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宮》原著:只有永娘的真心疼愛,才是小楓在宮中最大的幸福

大家好,我是可爱的許多多,記得關注我哦!帶你一起了解影视、明星的最新資訊!

小楓的18歲生辰,宮中忘了,太子忘了,連她自己都忘了,只有永娘一人記得。

這天,永娘細心地為她梳著頭,回憶起小楓剛到東宮時的場景,感慨著一晃三年就過去了,像位溫柔的母親一樣。

犀梳梳在頭髮中,很舒服。永娘的手又輕又暖,像是阿娘的手一般。她一邊替我梳著頭髮,一邊慢慢地說道:「記得那時候太子妃剛到東宮,就病得厲害,成宿成宿地燒得滾燙。太醫們又不敢隨便用藥,怕有個好歹。奴婢守在您身邊,那時候您的中原話還說得不好,夢里一直哭著要嬗子,要嬗子,后來奴婢才知道,原來嬗子就是西涼話里的阿娘。」

小楓初到宮中那年,才15歲,在這人生地不熟的上京,剛來就大病一場,是永娘和阿渡整宿地照顧著她,守在床前一勺勺喂她喝藥,永娘就像位母親一樣為小楓操碎了心。

小楓初來乍到,太子不待見她,皇上皇后也不會拿她當親人看待,宮中的其他人對她更是沒有半點真心,都是勢利眼,動不動就被人嘲笑,就連雜役的內官都敢欺負她。

只有永娘,她是真的把小楓當作了自己的孩子來教導、照顧、疼愛,給了她無盡的溫暖,這也是小楓在東宮的最幸福之處。

謹言慎行

小楓貪玩,總能成功偷溜出宮。

每次回來晚了,永娘都是急匆匆地跑過去,淚眼汪汪地跪著說: 太子妃,請賜奴婢死罪

我頂討厭人跪,我頂討厭永娘,我頂討厭人叫我太子妃,我頂討厭動不動死罪活罪。

小楓一直都天真單純,從沒有太子妃的架子,也不喜歡有人恭維她,所以她一看到永娘這副架勢就膩得慌。

畢竟是主仆關系,不管小楓對她有多隨意,也不管小楓說了多少次不要的話,永娘都從沒少過那些該有的禮節,她對小楓從來沒有過二心,不只是出于對太子妃的敬重,更是對小楓有一顆真心,她是真的擔心小楓的安危,真正地為她著想。

小楓口無遮攔,總是說一些宮中忌諱的話。

趙瑟瑟生日那天,永娘以太子妃的名義給她送一碗長壽面,卻被誣陷里面有毒,而后李承鄞跑來質問小楓,大吵一架。

永娘又開始淚眼汪汪地請求小楓恕罪: 請太子妃治奴婢死罪。

又是死罪活罪的,小楓又被永娘和下跪和請罪膩到了,她說了一句「膩死我了」,永娘就又哭著說那個字是忌諱,不能亂說。

不就是個死字麼?這世上誰不會死?東宮的這些規矩最討厭,這不讓說那也不能做,我都快要被悶死了。

永娘教小楓謹言慎行,一切都是為她好。永娘從前就是太皇太后最信任的女官,深諳這東宮的生存之道,在小楓被正式冊立為太子妃之前,她就一直在小楓身邊教她禮儀,陪她度過了最難熬的一段日子。

小楓不懂宮中人情世故,總是永娘替她擔著。

當皇后得知宮娥緒娘懷了李承鄞的子嗣后,召來了小楓,責備她對宮里的事情不上心,讓她好好安撫趙良娣的情緒,為太子分擔煩惱。

小楓到底是年幼單純,不知如何應對,只顧著玩弄宮殿的地毯,只有永娘跪在那里重復著「 奴婢死罪」,意思是自己沒教導好太子妃,都是自己的錯

從永安殿出來,永娘對我說:「太子妃您就體恤體恤奴婢,您要是再率性闖禍,奴婢死不足惜……」

永娘怕的不是自己落得個「教導不力」的罪名,也不是怕為小楓承擔各種風險,就是讓她為小楓去死她都愿意,她只是「恨鐵不成鋼」,想讓太子妃快快長大,有獨當一面的能力,才能在宮里的爾虞我詐中占據有利地位。

提防他人

在永娘的勸說下,小楓才跟趙瑟瑟的走動多了起來。平時李承鄞也不讓她接近趙瑟瑟,說西涼女人生性善妒,還會施放法術放蠱害人,生怕小楓加害趙良娣。

有時候我真有點兒嫉妒趙良娣,倒不是嫉妒她別的,就是嫉妒有人對她這樣好。

其實小楓只是羨慕趙瑟瑟有人疼,而她自己在上京舉目無親。

雖然小楓是太子妃,但是趙瑟瑟心里很是嫌棄她,嘲笑她穿著漢服走不好路,嘲笑她不會吃螃蟹,不過小楓也不喜歡她。

趙瑟瑟表面很和氣,溫溫柔柔的,小楓對她沒有任何防備之心。可她對小楓則是充滿了算計,她頻繁地往小楓這里來,假裝倆人很要好的樣子,問她關于緒娘的事。

小楓不知趙瑟瑟所說為何意,還是永娘接過話,跟趙良娣說緒娘在宮里住著,沒有皇后的旨意,太子妃也不好方便去看。

趙瑟瑟對太子用心良苦,自是見不得有人比她更早誕下子嗣,她不過是想借小楓之手除掉那個孩子。

等趙良娣一走,永娘就對我說:「太子妃一定要提防,不要被趙良娣當槍使了。」

還好有永娘,小楓才不至于被趙良娣當槍使,才不至于落入她的圈套。

為她解圍

小楓從外面回來后,永娘告訴她緒娘的孩子沒了,在這之前她已經以太子妃的名義,派人去安撫了, 為了小楓不落人口舌,永娘做事總是這麼周到。

一聽會被皇后召喚,小楓急得直跺腳,緒娘說她「 臨時抱佛腳」,小楓的話逗笑了永娘:

「那些勞什子宮規,天天守著可要把人悶煞,臨時抱佛腳就臨時抱佛腳,佛祖啊他會看顧我的。」「永娘,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平日多多替我向佛祖說些好話,我先謝過你就是!」

「阿彌陀佛!佛祖豈是能用來說笑的!」永娘雙掌合十,「真是罪過罪過!」她雖然嘴上這樣說,可是早繃不住笑了,親自接過宮娥送上的醒酒湯,「快些喝了,涼了更酸。」

本來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永娘也一直在板著臉,可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邊祈禱邊催著小楓喝醒酒湯,給她拾掇著一切,像對孩子一樣寵溺。

皇后宣召了太子和太子妃。

小楓被人誣陷是她害的緒娘,她百口難辯,李承鄞沒為小楓說一句話。當皇后說太子妃不宜再主持東宮時,李承鄞依舊是默不作聲,絲毫不顧及夫妻恩情。

不過這是皇后的計謀,她是在試探李承鄞,之后罪名又落到了趙瑟瑟身上,皇后又開始詢問他們的意見, 只是小楓哪里懂得這些。

我一急更不知道該怎麼說,回頭叫永娘:「永娘,你說給皇后聽!」

永娘恭敬地道:「是。」她磕了一個頭,說道,「娘娘,太子妃的意思是,趙良娣侍候太子多年,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而且良娣平日待人并無錯處,對太子妃也甚是尊敬,又一直輔佐太子妃管理東宮,請娘娘看在她是一時糊涂,從輕發落了吧。」

永娘再次為小楓解了圍,有這樣的永娘在身邊,真好。不管身邊的大事小事,亦或是面對宮中的刁難,永娘總能幫助小楓免于責難,不被人笑話,她太為小楓著想了。

最后一次

小楓和阿渡逃離東宮的那晚,看到了永娘提著一盞小燈籠獨自站著,似乎在等人,一直沒等到,便嘆著氣坐下了。

阿渡以為永娘是來阻止她們的,不等永娘開口,就點了她的穴位。

我伸出胳膊,抱了抱她發僵的身子,低聲說道:「永娘,我走了,不過我會想你的。」

在這東宮,只有永娘同阿渡一樣,曾經無微不至地照顧過我。

永娘是在等小楓啊,她陪伴了小楓三年,小楓的喜怒哀樂和心思,永娘早已摸透,她又怎能察覺不到小楓要離開的打算呢?

她知道小楓在這東宮不快樂,跟太子之間不幸福,所以她沒有透露小楓的逃跑計劃,她是來送小楓最后一程的。

我又用力抱了抱她,發現她胸前鼓鼓的,硌得我生疼,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我取出來一看,竟然是一包金葉子。永娘的眼珠子還瞧著我,她的眼睛里慢慢泛起水光,對著我眨了眨眼睛,我鼻子一酸,忽然就明白了,她原來是在這里等我。

這包金葉子,也是她打算給我的。

原來永娘是擔心小楓沒有盤纏,畢竟出門在外,有錢才好辦事,所以她是特意給小楓送錢的,明知她都要離開了,永娘還在為她操著心,這也是最后一次了。

永娘也清楚,宮中得知太子妃逃跑后,她定是免不了責任,但她還是想要助小楓一臂之力,她早就說過,為了小楓,她死不足惜......

都說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而永娘為小楓做的這些事,甚至都要勝過一些父母了,過去她總逼著小楓背書、學規矩,逼著她討好太子,都是在為她好啊。

只有永娘

在這東宮,原來也有真心待我好的人。

在東宮,除了阿渡,小楓只有永娘。

看那李承鄞,他明知趙瑟瑟陷害小楓,仍不動聲色,仍看著她一步一步落入險境,利用她引誘顧劍出來,趁機殺掉他。 愛她就不該如此利用她。

再看裴照,他是想要小楓好,他是喜歡她,可他終究是為太子做事的人,他不得不跟小楓保持距離,很多事他也無法顧及。 只能埋在心底的愛又有何意義呢?

在東宮,只有永娘會為小楓出頭,所做的一切全是為她考慮。

不管是教她禮儀,還是宮里的人情世故;不管是面對皇后的責怪,還是趙瑟瑟的僭越,永娘都會護著小楓,見不得她受委屈。

在東宮,只有在永娘身邊,小楓才可以永遠做個孩子。

每次小楓生病時,永娘總是哄小孩似的,拍打著她,給她喂飯,為她流下心疼的眼淚。

為哄小楓開心,找人在院中給她坐秋千,知道她喜歡出去玩,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為她擋著,幫她處理各種人際關系,同時也很有分寸,不該發表意見時,永遠不會僭越。

永遠有人把你當作孩子來寵,這就是幸福。永娘對小楓是真的好,也算彌補了小楓在東宮缺失的愛。

感謝观看,歡迎評論區与小编一起沟通交流。追隨我帶你領略不同的人生,掌握新的情報,就差你一个点赞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