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那枚同心結,是皇上利用甄嬛的開始,果然最是無情帝王家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隨著眉莊自身弱勢的全然顯現,皇上發現她根本不是平衡后宮的人選。

于是眉莊被禁足后,皇上便想恢復華妃協理六宮的權力,用她來繼續牽制皇后。

可是甄嬛不想就這麼便宜了華妃,于是舌燦蓮花地阻止了皇上的打算,皇上也只能暫時做出妥協。

可是后宮的平衡不能被打破,皇上就想著等過一段時間安撫好了甄嬛,再議華妃復位之事。

意外的是,華妃閉門思過后仍然冒進莽撞,自己又主動添了一樁罪名。

到底是什麼罪名呢?

皇上禁足眉莊時,曾吩咐過,沒有他的旨意任何人不得探視眉莊。

而華妃偏偏枉顧皇上的旨意,竟然以整治后宮的名義想要擅闖閑月閣。

這麼明顯的圈套,華妃竟然無知無覺地鉆了進去。

就如皇上看見甄嬛閑庭信步地走過來請安時,問的那句:「你怎麼也在這兒?」

甄嬛趕緊過來解釋:「臣妾在陪敬嬪娘娘在里面說話呢。」

大晚上的,華妃剛嚷嚷完要徹查那個違抗圣旨的人,甄嬛便從容淡定地走了過來,還面帶笑容。

而一旁的華妃吃驚地問道:「你怎麼在這兒?」

再配上甄嬛那志得意滿的說詞:「否則嬪妾該在哪里呢?」

皇上看到這樣的情形,便知道華妃是上了甄嬛的當。

所以皇上有一個微怒的表情,似是在質問甄嬛:既然你在敬嬪那里,那華妃為什麼會急匆匆地趕至此地?

皇上是了解華妃的,她雖然跋扈,但卻坦率。這可能也是皇上喜歡華妃的原因之一。

而這個時候,解語花槿汐便替甄嬛圓了謊:「小主叫奴婢好找,原來是去了敬嬪娘娘那里啊。」

又在敬嬪的助攻下,華妃故意違抗圣旨的行為便落實了。還好芳若阻攔,沒能繼續擴大華妃在罪名。

所以皇上對華妃很失望:「朕以為,你閉門思過后已經改過,不想卻越發急躁。本來想復你協理六宮之權,今日看來是大可不必了。你好好回自己宮里去吧,別再生出那麼多事來。」

完了再加一劑重擊:「別再去見溫宜公主,免得教壞了朕的女兒。」

皇上的最后一句話表明他是真的生氣了。

先前華妃利用溫宜爭寵,皇上雖然知道,可因體念她沒有子嗣而原諒了她。

可她竟不知悔過,仍然頂風作案,所以皇上在敲打華妃:別以為溫宜的事我不知道,不處置你不代表我可以一直縱容你。

另外還說明,既然華妃能輕易中甄嬛的圈套,說明曹貴人和華妃已經分割了,到現在皇上是徹底相信曹貴人沒有利用溫宜爭寵,那全是華妃自己做得賠本買賣。

即便僥幸成功,也會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況且,意外殺出個端妃,甄嬛反倒毫發無傷,華妃竟自作孽地失去了曹貴人這個爪牙。

沒了曹貴人的輔佐,華妃在后宮的這一股勢力便價值甚微了。也就是說華妃在后宮里已經沒什麼政治作用了,頂多算是皇上茶余飯后的調味劑了。

為表關心,皇上走之前對甄嬛說了句:「還好,沒有牽連到你。」

甄嬛回答道:「臣妾不會自涉險境,也不愿違抗皇上的旨意。」

皇上對甄嬛說這樣的話,一來,皇上沒想到甄嬛竟然也會使用手段了,所以臉色不悅。

二來,皇上發現甄嬛可以逃得過宮里的明槍暗箭,可見甄嬛的實力不容小覷。

既然華妃的大勢已去,眉莊又是扶不起的阿斗,那麼也只有甄嬛這一股勢力可以挾制皇后了。

而皇上現在還是喜歡甄嬛的,既然要利用她,就得先做安撫和收買。

所以,皇上特意選在留宿皇后宮里的那晚,吩咐蘇培盛給甄嬛送去了同心結。

這明顯就是做給皇后看的。

既然皇上想表達同甄嬛的心心相印之情,那麼在甄嬛宮里給她豈不是安全又貼心?

當著舊愛的面,同新歡秀恩愛,這肯定不是正常的辦事邏輯。

有點欲蓋彌彰、此地無銀三百兩了的意思。

皇上這樣安排,就是想當著皇后的面,讓皇后知道自己對甄嬛的特殊眷顧,那麼皇后就會忌憚甄嬛,會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甄嬛身上。

從而后宮的平衡局面就又形成了。

特意送甄嬛同心結,還能捆住甄嬛的真心,讓甄嬛以為自己是待她不同的。那麼對她的利用,甄嬛也會不那麼容易察覺。

這一石二鳥之計用得真妙!

再來看看皇后的反應。

皇后聽聞是個同心結,表情憤憤的。

剪秋安慰皇后,讓她別生氣。

而皇后又來展示自己不得已的賢惠:「本宮有什麼好生氣的,皇上自回宮之后沒去過華妃那里吧?」

剪秋附在皇后耳邊輕說:「日常倒是常見著,只是沒讓華妃侍寢。」

這主仆二人也很有趣。

既然想說悄悄話,好歹也背著點皇上吧。

皇上雖然閉著眼睛,但難保不在偷聽。尤其是給了皇上那麼多躺在床上的鏡頭,大概皇上是聽到了皇后和剪秋的談話。

為啥這麼說呢?

皇后說她對那枚同心結不生氣,轉頭又問剪秋皇上是否還去華妃宮里。

就是說明皇后目前更敵視的還是華妃,而不是甄嬛。

華妃大勢已去,而皇上又不想要了華妃的性命,那麼只能轉移皇后的注意力。

既然同心結未起作用,那就來點更扎眼的。

所以,皇上又大張旗鼓地給甄嬛送去了那雙鑲金嵌玉、獨家定做款、步步生香蜀錦鞋。

派人送來鞋后,皇上還特意來甄嬛宮里欣賞一下自己親自監督制作的產品如何。

甄嬛雖然面上美滋滋的,可是眼睛里卻布滿了擔憂和不安。

皇上明知故問:「嬛嬛,是不是朕有什麼地方讓你不高興了?從行宮回來,你仿佛總有心事。」

皇上能不知道甄嬛的不安來自哪里嗎?還不就是因為眉莊的事,皇上也牽連了甄嬛。

甄嬛是什麼樣的人,皇上也是了解的。她并不像華妃那樣喜歡花團錦簇的物質生活,而皇上還偏偏讓她惹人妒恨。

這麼令六宮側目的厚賞,皇上明顯是在給甄嬛拉仇恨。

這種鞋遠不及那枚同心結對甄嬛的吸引力大,這樣的鞋穿著不舍得、放著心不安。

最近甄嬛本就內心忐忑,再加上這樣一雙人見人妒的寶貝,甄嬛便對皇上提出了自己的擔憂:「皇上對臣妾太好,反而臣妾會有些害怕。」

甄嬛的這種感覺是對的,當初甄嬛勸皇上不要老來她宮里,要雨露均沾,免得六宮側目。

皇上聽了她的話,便去了溜骰子的齊妃那里,說明皇上那個時候對甄嬛是真愛的。

而現在皇上偏偏把甄嬛往風口浪尖上推,是由愛轉寵的表現。

甄嬛也不傻,這麼明目張膽地拉仇恨,不知皇上居心何為,說出了自己的第六感:「嬛嬛怕四郎只是寵而已……」

皇上又來模糊概念:「寵愛、寵愛,這寵便是愛。」

甄嬛堅持刨根問底:「若是寵而不愛呢?」

皇上沒有答話,因為心虛,對一個人好,用物質收買,要比真心付出省力得多。

甄嬛覺得自己問得突兀了,只好自圓其說:「或許四郎待嬛嬛會例外一些。只要這許多的寵里面,有那麼些許愛,嬛嬛就很高興了。」

皇上最終也沒有解釋甄嬛的擔憂,只是搪塞道:「真是傻話!」

這句話皇上前幾天剛對華妃說過,故技重施,說得簡直不要太順溜。

因為這一雙夠一家普通百姓吃一輩子(大概)的奢侈美鞋,華妃到太后那里告了甄嬛一狀,太后才注意到了甄嬛。

從前麗嬪告甄嬛狀的時候,太后可沒把甄嬛放在眼里。區區一個貴人,還能翻出多大的浪來。

現在,今非昔比。

皇上送鞋,是不是說甄嬛在這后宮中也算是有一席之地了,已經形成了一股新生的力量。以后這后宮如何,與華妃是沒多大關系了。

可是,以甄嬛的認知,自然喜歡皇上那雨夜送擁抱的愛,而不是這潑天貴重的玉鞋。

前者是愛,后者大抵只是寵了。

以這雙玉鞋為分界點,以后皇上對甄嬛的愛里面是寵居多,還有權衡和算計。

這世間的事總不能兩全。

甄嬛若一直是光明磊落地活著,那就得早早地死在華妃的手下;而為了生存不得已使用了手段,卻又被皇上認定成牽制皇后的棋子。

正如茨威格所說:她那時候還太年輕,不知道命運饋贈的所有禮物,都早已在背后標好了價格。

得失必是結伴而行。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