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槿汐極力慫恿甄嬛和果郡王私通,是為了完成果郡王布置的任務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一日,甄嬛和浣碧一同去看望舒太妃。舒太妃得到消息,自然是通知了果郡王,好再次為果郡王創造機會。在探望的時候,舒太妃就說,她想再一次聽聽長相思和長相守的合奏,而果郡王「正好」帶著長相守。

甄嬛原本是不想合奏的,但是禁不住舒太妃的再三請求,還讓甄嬛可憐可憐她這個未亡人的心愿。如此盛情邀請之下,甄嬛不好拒絕,就與果郡王合奏了一曲。

合奏完之后,舒太妃就說,你們倆倒是心意相通,合奏的時候心有靈犀,彼此知曉,要不然哪有相思相守的韻味?其實舒太妃這話非常不恰當。她和先帝康熙,一個皇帝,一個寵妃,可以說是相思相守。

但是甄嬛和果郡王,一個廢妃,一個郡王,這時候談戀愛就是私通,置當今皇上的尊嚴于何地?又何來相思相守的韻味?就算把甄嬛類比成舒太妃,但是也不能把果郡王類比成先帝吧,這不是擺明了僭越嗎?所以舒太妃最后也說:是我說的高興,忘了分寸了。

從安棲觀回凌云峰的路上,果郡王再次對甄嬛展開強烈的攻勢。

果郡王說:以前你是皇上的女人,現在已是自由之身。所以我說的不是和你玩笑,是真心話。

就算以前沒有察覺到果郡王的野心,我也不是很贊成果嬛戀。

因為我覺得這段戀情有個前提,果郡王身為臣弟,對于自己的皇兄,缺乏最基本的尊重。

在甄嬛還是皇上寵妃的時候,他就多次撩撥騷擾,以甄嬛的藍顏知己自居。

這事不要說發生在君臣分明的古代,就是發生在自由戀愛的現代,一個小叔子一直瞞著哥哥,在背地里偷偷摸摸的調戲嫂子,而表面上又對哥哥做出很恭謹的樣子,一直說嫂子多麼多麼好,難怪哥哥那麼愛嫂子,背地里卻小動作不斷,你說,你作為一個外人看到這所有的過程,你會對果郡王這個人有好印象嗎?

難道一個人對愛情的忠貞,要建立在陽奉陰違,對親情的背叛上?

這是侮辱了親情,也是侮辱了愛情。

況且,這里果郡王對甄嬛說她此時已經是「自由之身」,純屬無稽之談。這話你怎麼不去當面對皇上說,看看他有什麼反應?

甄嬛出宮修行,是因為甄嬛因為純元替身事件,對皇上的愛情絕望,不愿意再承寵了。可不代表甄嬛出宮以后可以和別的男人私定終身。特別不可能和皇上的親弟弟有什麼糾葛。

果郡王對甄嬛的愛情老是要脫離他具體身處的那個身份和環境,讓甄嬛不要考慮她是皇上的廢妃,不要考慮他郡王的身份,可這些現實條件是不考慮就會消失的嗎?

皇上要是發現你們的私情,是你們不考慮現實條件,只一味強調我們是真愛就可以免死的嗎?我想稍微有點理智的人,都無法被果郡王的這套話術給說服。所以果郡王才需要人為制造「火燒眉毛,且顧眼下」的局面。

甄嬛回到凌云峰之后,一直悶悶不樂。明明知道她和果郡王的戀情沒有好結果,她也明確拒絕了,但她還是放不下。誰知晚上睡覺的時候,甄嬛睡在禪房里,受到了山上野貓的攻擊。我仔細看了這段,野貓并沒有攻擊禪房里的人,只是在房間里竄來竄去。

但是甄嬛以前被貓傷過,看見野貓就害怕,所以這次也被嚇得不輕。表面上看來,好似是溫實初送的相思雀引來了野貓,但是結合上下劇情就可以看出,每次當甄嬛由于理智拒絕果郡王的表白之后,總是會發生一些意外情況,告訴甄嬛,理智不重要,或是理智也救不了你,現在這種火燒眉毛的情況,緊緊抱住果郡王的大腿才是上策。

何況這個時候,崔槿汐還不忘奚落一下溫實初的好意。

她先是感謝果郡王:要不是王爺相救,剛才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真是把奴婢嚇壞了。

然后又埋怨溫實初:說起來真是溫大人,好心辦了壞事。

但說實在,從開始到結束,對甄嬛幫助最大的,還是溫實初,很多時候,真是連身家性命都不要了。

而果郡王,他只是人設立的好,身份形象比較拉風而已,他多次對甄嬛的撩撥,對甄嬛來說,都是很危險的。

自趕貓那晚甄嬛才知道,果郡王夜夜在門外守著。但就現實而言,這是萬萬不可能持久的。他畢竟是王爺之尊,能在一個廢妃的禪房門前守多久?

他只是打造一個癡情不渝的人設,然后等著甄嬛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的那一剎那。又是一個雷雨天,而觀眾都知道,甄嬛是最怕打雷的。果郡王在禪房外面守夜,還吹起了長相守。這個時候,終于輪到崔槿汐登場了。

老讀者都知道,我寫《甄嬛傳》的品評已經有四五年了。有很多讀者不止一次的在后臺問我:為什麼崔槿汐要在那晚說火燒眉毛,且顧眼下這種話,為什麼她一個廢妃的丫鬟,要慫恿甄嬛去接受果郡王的禁忌之愛?

她不怕掉腦袋嗎?她這麼說的動機到底是什麼?我從來沒有回答過。雖然我寫過很多篇細品《甄嬛傳》,但是我從來不會為了流量胡編亂湊,說一些我自己也無法認同的論調。包括我寫了那麼多《甄嬛傳》人物的賞析,我卻從來沒有系統的分析過果郡王和崔槿汐的性格。

要說,他們兩個的戲份在《甄嬛傳》中是極其重要的,但我以前就是摸不透,這兩人的性格內核到底是什麼(所以我也不會亂寫)。我不明白果郡王為啥愛的甄嬛要死要活,明明是極聰明的一個人,碰見甄嬛就好似腦子成了糨糊。

我不明白崔槿汐為何要犧牲自己的核心利益幫助甄嬛回宮,她根本不像流朱和浣碧那樣和甄嬛有過深的交情,為什麼要如此犧牲自我,這不符合人性。

今天我終于明白了。以前我不明白,是因為我沒有搞清楚果郡王和崔槿汐的核心利益是什麼?

但是,如果你把果郡王追求甄嬛就是要利用她對皇上的影響力,崔槿汐輔佐甄嬛就是為了完成果郡王的任務,他們做什麼事,說什麼話的一切動機都豁然開朗。

崔槿汐現在說:誰知道以后會是什麼樣的,都是火燒眉毛,且顧眼下,今時今日遂了自己的心愿,讓自己高興才是最好的。因為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攻克甄嬛心理防線的良機。果郡王曾經多次表白,但是理智而現實的甄嬛總是能守住最后一絲底線。

所以他們選擇了甄嬛心理最脆弱,最害怕的雷雨天,讓果郡王的長相守來烘染氣氛,再讓崔槿汐這個甄嬛的「心腹」在最關鍵的時候推一把,說一些且顧眼下,一響貪歡的慫恿的話,他們知道,只要甄嬛肯邁出去這一步,以后的進退取舍,可就由不了她了。

果然,甄嬛的心理防線真的被攻破了。說句心里話,她能堅持到這麼久已經算是意志堅定了,可意志再堅定的人,也有心理破防的那一刻。得到甄嬛表白的果郡王激動非常:可你最怕打雷閃電了。Emmmmmm……,你咋知道的?

甄嬛最怕打雷閃電應該只有流朱浣碧和崔槿汐這幾個貼身侍婢才知道(怕貓也是),難道事崔槿汐告訴你的?果郡王一直在偷偷摸摸私下探聽甄嬛的喜忌,就是為了利用甄嬛的弱點,一舉占領甄嬛的心房。

別說甄嬛,換了世上其他任何一個女人,碰上這樣縝密的計劃,也都很難逃脫。果郡王最后對甄嬛說:你知不知道,得到你我有多高興。我要立即告訴額娘,他兒子得到這個世界上他最想得到的人。

Emmmmmm……,為什麼不是最愛的女人,或是唯一愛的女人?而是「最想得到的人」。也許果郡王最愛的是皇位,而不是具體哪個女人,誰知道呢?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