也許若曦說的是真的,但那又如何?四爺不想對若曦放手,愛是放手和成全,賜婚之事沒了,后續一直被無限押后,大爺不想若曦也向若蘭一樣,最終不得自由,郁郁寡歡而死,并再一次義正之后提出有事要私下稟報給四爺。

十三在一旁聽著,心中有了猜測,但還是跟著朝臣一起退了下去,并未出言阻止,因為出宮也許對若曦來說是最好的歸宿傳遞。今日想同黃兄坦白當年和若曦的一段,大爺跟四爺描述了與若溪的曾經,他與若曦定情于一起出賽的行為,他們相擁相吻,有過山盟海誓。大爺不顧四爺的暴怒,將曾經的一切描述得十分詳盡,卻沒有提及他們分開,只是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逼迫四爺徹底對若曦放手,也可以狠狠的打擊一番四爺,在他心口上插上兩把刀子,也好讓四爺體會一下失去摯愛的痛苦。

八爺對若曦依舊友情,但這不再拘泥于男女之情,更多的是一種為他設身處地的考量。四爺強忍著怒火讓八爺退下,在怒吼著將桌上的奏折掃落在地,轉頭便找上了若曦,他知道若曦與那幾個阿哥關系好,也看得出八爺對若曦友情,但她一直都不知道兩人曾經有過一段過往,就算四爺能夠容忍若溪的曾經,但兩人曾經互相承諾過絕不會欺瞞對方,四爺在毫無權勢時能夠將自己。

對皇位的野心告知若曦,若曦卻一直未曾將與八爺的事情向四爺坦白。而且在四爺登上帝位以來,若曦一直都千方百計地為八爺開脫,總是表現出對八爺十分在乎。從前四爺還可以自欺欺人的江若曦對八爺的關心是因著若蘭的緣故,但他倆的往事被提及,四爺的憤怒可想而知。

一直以來,被欺騙以及若曦對八爺的關心才是四爺最為憤怒的原因。我唯一怕的就是你離開我。四爺終究還是將若曦賜給了十四做側福晉,但不準行大婚之禮。他看著若曦離去的馬車,伸手抓住了身后的辮子,潸然落淚。既然若曦想要自由,那他選擇成全,可他不知道這一別就是永遠。若曦終于得償所愿。十三送若曦出城,剛到城外就見到八爺牽馬在一旁等候,他是來給若曦送行的。十三看向若曦。她遲疑了一下,還是下車走了過去。他行了一個最標準的禮,向八爺道,解就是解,他能來送別也是解,他跟四爺說的那些話成全了自己出宮的愿望。

不過八爺并未承認他的耳后已經有了白發,他像若曦坦言那番言論有自己的私心,又勸若曦放寬心,善待自己,不要再多思多慮,沉溺在過往,保重自己的身體才最要緊。既然已經決定要離開,那麼就斬斷宮中的一切,去了十四的府中便是一次新生,更應該好好珍惜,此生已盡。

沒什麼好處,十四爺與八爺的那個誤會也許一直都沒解開吧。若曦將八爺勸慰他的那些話都記在了心里,轉身離開時還是忍不住抱住八爺。這一個擁抱無關男女之情,而是一個鄭重的告別,因為她知道,以自己的身體,也許這一生都不會再有見面的機會了,都忘記十三件。若曦又被感動哭,以為她還不知道吧爺對四爺說的那番話。

在他看來,如果不是八爺的那些話,也許四爺不會同意若曦離開。若曦卻告訴他,八爺這是為了讓四爺徹底放手,還是那個重情重義地發現送君千里,終須一別?終于到了若曦與十三告別的時刻,這是兩人最后一次一同飲酒,喝完這一壺酒,兩人便就此別過。

承歡看著若曦轉身離開,連忙起身。抱住他,挽留若曦,叮囑她在每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時要給一位姑姑磕頭祭拜。這件事除了四爺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因為若曦說的這位姑姑就是女巫,她死在了那個冬天,可惜十三一直都不知道,還以為是虛無,只是去了江南,仍舊好好的活在世上。若惜福在小河肩上不顧成婚的哭喊,往遵義而去,她終于離開了這個帶給她滿身傷痛的紫禁城。

含情欲說宮中事, 鹦鹉前頭不敢言。宮廷裏有太多的禁锢,但是這裏沒有,歡迎評論區和多多一起暢所欲言,別忘記點贊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