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不溫婉,不清高,又颯又辣的穎妃,她才是人間清醒

寂寂花時閉院門, 美人相並立瓊軒。大家好,我是許多多,來這裏,帶你一起探索深宮奧秘,談論不同人生!

雖然三年一次的選秀是祖宗成例,可是皇帝登基后一直將心思放在前朝,又有從宮女或各府選取女子為嬪妃的途徑,所以一直未曾選過秀。如今以太后六旬萬壽之名,選取秀女侍奉宮中,而最終納入后宮的不過四人——巡撫鄂舜之女西林覺羅氏為禧常在,都統納親之女巴林氏為穎貴人,拜唐阿佛音之女林氏為恭常在,德穆齊塞音察克之女拜爾果斯氏為恪常在。

皇帝特意叮囑皇后,穎貴人和恪常在是蒙古親貴之女,布置上要格外有些蒙古的風味。

新人入宮,皇帝頗為垂愛,尤其那位穎貴人杏眼櫻口,臉若粉雪,年輕嬌憨又帶著幾分潑辣爽利,格外得皇帝喜歡,近新年時便封了穎嬪。

穎嬪巴林氏最大的優點是掂得出自己份量,也掂得出別人份量。

不同于電視劇,原著中的巴林氏從來不屬于皇后黨,她也不走溫婉路線。

巴林氏盛寵之時,恰逢如懿皇后初孕,為了讓眾人以為她懷的是公主,頓頓吃辣,于是這位新寵就敢在背后取笑——好容易懷上了孩子,不過是個公主,有什麼趣兒……

一個嬪位,背后取笑皇后,是為不謹慎。但巴林氏也僅僅些微不謹慎而已,因為她靠譜的娘家讓她有底氣無須過于謹小慎微。

巴林氏相當于現代家境優異的女孩子,她不大有謙讓的意識,但也沒有咄咄逼人的算計和侵略性,在她們那個小團體,巴林氏這樣的女孩子,往往成為大姐頭。

巴林氏在后宮幾十年,并不曾有過太激烈的言行,仔細數來,不過兩次。

一次是寒香見入宮,除了海蘭目光淡然,闔宮后妃幾乎都發出一聲沉重的嘆息,魏嬿婉是哀鳴般的悲絕,連年歲已長的蘇綠筠都微有妒色,自慚形穢。

等到皇帝下旨,寒香見賜居承乾宮,為承乾宮主位。蘇綠筠驚得失色,壓抑著咳嗽只敢低著頭絞絹子,忻妃求助似的望著如懿,魏嬿婉又驚又怒,死死按捺住。連太后也是忍住,默默數著念珠。

巴林氏大部族混出來的經驗,讓她知道這場合,絕不宜當著皇帝的面表示不滿,可同樣是大部族混出來的聰慧,讓她警覺到寒氏入宮之日,即是六宮失寵之時。

因此巴林氏雖然一臉氣恨難耐,也只是默然垂首。等到皇帝離開,她才吧啦吧啦跟如懿皇后聒噪:

——皇后娘娘,這種亡族克夫的妖女,怎配入宮侍候皇上?

——皇后娘娘,這種禍水,雖然沒有嫁人,但到底也是許過人家的,怎麼可以為嬪為妃呢?

——皇后娘娘,您得拿個主意啊!

可是她高估了如懿這個無用皇后,親眼看到皇帝對寒香見癡迷如此,如懿早就胸口大震,腦中一片白雪紛墜的空茫——皇后忙著傷情呢。

巴林氏太懂得反對無效即放手的道理了,所以最后因為寒香見同皇帝疏離的是如懿,絕不會是巴林氏。

第二件讓穎妃激烈了一把的事情——皇貴妃奪女。

雖然得寵多年,穎妃從未有孕,便是一同出身蒙古的妃子,也無人有生育之能。所以自小養大的璟妧不僅是穎妃的心頭肉,也代表了皇帝對蒙古嬪妃的看重。

如懿死后,后宮第一人令皇貴妃求告了皇帝后,將穎妃撫養的七公主璟妧接到了自己的永壽宮。

蒙古系妃子恭貴人見事明白,她說定是皇貴妃忌恨穎妃為翊坤宮娘娘主持喪儀,才要奪走七公主。皇貴妃這般奪女而去,不止昭顯她在宮中的權勢如日中天,更是不將蒙古放在眼里。而這一切倚仗,不過是皇帝的寵愛,兒女的依靠罷了。

這才有了下一幕「雙母奪女」大戰,面對高她兩級的令皇貴妃,穎妃毫無懼意,打量著魏嬿婉—— 我雖然是妃位,但我的背后是蒙古各部。你是皇貴妃,卻毫無根基,風雨飄搖……許多事,不在位分,不在兒女多少,而在前朝后宮,勢力交錯。這一點,你比不上我。

這一點,家世破敗的魏嬿婉確實比不上穎妃。

自此之后,以穎妃為首的蒙古嬪妃明確站到了皇貴妃的對立面。

從最初進宮的穎貴人,到后來的穎貴妃,巴林氏從來不是皇帝最寵愛的女人,但也從未失寵,甚至皇帝對她從未有過不悅之詞。

如懿死后,皇帝的寵妃是寒香見和汪芙芷,但愿意經常召來說說話的有海蘭和穎妃,前者淡然,后者爽利,能讓皇帝心意舒暢。

穎妃幾十年不倒的恩寵,固然是皇帝禮重蒙古的緣故,卻也很有她本身的緣故:

一、穎妃不似意歡那般愛玩清高,純愛有時候是負擔,在一個不太純的環境里追求純愛,皇帝玩不起。皇帝玩不起的游戲,穎妃就不玩,彼此輕松。

二、雖然有些小任性小聒噪,但穎妃很有分寸感,她就是小小地發揮一下,讓皇帝哄一哄疼一疼便作罷,絕不會像如懿一樣鬧到劍拔弩張不可收拾。

三、最重要的一點,穎妃不參與后宮派系爭斗。她剛入宮時,初孕的皇后如日中天,魏嬿婉因鹿血酒事件失寵,作為一個新人,她不曾去抱皇后大腿,作為驕傲的蒙古小公主,她也不曾主動去踐踏失寵的魏嬿婉。后來魏嬿婉復寵,在皇后黨和令妃黨的明槍暗箭中,穎妃領著蒙古眾妃置身事外安靜度日,從不在那倆貨之間結黨偏私,因此皇上也格外看重,一向厚待她們蒙古嬪妃。

咱們蒙古女子,不會欺人,但也不會由著她人欺辱——這是以穎妃為首的蒙古嬪妃的共識。

換成咱們現代術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穎妃,不囂張,不懦落,又颯又辣,低調的強硬。

含情欲說宮中事, 鹦鹉前頭不敢言。宮廷裏有太多的禁锢,但是這裏沒有,歡迎評論區和多多一起暢所欲言,別忘記點贊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