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小鄒氏被關,曹表妹被主母打,上趕著做妾下場都這麼慘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三讀《知否》原著,發現了一個定律,那些上趕著做妾的,最后都沒落得好下場,她們當中有的在小黑屋渡過下半生,有的被主母當成沙包捶,還有的被夫君嫌棄,總之下場都不是很好。

今天小編就為大家盤點一下,那些下場不好的妾室。

0.1

曹錦繡

曹錦繡是賀弘文的姨表妹,她的父親是原也是做官的,她從小和賀弘文的關系非常好。看他們相處愉快,賀母曾想著給兒子和外甥女定親。曹母心比天高,怎麼可能看上賀家孤兒寡母的?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然風水輪流轉,曹錦繡十歲時,曹父參與了‘小梁山礦案’,全家被流放涼州了。

曹家人在涼州吃盡了苦頭,每天有數不清的活要做,風沙滿天,想喝口干凈的水都費勁,當地官差時不時給他們制造麻煩。眼看日子過不下去,曹家父母只能把曹錦繡送給當官的做小妾,當官的妻妾成群,曹錦繡中人之資每天都愁眉苦臉的,自然不得寵,然大婦還是容不下,經常給她灌紅花,導致她失去生育能力。

數年后,新皇登基,大赦天下,曹家從涼州回京城。曹錦繡已非完璧之身,曹家又落魄成這樣,稍微有點底子的人家都不可能娶她,所以他們賴上賀弘文。

先是隱瞞曹錦繡非完璧之身,被賀老夫人當眾揭穿后,曹姨母才承認曹錦繡在涼州時曾做妾過。曹錦繡表示只要留在賀弘文身邊當一個丫鬟就行。

賀弘文的母親身體不好,耳根子也很軟,曹姨母一番哭求,她就答應讓兒子納了曹錦繡,全然不顧兒子正在與盛家姑娘(明蘭)談婚論嫁。

明蘭表示,有曹錦繡就沒有她,有她就不能有曹錦繡。

賀弘文也表明了決心,不娶表妹。

曹錦繡尋死覓活,才吐露當年做妾時被灌了紅花,不能生育,表哥若是不要她,那麼她只有死路一條。

賀弘文只能讓她進門,不過賀老夫人讓曹家寫好保證書,曹家人不能再登賀家門才可以讓曹錦繡進門,曹家逼不得已答應了。

這麼來來回回折騰,也把賀弘文和明蘭緣分給攪合掉了。

賀老夫人恨透了曹家人,自家貼了無數銀錢給他們,他們還想利用曹錦繡霸占賀家財產。她連帶看兒媳婦也不順眼,賀弘文迅速給賀弘文尋了一門親事,還定下了一個規定。賀母和曹錦繡只能有一個人留在賀弘文身邊,另一個必須回白石潭老家。

兩年后,賀弘文成親,新媳婦武家出身,小時候跟著父兄學過武功,拳腳利落,性格潑辣爽利。

曹家像牛皮糖一樣甩不掉,隔三差五就來打秋風。但對于她來說,并不難收拾。祖母無條件給她撐腰,而夫婿一點維護的意思也沒有,她收拾起曹錦繡毫不含糊,該打就打,該罵就罵,導致了曹錦繡見到她就躲。

幾年后,賀母快不行了,曹錦繡趁著主母不在,給賀弘文下了藥,把一個已懷了孕曹家孩子的女人推到他床上,想讓賀弘文背這個黑鍋,賀母知道后一下子斷氣了,曹錦繡徹底沒了依靠。

原著中寫道:計策被拆穿后,曹氏很是消停了一陣,躲著不敢見人,沒想才過了幾個月又故態復萌,賀奶奶憋著這口氣就等今日這個由頭來收拾她!

當著賀弘文的面,賀奶奶兩下撩起袖,高高揚起厚實的手掌,只聽【啪☆啪】【啪☆啪】的皮肉擊打聲,曹氏被正正反反扇了十幾個嘴巴,直打得臉破唇裂,含糊不清地連連告饒。

曹錦繡在地上滾著哭道:「表哥,你就看著我這麼受打罵麼?」

賀弘文神色淡淡地說道:「她是主母,你是妾侍,她要教誨于你,你好好受著便是了。」

不能生育,唯一的靠山去世,主母強勢彪悍,夫婿根本不幫她,曹錦繡的下半生著實不好過。

0.2

林姨娘

林姨娘本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也因父親行事不當獲罪,她沒有嫡親兄弟,族里的叔伯就將她和母親趕出來林家。

有很長一段時間林氏和母親都是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無所居住的生活。林母臨終前帶著女兒找到了盛老太太。

林母和盛老太太在閨閣時見過幾次,并不相熟。林母求著盛老太太看在當日的閨中情分,答應了照料她女兒。

盛老太太是個心善之人,林氏進入盛家后的生活提高了十個檔次都不止,吃的喝的穿的,盛老太太都挑頂尖的給,還日日念叨著要給她置辦份嫁妝,尋個好婆家。

林氏想,以自己的身份只能給那些窮秀才舉人當正房夫人,那肯定還得受窮?她才不想粗茶淡飯過一生,于是將目標鎖向了盛纮。

盛纮年輕有為,兩榜進士出身,已經在朝為官,為人謹慎小心,關鍵他還是庶出。林氏就和盛纮暗通款曲,還珠胎暗結,因此很不光彩地進了盛家的門。

進門后,她在盛纮面前百般溫柔可憐,哄得盛纮給她田產,鋪子,每個月單獨讓她月銀,讓她徹底脫離了王氏這個主母的控制。日久天長,當林氏一兒一女漸漸長大,她已經可以和王氏分庭抗禮了。

林氏的膽量和欲望在盛纮一次次的寬容和滿足中變大。

衛姨娘生的貌美,頗得盛宏喜歡。林氏怕她分寵,在衛姨娘懷二胎時,派人給她送些寒涼的食物導致胎兒過大,又在她生子時延遲請產婆,結果一尸兩命。

盛纮雖然懲罰了林姨娘,把她的心腹去了七八,可是并未讓她傷筋動骨,也沒讓她長記性。

墨蘭及笄后,林姨娘慫恿她勾引梁晗,買通家里下人,制造機會讓墨蘭梁晗「偶遇」,結果整個京城都知道:盛家四姑娘是讓梁家六少爺抱了著回來的。

不顧盛家臉面和名聲,用官聲拿捏盛纮,用如蘭明蘭拿捏王氏和盛老太太,讓她們替墨蘭完成婚事。

林姨娘被送進了莊子里,王氏聽了康姨媽的意見,把她關進了一間只留一扇小小高窗的土屋里,每日只給三碗碗豬油拌板。

林姨娘當然并不真想死,只好吃了,又沒得可走動,越吃越想吃,半年下來,變成了個肥豬婆。

長楓成家生子后,曾想把林氏接回來,結果被長柏好一頓數落。林氏再也沒回盛府,在莊子上粗茶淡飯度過余生。

0.3

小鄒氏

鄒家仗著大女兒為照顧沈皇后去世,就讓沈國舅納了小鄒氏。沈皇后姐弟對鄒家心生愧疚,十分抬舉小鄒氏,還給她封了誥命。自古至今,能封誥命的妾室能有幾個?怕是兩個手指都能數得過來,還是那句話: 嫡庶不分,恩寵太過,人就會忘乎所以。

1.這不小鄒氏就常常給正室夫人張氏添堵。平時小鄒氏管理著國舅府,張氏堂堂英國公的嫡女,被一個妾室壓到頭上,每天只躲在自己的院子里。

張氏懷孕時,小鄒氏每天都會扣留給張氏請平安脈得太醫,因為時間不算太長,張氏也難得跟她計量。

然而在張氏即將臨產的那月的某天,太醫來請平安脈,小鄒氏照例又裝病扣了會兒人,誰知恰巧鄒家大舅爺夫婦來了,知道這大夫是城內名醫,還是來給張氏診脈的,頓時大擺架,讓那大夫給夫妻倆從頭到腳看了一遍,順帶開了好些名貴藥物(賬自然記在國舅府)。

因為耽誤太久,張氏派人來請,卻讓鄒家舅爺趕走了。張氏氣不過親自來看,鄒家舅爺夫婦甚為囂張,當面給張氏下不來臺,張氏氣,兩邊人便推搡起來,小鄒氏看情形不對,趕緊出來打圓場。混亂中,張氏不知如何被推倒在地上。隨后場面大亂,那舅爺夫婦趁亂跑回家了。

張氏在非常兇險的情況下早產了。事后,征戰回來的英國公沒在皇帝面前說女婿一句不是。皇帝反而不好意思,斥責了皇后, 加上于御史參奏沈從興‘私德不修,內闈不端,傷嫡庶規,害人倫禮法’,更有那靈光的言官,跳過沈家,抓住鄒家的許多小辮子。

結果,沈國舅罰俸一年,鄒家幾個舅爺流放的流放,入獄的入獄,小鄒氏被褫奪誥命,掌嘴三十,臉都抽腫了。

2.小鄒氏在國舅府的的身份再也不復從前,她就打幾個外甥的主意,大外甥和大外甥女珍珠聽她的話,最小的沈玉珠看出她膚淺,不聽她指揮。

小鄒氏告訴他們,他們的母親是張氏害死的(大鄒氏死的時候,張家都不知道還有這沈國舅這號人),沈公子信了她的話,從來沒給繼母一個好臉色。

京城第二次變亂時,顧廷燁沈國舅等人在外打仗,有匪寇闖入國舅府,小鄒氏讓十幾歲的大外甥和她一起躲到桌子底下。張氏帶人活捉了賊人,還削掉了賊人的一個耳朵。

沈國舅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將小鄒氏叫到跟前,抬手四個大耳光……

他本想重提出妾的老話題,誰知張氏依舊不肯,只好另行處罰,上家法二十大板,凈餓日敗火。于是在臉頰被打破之后,小鄒氏的臀部也開了花。

小鄒氏并沒因此老實,幾年后又摻和到了大外甥的婚事上,有頭有臉的人家都不敢嫁到沈家。皇后心疼侄子,就將女兒嫁了過去。小鄒氏整天挑撥公主和外甥的關系,導致他們夫妻不和,皇后再次派人把她的嘴巴打腫了。

珍珠聽了小鄒氏的話嫁到妻妾成群的人家,婚后吃盡苦頭才發現小姨根本不是好人。

沈國舅再也看不下去,勸誡了兒子后,派人把小鄒氏關進了家廟里。

十年后,最小的玉珠已嫁人,她帶著夫婿一起去家廟接回了小鄒氏,小鄒氏回想自己半生荒唐,嚎啕大哭,涕淚縱橫。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