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端妃替皇上背了那麼大一口鍋在身上,她為什麼不恨皇上?

若說整個后宮對皇上最好的人,端妃應該位于榜首。

華妃對皇上好,因為有皇上的寵愛做依托,自己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皇后對皇上好,因為有相應的地位做支撐,又有太后的偏袒,皇上再怎麼也不能冷落了中宮;

甄嬛對皇上好,因為兩情相悅,皇上和甄嬛同頻,無論是物質上,還是精神上,甄嬛的付出都能得到回報。

而端妃,替皇上背了那麼大一口黑鍋在身上,被皇上連累的生不如死。可是到頭來,最關心皇上的竟然是端妃。

皇后和華妃都只是從飲食上討好皇上,這沒什麼稀奇的地方,畢竟討好別人的胃是最能表達對他人關切之情的手段。

而端妃竟然能注意到皇上干裂的嘴角,在皇上病危之際,還能提醒甄嬛,要慢條斯理地告訴皇上妃嬪私通的消息,不要刺激皇上。

年少的時候看到這里,總以為這大概就是真愛的表現吧。不管對方待自己如何,自己仍能始終如一。

可是成家后,讀到楊絳先生的一段話,自己的這種想法突然轉變了。

楊絳說:一見鐘情不過是見色起意,日久生情不過是權衡利弊。愛情這東西始于顏值、陷于才華、忠于肉體、迷于聲音,最后折于物質、敗于現實。

那麼端妃不恨皇上,是不是敗于現實的無奈選擇呢?

理智上恨不起

皇后口口聲聲說她多想恨皇上,可是她做不到啊!

她為什麼做不到呢?

皇后對皇上細致周到、委曲求全,皇上對她還只是恭敬。如果皇后再恨皇上,那麼皇上對她就只剩冷淡甚至厭惡了。

從而皇后這個寶座就有易主的風險了,這是皇后最不能接受的。

所以她滿心滿眼地要把三阿哥這個傀儡扶持上位,也是為了她能繼續控制權力這枚大旗,繼續享受權力帶來的快感。

與其說是她不能恨皇上,不如說是她不敢恨皇上。

那麼端妃和皇后的情況差不多。

從端妃一眼相中甄嬛這個幫手來看,可以確定她是一個成熟的工具人,她不是真正的安于現狀、與世無爭。

為什麼說她成熟呢?

整部《甄嬛傳》,讀書最多的要數甄嬛。但凡有閑暇,甄嬛必是手持一卷書,端坐軒窗前。

那種嫻靜安逸的畫面,讓人心向往之。

而對于其他妃嬪的描繪,就多姿多彩了。

皇后練字、華妃上妝、敬妃做衣服、齊妃溜骰子、曹貴人哄孩子、欣常在交友、聊八卦……

除了甄嬛,給看書鏡頭的也就只有端妃了。

皇上對蘇培盛和槿汐搭伙過日子的舉動不知如何裁奪,于是來向端妃問意見。

鏡頭給到端妃,就是端妃捧著一本《孟子》在讀。

雖然這個鏡頭有端妃故意安排的嫌疑,但當皇上直接拋出問題,問她如何處置為好的時候,端妃說道:「皇上可曾聽說過一句話:‘不癡不聾,不做家翁!’」

「不癡不聾,不做家翁」出自《資治通鑒》,意思是作為一家之主,對下輩的過失要能裝糊涂。

若說孔孟類的書籍是必修課,教人知書達理、尊師重孝。就如眉莊同她母親演練入宮的場景時,她母親問:「若是皇上、太后問你讀過什麼書呢?」

眉莊不假思索地回答:「《詩經》、《孟子》、《左傳》……」

可見大家閨秀學習的東西也就是孔孟之道。

可端妃竟然熟讀《資治通鑒》,金句張口就來,那可是一部細致入微描寫智謀、兵法、心理、做人的書籍,曾國藩也曾向他的幕僚強烈安利過。

既然是謀心的,那麼就說明端妃深知人性。

大道相通,夫妻相處之道和君臣相處之道能有什麼區別?不過是依附皇上,來獲取自己應得的利益。

既然端妃日常打發時間的方式是看《資治通鑒》之類的書籍,那就說明她比敬妃有見地,所以說她成熟。

而敬妃要麼數磚,要麼養龜,要麼就是做小孩子的衣服……

雖然無害,但卻有些低頻。

端妃做不到與仇恨和解,當然也沒有人能輕易做得到。

至于「憎恨別人是愚蠢的行為,是對自己的二次傷害」這樣的話,無非是經過包裝的雞湯。

對于讓自己失去生育能力的華妃,端妃恨極了她,時刻想著報復華妃,所以她這麼多年拖著病軀,沒有破罐子破摔,一格電也要撐到扳倒華妃的那一刻。

可是扳倒華妃豈是兒戲,首先自己得活著,才能有機會報仇。可是自己能活著的關鍵因素必須得靠著皇上的庇護。

因為端妃替皇上背了鍋,皇上對她十分歉疚,所以一登基便晉她為妃,作為彌補,也是為了她能好過點。

皇上對端妃本就無寵、無愛,要不然端妃這麼多年也不會一直未孕。

雖然后來因為華妃灌下去的紅花,客觀原因上端妃懷不了孕。可是端妃入王府很早,還見過純元。那個時候皇上的妃子并不多,端妃也未能得寵。

好容易因為皇上的歉疚,皇上能對自己恭敬有加了,自己的地位才能稍有提升。

端妃若是再恨皇上,那這僅存的恭敬也沒有了,自己活著都成了問題,談何報仇雪恨呢?!

所以端妃對皇上的愛不過是權衡利弊后的結果,因為她是個成熟的工具人,懂得進退、知道如何取舍。

甄嬛、眉莊在這一點上就差了些,為了恨而放棄恩寵富貴,雖然保留了傲骨,但卻是不成熟的行為。

情感上不想恨

婚姻是一座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進來。

戀愛的人,寧可私奔,冒著與父母斷絕關系的風險,也要守護自己的愛情。

可是一旦跨入婚姻的大門,就追悔莫及,甚至想方設法地逃離這個枷鎖,換取自由。

人就是這麼矛盾。

想來端妃也受困于圍城思想。

多少王孫并士女,綺羅叢里盡懷春。

就如甄嬛,明明不確定皇上的身份,因為皇上的幾句關心,幾句對風景的評價,也要違背禮制赴約私會。

荷爾蒙一分泌,干柴烈火,情難自抑。

哪個少女不希望能得一心人,白頭不分離,像甄嬛說的那樣,這是多少世間女子企盼的夢。

端妃雖然嫁入帝王家,肯定也是希望夫妻和順、恩愛一生的。

無奈,顏值不夠,實實在在地成了工具人,一開始便被皇上供奉在家族的體面上,成了那個端莊賢達的符號。

是啊,端妃就是個符號,一個可以光耀家族門楣、卻得不到幸福的符號。

原著里說端妃是最早入王府的人,比皇后還早。占據著這麼有利的條件,端妃仍然不得寵。

同華妃一樣,端妃也是將門之女,入宮無非是為了政治聯姻。

皇上既要利用你,又得防著你。

可是端妃沒有華妃的美貌,誘惑不了皇上,最后就被皇上徹底地利用了。

皇后也有點這個意思,她那不得已的賢惠,她那母儀天下的偽裝,都不過是換取名利地位、家族體面的條件。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端妃畢竟也是從少女過來的,自己雖然是個工具人,可是也有七情六欲。

沒有得到過愛,那就會深深地羨慕被愛的感覺。

她又不像甄嬛那樣離經叛道,可以有備胎選擇。

既然自己已經被貼上了端莊的標簽,那自己就得時刻進行著行為管理,不能越雷池半步。

那麼端妃所能企盼的就是皇上的愛,即便是沒有希望,自己也不能絕望。

一旦絕望,就是萬丈深淵,就得像敬妃一樣數磚、養龜度日。

因為沒得過寵,所以就萬分希望受寵。因為沒寵,就不會知道失寵是什麼滋味。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心理沒有落差,也就不存在失望。

像皇后、甄嬛、華妃、眉莊……

都是接受不了從繁花似錦到冷落平素的心里落差,所以恨這個、怨那個。

而端妃守著一份絕望中的希望,因為皇上一個捏肩的舉動,都會心動不已。

反之如甄嬛,因為得到過,那麼對于皇上后來熾熱的愛,也就無動于衷了,甚至是厭惡和憎恨。

總之,端妃不恨皇上,是因為不能恨和不想恨,不過是敗于現實的選擇。至于是不是真愛,還未可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