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之下婚后:陸家俊俏的好男兒,究竟會看上哪家姑娘?

性情好,相貌好,手藝好,家世也簡單,這樣的姑娘能夠看上岑福,今夏覺得他還不趕緊抓住機會的話,難道是想上天嗎?

#錦衣之下#更加堅定了決心之后,今夏一直在不斷找機會讓這二人接觸,一會兒讓岑福倒個茶水過來,一會兒取個點心過來。

工具人岑福自是不會不從,然而人家白霜姑娘卻并未領悟,覺得自己心上人被使喚太多,挽著今夏的手,柔聲道「夫人需要什麼,不如讓我去取來吧。」

「沒事兒,岑福對府上熟悉,讓他跑跑——」順嘴接話的今夏,反應過來人姑娘這是護著岑福呢,不由了然于心地笑道「這就護上了?得,是我的不是。」

白霜被今夏的笑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她真的確實著急啊,臉皮什麼的,哪兒有一個好郎君重要?視線瞄了一眼旁邊的岑福,竟也是沒有辯駁。

這一眼自然是沒有逃過今夏的火眼金睛,后者笑而不語地看向岑福,等著他說話。

岑福先是咳嗽了兩聲,然后將注意力轉到自己身上,「夫人還有什麼需要的,我這就去準備便是,就……別為難人家白姑娘了。」

空氣靜默幾秒之后,白霜是肉眼可見的神情落寞,起身道「我……我去后廚看看有無需要幫忙的地方。」

這年夜飯都吃過了,后廚哪里還需要她來幫忙?分明就是尷尬離場的借口罷了。今夏瞪圓了雙眸,恨鐵不成鋼地剜了岑福一眼。

好好的氛圍與遞進的關系,就被他這客客氣氣的話語推遠了,還為難人家呢!也不知道自己這是為了誰,就他這榆木腦袋,活該單身至今!就不該管他才是!

氣呼呼的今夏,妥妥地儼然一只炸毛的小貓,身旁的陸繹抻了抻眉頭,無奈地安撫道「是誰說今日過年該有個好心情的,怎得還氣上了?」

「是啊!還不是被某根木頭氣得!」今夏應道,「大人,這蘿卜青菜,各有所愛,我覺得自己就不該多管閑事,我這就去給霜兒解釋清楚。」

要說岑福被今夏嫌棄與打趣,從最初的相識至今,那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雖不至于說是得心應手,卻也是能夠應付兩句,可是今日這嘴上卻如同糊了膠水似的,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好。

見岑福依舊傻愣著,原本只是想要刺激一下他的今夏,起身就要離開去找白霜,岑福一著急,連忙阻攔道「人是我氣走的,我自己去跟她說清楚方才是我用詞不當。」

「你看,你看,明明心里就有人家,說話卻嘴硬得很,嘴巴快過腦子的話,是沒有姑娘會喜歡的……去吧,好好跟人解釋一下。」今夏做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催促道。

岑福出去后,今夏松了口氣的往椅子上一靠,忽而轉頭道「這娶個媳婦也忒難了點吧!大人,你說以后咱們家這三個,會不會也這麼不讓人省心的?」

陸繹已是習慣自家夫人清奇的腦回路,正要開口回答之際,已然被在場的丐叔搶先笑道「丫頭,你這會不會太杞人憂天了?他們才多大,你就想到娶親之事了。」

「叔,什麼叫杞人憂天啊?沐兒是還小,可過完年,珩兒與笙兒可就十一了,馬上就是娶妻成家的年紀,我總得提前打算的不是。」今夏不滿的辯駁。

「那也用不著犯愁,你不是總說我家乖孫兒的基因優秀嗎?想想你自己當初是怎麼看上他的吧!」

丐叔毫不掩飾地揶揄,今夏眼睛滴溜溜在一大兩小的父子三人之間來回審視,嗯,不僅著實很優秀,且很是相像,如此俊俏的好男兒,不知又會看上哪家的姑娘,要不趁機問問呢?

都說母子連心,今夏心中的那點小九九,陸珩與陸笙當然明白,只不過現在討論娶妻一事,著實是為時尚早,連忙趕在她開口之前,「娘,今日過年,外面肯定熱鬧,弟弟妹妹有我們看著,您跟爹要不出去逛一逛?」

「是啊,還有您愛看的煙花表演呢!」

今夏渾然不覺被兒子們帶著跑偏了注意力,畢竟能跟陸繹一起出去逛,自己也是開心的,轉而看向他,「大人,我們走吧。」

陸繹垂眸看了一眼懷中的陸綰,才對陸珩說道「珩兒,去把弟弟帶上。」

「大人?」今夏睜大眼睛看著他。

陸繹輕哼了一聲,才悠悠應道「省得你跟當年一樣,半路還得回來把他們一起帶上。」這語氣不自覺帶著委屈與幽怨的意味。

畢竟有了孩子的這些年,確實分走不少精力……被戳穿往事的今夏嘿嘿一笑,應道「這麼多年過去的事情還記著呢,大人什麼時候心眼這般小了?」

有了孩子忘了他的事情,那是一次兩次?還怪自己心眼小?陸繹挑眉看向她,算作是無聲的反問。

心中另有計劃的今夏,心虛地移開了視線,佯裝不在意地對袁母開口道「娘,這個時辰我看綰兒也困了,勞煩您帶她早點歇息吧,我與大人再出去走走。」

袁母應聲落下,另一聲音又起「珩兒不困,可以跟爹爹娘親一起出門。」

「……」今夏默了默,應道「娘與爹爹另有事情,你與陸爺爺一道出門便是。」

「可是……」

「要麼聽話,要麼回房休息。」將今夏的小表情盡收眼底,陸繹也好奇她的另有安排,出口打斷了兒子的話。

「好吧。」

「大人——」隨心所愿的今夏,喜滋滋地挽上陸繹胳膊,后者就覺得吧,能被自家夫人重視的獨處時光,果然空氣都是讓人舒爽的。

然而,約莫一炷香的時間,陸繹覺得到底是他高估了她,看著前方不遠方的兩個身影,忍了又忍,終是開口質問身旁的小人兒,「這就是你的另有事情?」

「嗯?岑福這進展還是不錯的,我覺得該籌辦喜事了。」今夏依舊是沉浸式跟蹤。

陸繹心想,喜事嗎?確實可以著手準備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