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四大爺那麼多疑,為什麼沒有發現余鶯兒是冒充的?

《甄嬛傳》已經播出十年了,我們作為「甄學十級愛好者」看它看得眼睛都快能擼出火星子來了。

從華妃娘娘的發卡牌護甲,到流朱手里冒充桂花的石楠花;從淳兒家宴上玩手機,到果郡王的臉被蚊子叮;甚至關于紫禁城里最忙碌的丫鬟,到底是桑兒還是雨兒的問題,這些都沒能逃脫我們的法眼。

可是,當朋友問我「 四大爺明明那麼多疑,為什麼沒發現余鶯兒是個冒充的呢」這個問題時,我還是愣了愣。

嗯,這是個好問題!

余鶯兒是冒名頂替的,這事并不難發現。崔槿汐知道甄嬛逛倚梅園的內幕,所以立馬猜出來有人在魚目混珠;果郡王雖不知道內幕,也憑借一句「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看出了端倪。

可以說,但凡多長個心眼兒的人,都能看出余鶯兒有問題,可怎麼生性多疑的四大爺卻偏偏沒有看出來呢?

1.甄嬛的有意成全

余鶯兒的上位其實是拜甄嬛所賜,而且是甄嬛有意成全的。

甄嬛到倚梅園里掛小像祈福:「自到宮中,人人都求皇恩盛寵,我一愿父母妹妹安康順遂;二愿在宮中平安一世,了此殘生。宮中爭斗不斷,要保全自身實屬不易……愿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偏偏最后一句 「愿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被踏雪尋梅憶故人的四大爺聽進耳朵里。

在四大爺和甄嬛的一問一答中,甄嬛說:「 奴婢倚梅園的宮女,不想擾了尊駕,請恕罪」,「 別過來,我的鞋襪濕了,在換呢」。

這幾句話都被躲在一旁的余鶯兒聽了去,再見到皇上時,她也如此這般的鸚鵡學舌:

「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在倚梅園侍弄花草,勞作辛苦。得蒙蘇總管關愛,所以奴婢才有幸來到御前伺候一次。風雪已停,比除夕之夜弄濕了鞋襪要好許多。」

皇上見身份對得上,說的話對得上,就連弄濕了鞋襪這等隱密之事都對得上,所以第一印象是十分滿意的。

當然,甄嬛有一萬種辦法把真相挑明,但她正巴不得有人替她承認呢。在原著中寫到:

我微微一笑,果然是個宮女,好個伶俐的宮女!替我擋了這一陣。看來宮中是從來不缺想要躍龍門的鯉魚的。

槿汐微一凝神,笑道:「也是奴婢胡想。只是這宮里張冠李戴,魚目混珠的事太多了,奴婢怕是便宜了旁人。」我把蜜餞的核吐在近身的痰盂里,方才開口:「便宜了旁人,有時候可能也是便宜了自己。」

甄嬛有意避寵,所以才故意裝病。倚梅園和皇上偶遇,甄嬛少不得內心忐忑,唯恐被人發現端倪。

這時,幸好有余鶯兒替自己擋陣,甄嬛樂得退居其后。況且若是此時挑明真相,又勢必會引到自己身上,所以甄嬛才不會出面挑明呢。

正是甄嬛有意無意地成全,這才給了余鶯兒機會。不過僅僅憑借這幾句謊言,余鶯兒的位子也坐不穩當,之所以她能成功地脫穎而出,還有其他幾個原因。

2.余答應的聰明伶俐

果郡王發現余鶯兒連李白的詩都聽不懂,分明就是個詩書不通的蠢人,便知道蘇培盛把人給找錯了。于是走出來門有意提點蘇培盛:

「公公辦好了差事,皇上要賞你。公公慢走, 這路走錯了不打緊,這東西交錯了人,那可就不好辦了。

此時里面已經傳出了余鶯兒唱昆曲的聲音,看來皇上興致頗高,果郡王聰明地閉上了嘴巴。這里聰明的不止是果郡王一人,還有里面那個唱昆曲的余鶯兒。

余鶯兒沒有就除夕那天晚上的事情進行過多的贅述,而是很快地把皇上的注意力引到自己在行的方面,就是唱昆曲。

她不但把皇上的注意力從「逆風如解意」引到了昆曲上,還成功地給自己贏了個封號:妙蛙種子……哦不,是「 妙音娘子」。

余鶯兒在皇上午睡的時候,令小廈子徒手剝核桃。雖有小人得志、欺負同僚之嫌,但同時也說明她對皇上這個大Boss的生活細節十分上心。

除此之外,余鶯兒還成功地混進了華妃圈,抱上了華妃的大腿。不但得到了華妃的賞賜,還借華妃的指引,使自己失勢后得以二次復寵。

更重要的是,余鶯兒并沒有因為加入了華妃戰隊,就盲目和皇后開戰。她在長街逼眉姐姐讓路的時候,說的是:「 貴人姐姐,妹妹剛從華妃娘娘處過來,要去向皇后請安,不知姐姐能否讓我先過去?

此例可以參照對比四季姐夏冬春,這位初入宮還沒看清形勢就猛舔皇后。結果不但沒抱上皇后的大腿,還徹底得罪了華妃而被賜一丈紅,還沒見著皇上就領了便當。

由此可見,余鶯兒這個人雖然面帶尖酸刻薄之相,個性也張狂跋扈,但還是有些小聰明的,而且很懂得察言觀色。

3.純元的強大周邊

余鶯兒竟然也是純元周邊,因為那句「 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不僅是甄嬛喜歡的詩句,更是純元皇后初入府時喜歡念的詩。

在安陵容表演冰嬉時,皇上看到紅梅想起甄嬛在倚梅園祈福的往事,對甄嬛說:「當時朕與你也是結緣于梅花。」

偏偏宜修這時候特煞風景地說了一句:「香中另有韻,清極不知寒。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皇上可還記得,姐姐剛入府時常常吟這首詩啊?

甄嬛的臉當時就垮了,皇上可還記得?皇上當然記得!而且皇上因為這句詩,才多次縱容余鶯兒的放肆。

哪怕她夜半高歌,哪怕她對沈貴人無禮,哪怕她關了欣常在禁閉,哪怕是她出言頂撞莞常在,皇上最多也就是從答應降為官女子,遷出鐘粹宮而已。

華妃失勢的時候,身為芝答應的頌芝并無任何過失,僅僅是受華妃牽連就被降為宮女,繼續伺候年答應。對頌芝而言,她算是被丈夫休掉了,僅僅這一件事就已經夠她被眾人嘲笑的了。

而余鶯兒做了這麼多錯事,只被降為官女子,她仍舊是小主,是皇上的女人,只是位份降低了而已。

甚至是她唆使下人對正在得寵的甄嬛下毒,皇上也不曾要了余鶯兒的小命,僅僅是打入冷宮而已。

直到皇上得知除夕那晚上,念那句詩的人是甄嬛,皇上才恍然大悟:「 原來是你!竟然是你!朕還認錯了旁人。」隨即立馬下令賜死冷宮里的余鶯兒。

皇上是因為得知余鶯兒欺君才勃然大怒,下令賜死的嗎?不是的,皇上在得知真相后,立刻下令,并沒有任何不舍,說明他早就對余鶯兒厭煩。

要不是純元光環的籠罩,以余鶯兒的所作所為,早就死了八回了。

4.四大爺的造夢空間

沒錯,四大爺之所以不舍得殺掉余鶯兒,正是因為余鶯兒是給自己造夢的人。他下令賜死余鶯兒而沒有絲毫的猶豫,也是因為原來造夢的人不是她。

除夕家宴上,皇上看到擺放的紅梅,便想起了純元皇后,倚梅園的梅花正是純元死之前和四大爺一起種的。所以喝多了的四大爺要一個人走走,不允許任何人跟著,正如他和純元的回憶,不允許被他人打擾。

當四大爺走進倚梅園,看著滿園的雪映紅梅,做著和純元在一起的夢。忽然有人念了一句純元最愛的關于紅梅的詩:「 愿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與君初相識,猶如故人歸。」大概這句詩最像四大爺當時的心情吧?在純元最喜歡的地方,念了一句純元最喜歡的詩,這不就是冥冥之中的緣分嗎?

所以闖入夢境的人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給了四大爺一場好夢。哪怕再次出現的這個女人,與純元并無相似之處,也沒有那天晚上顯得溫婉動人。但為了這場美夢,四大爺也會護著她,護著她便如同護著自己和純元之間的「造夢空間」。

四大爺跟著了魔似的收集純元周邊,甄嬛如此、玉嬈如此、安陵容也是如此,甚至連余鶯兒都是如此。

只是,如果真的如同宜修說的那般,當初留下純元一條命,讓皇上看著純元皇后的美貌日漸衰敗,那麼四郎是否還會真心喜愛她逐漸老去的容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