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步步驚心》中最可憐的女子,把三樣全占了,卻成了莫逆之交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常聽人們說,知己難求,知音難覓,紅顏難遇。人生幾十年,能夠有一個知心人,那便是天大的幸運。但在《步步驚心》中,卻有這樣一個人,把三樣全占了,那便是綠蕪。

在故事中,郭珍霓飾演的綠蕪可以說是別有一番風情,她雖然是青樓女子,但舉手投足之間盡顯文人雅士的氣質。綠蕪無疑是一個可憐的女子,在那個封建王朝,一個好好的姑娘家淪落到青樓這種風光地,哪怕是賣藝不賣身,那也是要被無數人詬病。

但偏偏是這樣的女子,卻跟瀟灑不羈的十三爺成為莫逆之交,這樣的感情想要被認同,那必然是需要經歷重重的考驗。這種考驗并非是在當事人之間的跋涉,而是需要兩個人共同去面對外界的磨難。

綠蕪和老十三最大的磨難,便是綠蕪的身份。綠蕪家道中落,能夠活下來已經非常不易。淪落到煙花巷柳,顯然是迫不得已。不管是在哪一個年代,只要一個女人淪落風塵,那就是一輩子的恥辱柱。綠蕪便是如此,故事中,綠蕪、若曦、十三爺和十四爺去客棧吃飯,哪怕在天子腳下,還是有人當面戳穿綠蕪的身份,嘲笑她一個戲子,竟然賣藝不賣身。當了妓女還要立牌坊,話里話外,盡是羞辱。那個時候的綠蕪是怎麼樣的呢,她低著頭,抿著嘴唇,看似風平浪靜,不作任何反擊。直到若曦大罵出口,那人還當眾羞辱若曦,十四爺這才出手相助時,綠蕪的臉上才有過幾分落寞。

當然了,這份落寞是因為連累了若曦,綠蕪知道若曦將自己的當做好友,但越是如此,她便越是不想若曦因為自己受人非議。而另一層,當十四爺維護若曦的那一刻,她才明白,自己始終是被人看低了,不是所有人都能接納她。除了若曦和十三爺,哪怕像十四爺那樣并未出口傷人,但他內心始終是默認這樣的行為。人的反應并不會騙人,若曦被羞辱時,十四爺的第一反應就是維護,那是因為他心里眼里,若曦就是一個好女孩。

由此可見,綠蕪的身份已經不是偏見,而是一個無法剝離的恥辱柱。哪怕綠蕪的身邊有阿哥,有格格,有這麼多權力加身的貴人,但也無法逃脫別人的指責。我們也不難想象,綠蕪從小到大,受盡了多少人的冷眼。在這樣不公平的環境下,人想要有一個足夠平和的心態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人人都能吐口水,綠蕪是真的不在意嗎?或許在很早以前,綠蕪就想過反抗,她想反抗命運,更想反抗自己身處之地,想反抗所有的強迫與無奈,但結果呢,一介女子能夠保留清白已是極致。綠蕪的選擇很簡單,她不愿意同流合污,但沒有能力真正做到抽身離開。

綠蕪就是一個深陷泥潭而無法自救的女人,她憋著最后一口氣,只是為了還自己最后一點清白。綠蕪就是在這樣一種擰巴的環境中長大的。沒有人比綠蕪更明白老十三那一句「綠蕪,你也想要自由吧?」的價值和意義。老十三和若曦喝完酒,綠蕪看著老十三,幾乎是用呢喃的聲音嘆息「誰不想要自由呢?」從某些程度來說,若曦,老十三和綠蕪能夠成為莫逆之交,是因為他們三個人都有著同樣的向往。

綠蕪我們不再贅述,若曦從現代穿越到大清,自然更是想要逃離。但老十三不同,老十三是土生土長的大清朝人,是皇子,是紫禁城的人上人。他從小就吃最好的,穿最好的,一聲令下,還有什麼不滿意的?但老十三不是這樣的人。

若曦從現代而來,她身上有許多先進的思想,她認為女人要獨立,人人都該自主平等,所謂的權力都是枷鎖等等。若曦的思想其實并非被大家所接納。就拿若蘭來說,若曦和若蘭是血緣至親的姐妹,若曦希望若蘭能夠為了自己而活,不要困于八爺的后宅。若曦這一番話幾乎是引起了軒然大波,若蘭不僅沒有聽進去,甚至覺得若曦大逆不道。

而十三爺呢,月下暢想時,若曦向十三爺分享了現代的許多規則,包括人人平等的大學聯考,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追求幸福和自由的途徑。那個時候的十三爺雖然覺得若曦的想法有些「出格」,但是他卻并沒有表示一種「否決」。從某些角度來說,老十三是一個十分包容的人,這樣一個內心有一片汪洋大海的男人,很難在紫禁城這個寸步難行的地方感到快樂。究其內核,十三爺甚至不是向往自由,他甚至想要打破封建的枷鎖。而這樣的思想,在大清非常超前,如果不是若曦,他根本無法找到共鳴。

所以老十三的處世態度就是「擺爛」。老十三跟綠蕪是非常相似的。綠蕪面對別人的譴責,也是擺爛。綠蕪可以無動于衷,也可以笑意相迎。綠蕪從來沒有真正認可過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她甚至不在意那些風言風語。綠蕪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她更清楚自己該有怎麼樣的底線。十三爺也是如此,他站得越高,便對這個世界越是疲憊。他知道一個人無法改變,所以也不奢求得到別人的認同。人人都說十三爺放蕩不羈,跟一個青樓女子廝混,但只有真正了解老十三的人知道,他是怎樣的重情重義。

十三爺能夠成為了四爺的友軍,他從來就不代表懦弱。但十三爺并沒有太多的戾氣,這也注定了他無法成為一個大殺四方的將軍。在這樣的背景下,十三爺只能珍惜自己身邊擁有的人,而這個人哪怕是一個輕賤的女子,他也異常珍重。十三和綠蕪的感情正是緣起于此,但也只能到此為止。想來如果不是十三爺頂了四爺的罪過,綠蕪永遠都不會真的跟十三爺在一起。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這樣一種情感,你好的時候,我愿意看著你高高掛起。而你跌落云潭,我才愿意跟你一起沉淪。

十三爺被迫接為四爺頂罪這件事,其實是十三爺和綠蕪感情的轉折點。從表面看,綠蕪和老十三是云泥之別,一個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一個是青樓柵欄漂泊的女子。這兩個人屬實不應該走到一塊去。可事發之后,人人自危,沒有人愿意為老十三出頭,更沒有人真的愿意跟老十三一起承擔苦難。綠蕪卻做到了,她跪在雍親王府門口,苦苦求著四爺能夠讓她再見一面老十三,如果是幽禁,她愿意陪著老十三度過最后的時光。養蜂夾道我們都知道,那無異于是一個牢籠。綠蕪哪怕在外漂泊,可好歹,她還是一個自由身。但凡進了那種地方,這輩子都別想出來了。

但綠蕪還是做了,她不僅求四爺,還求若曦。若曦不忍十三一個人孤零零地關上十余年,也不忍心綠蕪苦苦哀求而不得。若曦向康熙帝求情,康熙罰她在雨中跪了十二個時辰。而后十四爺繼續求情,幾位阿哥連連跪地,這才換來了綠蕪的心想事成。綠蕪實現了自己的愿望,那一份不能同生,但求共死的心,不會有任何作假。綠蕪去了,她為十三爺生下了一個女兒,陪著他度過了人生最艱難的歲月。

能夠和心上人在一起,綠蕪也是因禍得福。但雍正登基,十三爺換得自由身,這兩個人本該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但仍然堵不住悠悠之口。人人都說,十三阿哥娶了個青樓女子,大家也只知道那女子風塵,卻忽略了那個女子為十三爺付出了自己所有的青春。綠蕪從不后悔,但是她也還是那個綠蕪,她不想拖累別人,若曦是如此,十三爺也是如此。現如今,綠蕪還有了女兒。沒有人比她更清楚,毀掉一個女人的清白,會對一個女人造成多厚重的影響。

十三福晉那一句「你不想承歡淪落你的下場吧?」這一句無疑是擊中了綠蕪內心最柔弱的地方。綠蕪選擇了離開,再也不愿意回來。投身湖海之中,或許是綠蕪最后的「自由」,這一刻,她終于做回了自己,也正如綠蕪自己所說:賤妾綠蕪,浙江烏程人氏。本系閨閣幼質,生于良家,長于淑室;每學圣賢,常伴馨香。祖上亦曾高樓連苑,金玉為堂;綠柳拂檻,紅渠生池。然而人生無常,命由乃衍;一朝風雨,大廈忽傾!

一朝風雨,大廈忽傾!綠蕪她堅持得太久了,真的累了,這輩子她不后悔,下輩子,希望還能跟十三爺和若曦一起喝酒,大口吃肉,成為真正的自由人。綠蕪,這一天已經來了。

~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