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偵緝檔案4:林浩天,為了摯愛的妻子,走向毀滅的犯罪道路

生活枯燥無味,妙招帶來趣味,接下來請和小魚一起學習有趣又實用的生活小妙招吧。關注@综娱泡泡吧,讓您的生活更有趣。

警方接到報案,懷疑可能是一起謀殺案,警方到現場調查,確認死者身份是放高利貸者鐘永財,保險柜里的錢都不見了,可能是被人劫殺。

他們調查鐘永財的各種社會關系,替他要債的人表示,鐘永財這個人很謹慎,基本上能不和別人發生沖突就不發生沖突,應該不會有什麼仇家。不過畢竟是放高利貸的,也很難講,萬一有的人財迷心竅動手也說不定。

李秀儀

在私人感情方面,他們查出和一個叫李秀儀的按摩女郎關系密切,他們找到李秀儀協助,李秀儀告訴他們,她的確是和鐘永財在一起過一段時間。不過兩人很快就分開了,她也沒有把他們之間的關系定義為感情,李秀儀認為自己就是在做生意。

徐飛等人從她那里拿到李秀儀時間證人的聯系方式就離開了,雖然李秀儀說的沒什麼問題,但是徐飛直覺認為李秀儀可能有什麼事情是瞞著他們。而且李秀儀是鐘永財家里的鑰匙,如果要作案,她是比較方便的,也有可能和別人合謀,目前也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她的無辜,所以警方還是派人監視李秀儀的一舉一動。

林浩天

走之前,徐飛特意問她,之前有個男人從她房子的方向出來,她是否認識,李秀儀否認認識,警方查證后發現那個男人叫林浩光,去他的住所找人工作地點找人都找不到人。

此時,警方發現之前在命案發生地附近發生了交通事故,可能有人見過兇手。而這個人就是江子山的侄子小輝,他到警局協助做拼圖,拼出救他的人樣貌,小輝并不想拼出他的模樣舉報他,所以謊稱自己不記得了。只說他旁邊還有個女人,就把那個女人給拼了出來。

江子青

他們去找林浩光的堂哥林浩天,而林浩天到療養院去看望他太太了,林浩天表示自己不清楚林浩光去哪里了,林浩光和自己太太不和,所以他們聯系的次數也不多,而且他老婆現在病情不穩定,他也沒有太多心思管林浩光。

這邊江子青帶著小輝出門買筆,小輝遇到那天交通事故時見到的阿姨,江子青一轉身就看不到小輝了。突然聽到小輝的大喊叫救命的聲音,原來剛才有個叔叔說有個小狗受傷了騙他過去,結果拿刀想殺他,恰好有個老婆婆在那里,喊了一聲,那個叔叔就跑了。小輝把那個人的拼圖做出來后,發現就是林浩光。

娥姐

那林浩光為什麼要殺一個小朋友呢?警方把林浩光的好友陳仕康帶回警局調查,皆因那天有人看到陳仕康也在兇案現場附近出現過,陳仕康否認自己殺了鐘永財,繼而說自己只是找女人開房,那天他的確看到有一輛車撞車,不過沒有看到小孩子。

就在大家一籌莫展之際,一封匿名信寄到警局,指名給徐飛。信里寫道自己是一個不愿意暴露身份的路人,提供了兇手的特征,希望他們能盡快破案。徐飛表示可能就是和陳仕康開房的女人,對方匿名寄信過來是不想別人知道她一夜情,又不希望壞人逍遙法外,所以才用這種方式來幫他們。既然是指名給徐飛,那就應該是徐飛認識的人,但是徐飛一時間想不起來是誰。

陳仕康

徐飛和武俏君到唐心如的餐廳吃飯,發現大廚富蘭克看到一條絲巾很漂亮,想給自己老婆買,還說之前那條絲巾是他從法國帶回來的,可惜不見了。徐飛突然想到,和陳仕康開房的神秘女人,用一條類似的絲巾包裹住自己的面部,防止別人看到她的真面目,而這個人就是娥姐,他馬上去找娥姐,但是娥姐家里遲遲沒有人開門。

同時,娥姐也在徐飛的家門口等他,回來的武俏君和她剛好撞見。坐了一會兒,娥姐就準備離開,恰好碰到徐飛也趕了回來,兩人遇見。娥姐說有事情和徐飛說,他們兩人到外面說話,徐飛揭穿那天和陳仕康開房的人就是娥姐,是娥姐掉落的絲巾。隨著徐飛的指控,娥姐的情緒就越發激動起來,甚至想要跳海,幸虧徐飛及時地攔住她。

陳仕康

娥姐說自己沒和陳仕康開房,是陳仕康冤枉她。那天富蘭克比賽的前一天,她給富蘭克煮了湯,結果導致富蘭克肚子疼沒有贏得比賽。富蘭克的情緒很差,就跑到澳門賭錢。結果,錢都輸光了,被人帶回香港,是她給錢贖人的。她本來以為不會再有下一次了。誰知第二天下班后,富蘭克又去了澳門,娥姐接到電話,說富蘭克又輸光了錢,讓她帶錢去贖人。

娥姐趕忙帶錢去贖人,開門的是陳仕康,陳仕康表示錢不夠可以用她來湊,以富蘭克安全為由威脅她,強暴了她。第二天她就趕緊跑了出去,害怕別人看到她從酒店里出來,頭都不敢抬。剛好那個時候看到有個車子差點撞到一個小孩子,幸好有個男人動作迅速地救了那個小孩子,她看到小孩子平安無事就走了。

娥姐

回去以后等了很久,富蘭克都沒有回來,后來富蘭克給她打電話說要直接去上班,讓她帶衣服到酒店給他。娥姐趕到酒店時,看到富蘭克高興的樣子心里不舒服,就說了他幾句,富蘭克很快就說道以后不會再去了,他昨晚把所有的錢都贏回來了。

娥姐這才知道,那個陳仕康是冒充的,騙了她,但是這個事情她又不敢和別人說,也無法說。徐飛勸她報警,娥姐不肯,表示這件事情如果被富蘭克知道了,會和她失婚的。徐飛問她,那她現在不報警找他干嘛。娥姐表示,自己又接到了一個電話,說是知道她和別的男人進酒店,不想她老公知道,就要給他錢。

娥姐

但是到了約定的時間,那個人又沒有出現。娥姐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只能找徐飛。徐飛勸她和富蘭克坦白一點,不要一輩子被人牽著鼻子走。

沒過多久,警方就收到報案,發現了林浩光的尸體。根據酒店的前台所說,林浩光和一個女人開房,不過那個女人醉得很厲害,一直都沒有抬頭過,所以沒有看到那個女人長什麼樣子。

娥姐

警方查到,林浩光開的車是堂哥林浩天的,他們再次找林浩天詢問情況,林浩天直言昨天晚上他堂弟林浩光來找他借車,說要和女孩子約會。之后他把車借給了林浩光,而自己整晚都在醫院陪他的太太。

徐飛他們出去的時候剛好遇見一個送貨回來的伙計,伙計說他們老板之前欠了高利貸的錢,高利貸找過他們好幾次,最近沒有來找他們了。徐飛首先就想到的是鐘永財,不過沒什麼證據就走了。回家的時候娥姐又來找他了的,說又有人知道她的事情了,這次是個女人,說是林浩光的女朋友。

林浩天

徐飛問她是不是李秀儀,娥姐肯定就是她。李秀儀威脅娥姐要五十萬,否則就讓她坐牢。娥姐慌亂之下六神無主,徐飛安慰她,只要抓到兇手,以后就不會再有人威脅她了。娥姐將信將疑,與此同時,江子山和芝藍找到了富蘭克的家里,問他們是不是有一輛車,富蘭克還以為娥姐出了什麼事情。芝藍問林浩光死的那天日期里,娥姐在做什麼,富蘭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不過看到過娥姐和徐飛一起回來的。

江子山找徐飛對質,希望他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畢竟是關系到兇手。但是,因為徐飛答應過娥姐這些事情不能說,所以他堅持不說。爭執不下,徐飛還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江子山,江子山聽說此事,表示讓娥姐不用太擔心。

李秀儀

兩人經過分析后得出應該是林浩天設下的局,但是還缺少證據,恰好這時武俏君陪同娥姐到警局來。武俏君準備回家的路上遇見了娥姐,聽說了所有的事情,勸她到警局問問徐飛。可能是和武俏君聊過加上江子山的保證,考慮到她只需要認人不需要出庭,娥姐的內心沒那麼害怕,認出了林浩天就是救了小輝的男人。

徐飛和江子山更加肯定兇手就是林浩天,而這個時候,他們也找不到李秀儀的下落。他們到林浩天老婆的葬禮上查看,發現李秀儀曾經也到過這里,可能是她勒索林浩天后,被林浩天殺了,而在現場唯一能不被懷疑地走出這里的,就只有林浩天老婆的棺材。林浩天百般抵賴,江子山很機智,他直接打了一個電話給李秀儀的手機,棺材里發出了電話鈴聲,林浩天當場被抓住。

李秀儀威脅娥姐

在林浩天的供述里,鐘永財不是他殺的,是林浩光殺的,他老婆重病住院需要很多錢,他把飯店抵押,債越欠越多,他已經還不清了。走投無路之下,他就通過林浩光借了高利貸。之后利滾利,生意又不好,還不上錢,鐘永財讓人來催債。林浩光假意說要找鐘永財說情,卻突然殺了鐘永財,還威脅林浩天,說他才是主謀,自己頂多是個幫兇。之后林浩光看到警察的通告,發現居然有一個小證人,就想要殺那個小孩子,林浩天覺得林浩光已經沒有人性了,也害怕更多的命案發生。

李秀儀威脅林浩天

就索性殺了林浩光,這時李秀儀也來威脅他,反正一個人是殺,兩個人也是殺。他就一不做二不休,把李秀儀也殺了。他也沒想到,他的計劃敗在了一個電話上面。最后他請求江子山讓他見一個人,就是小輝,他告訴小輝,要做個好人,不要像他一樣步步錯。癡情人奈何上天捉弄,成為殺人犯,一步步錯,最終走向末路!

小輝

林浩天的經歷是讓人唏噓的,本來他只是想救治他重病的太太,結果深陷高利貸的威脅中。而自己的堂弟林浩光又是個心狠手辣之輩,一步一步地把他拖進罪惡的深淵里。當然,成年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后面發生的事情都是他自己的選擇,而并非是他人的引導。

生活妙招學到手,請您點完讚再走!想查看更多生活小妙招?歡迎關注@综娱泡泡吧,更多資訊,等你來看。我們下期再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