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小官庶女,為何明蘭出嫁十里紅妝一生愉悅,墨蘭卻半生慘淡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知否》這部劇我來來回回看了很多遍,每一遍都有不同的感受。

墨蘭和明蘭截然不同的待遇和人生,讓我不由思索, 為什麼同樣是盛家庶女,差別卻如此之大呢?

01受教方式不同

墨蘭是妾室林噙霜的女兒,自小長在生母身邊。

在那個年代,妾室的孩子是要教養在正室大娘子屋里的,但墨蘭卻能搞特殊化是因為盛纮偏愛林噙霜。

另一方面,盛纮是庶子,他爹也是寵妾滅妻的踐行者。

盛老太太自身難保,自然無法保護盛纮和他的生母春小娘,只能任由狠毒妾室欺負,甚至連自己唯一的孩子都被斷送在小妾的手里。

盛纮幼時深受苦難,所以對于同是妾室的林噙霜更多了幾分同情和照拂,生怕林噙霜在盛家過得不如意。

于是又給田產又給鋪子,體面榮耀應有盡有,甚至連管家的大權都可以給她,孩子更是不用養在主母身邊。

這番操作讓林噙霜在盛家過得順風順水,有恃無恐,風光無限。

反而是王大娘子成為了寵妾滅妻的受害者,是整個揚州的笑話。

「笑話,什麼是笑話,我才是笑話,我是整個揚州的笑話。」

「真是一朝龍在天,凡土腳下泥啊,我這正頭娘子不做也罷,洗手與你家做妾吧。」

墨蘭作為林噙霜的女兒,自然也是深受盛纮疼愛,日子過得順風順水。

當華蘭出嫁后,盛老太太提出要養一個孩子的時候,盛纮和林噙霜都是非常高興的。

他們知道王大娘子肯定舍不得如蘭,明蘭又是蔫了吧唧的,只有墨蘭最機靈,說話也很有分寸,自然最適合去老太太身邊照顧著。

老太太作為勇毅侯獨女,見識學問是一流的,如果能得到老太太的教養,那未來絕對會不可限量,說出去名聲也會好聽些。

盛纮為了能讓老太太教養墨蘭,一次次的往壽安堂跑,林噙霜更是苦口婆心的告訴墨蘭去老太太身邊伺候的好處,要她多哄老太太高興。

老太太當然知道他們的想法,但老太太現在看事情清楚了,不喜歡聰明耍心眼的人。

之前教養在身邊的盛纮和林噙霜就是最好的前車之鑒,盛纮一生自私自利,虛偽涼薄,林噙霜又耍得一手好手段,把老太太都算計進去了。

后來,林噙霜害怕衛小娘超過自己的風頭,就設計害死衛小娘。 一尸兩命,何其狠毒,但盛纮依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甚至幫林噙霜打掩護。

可憐明蘭孤苦伶仃,小小年紀就失去了親生母親。老太太心疼明蘭,就把明蘭帶在身邊細心教養。

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老太太的教養下,明蘭被教得知書達理,溫婉賢淑,算賬管家樣樣精通,儼然是一個大家閨秀的氣質。

而墨蘭在林噙霜身邊教養,每天耳濡目染,學到的只有附庸風雅,矯揉造作和算計人的技倆,整天一副柔弱風情的樣子,沒有一點正室的端莊。

或許男人喜歡,但精明的女人一看就知道她是什麼貨色,用梁晗的母親吳大娘子的話來說就是「 那又是一個輕浮狐媚的貨色」。

娶妻娶賢,這句話在任何時候都是沒錯的。 教養方式讓她們有了質的不同,墨蘭跟明蘭想比可謂是差遠了。

就先說家里的兄弟姐妹,對于明蘭都是十分歡喜的。

長柏對于明蘭是一萬個滿意,如蘭雖然偶爾使些小性子,但對明蘭也是一片赤誠之心,長姐華蘭更是對明蘭十分照顧,時不時的規勸王大娘子多照顧明蘭,替明蘭謀劃著。

長大后,姑娘們都到了該議親的年紀,很多達官貴人都爭著要明蘭,卻不愿意多看墨蘭一眼。

雖然同樣是庶女,但明蘭早已記在了大娘子的名下,所以對外來說,身份還是不一樣的。

其次, 明蘭的母親衛小娘是正兒八經的良妾,而林噙霜只是靠手段上位的賤妾,這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

此外, 盛纮寵妾滅妻估計也不是秘密,能把持著盛家的小妾能是什麼好鳥,大家對此也是心知肚明,自然不愿把這樣的女子納進門。

而明蘭在祖母身邊長大,光是這個名聲就足以讓明蘭不愁嫁,勇毅侯獨女的名聲可是響當當的,教出來的女兒自然不會差。

02品行高下立見

因為教養上的不同,使得明蘭和墨蘭的品行也是天差地別。明蘭得到祖母的真傳,品行端正為人厚道,豁達明理。

而墨蘭從小見識的都是那些勾心斗角齷齪的手段,加上林噙霜自己也沒什麼可教墨蘭的,所以 墨蘭也學得心術不正,心胸狹隘,一心只想攀高枝。

墨蘭什麼都想和明蘭爭,還時不時地出言諷刺明蘭,明蘭為了不給祖母惹事,就處處隱忍,做小伏低。

家里有男子議事,按照規矩,姑娘們是不能上廳前的,但墨蘭躲在賬圍外偷偷地看外男,還把錯歸結在明蘭和如蘭的身上。

她把林噙霜的套路學得淋漓盡致,聲淚俱下柔弱不能自理,引得盛纮大怒處罰了明蘭和如蘭,撒謊撒的也是信口拈來,臉都不帶紅的。

吳大娘子喜歡明蘭,想要明蘭做自己的兒媳婦,墨蘭一聽就急了。

她不想讓明蘭的地位比自己高,心生妒忌劃破了明蘭的臉,雖然這是明蘭的套路。

孔嬤嬤來盛家教姑娘們學規矩的時候,墨蘭處處爭強好勝,總覺得只有自己才能光耀盛家,給盛家爭光。

她處處排擠明蘭和如蘭,想要孔嬤嬤多教自己,動不動就拿盛纮說事,作威作福惺惺作態。

孔嬤嬤哪是一般人,當然不吃她這一套,就等事情都鬧得不可收拾的地步再出手整治,順便提點盛纮。

墨蘭動不動就拿嫡庶說事,有事沒事怨怪自己是庶出,總覺得別人欺負自己。

本以為孔嬤嬤的話能起到一些作用,卻沒想到這些道理只有明蘭在認認真真地聽,記在了心里。

為了成功攀上高枝,墨蘭聽從林噙霜的話,闖下了塌天大禍,不惜自輕自賤和梁晗偷情,把全家的利益拋諸腦后,最后逼得盛家不得不低頭。

在王大娘子去找梁家說親時,吳大娘子的一番話說的也是十分現實。

吳大娘子是個多麼精明的人,本身她就不是看重嫡庶的人,她更在乎的是品行。

她早知道明蘭是清明豁達的人,以后必定能做一個合格的大娘子,整治內室,約束丈夫。

都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只有自己品行得體,家族才能興旺。內宅平靜,約束丈夫才能讓丈夫安心考取功名。

最后此事由盛老太太出面平息,她如愿嫁給自己心心念念的伯爵府,但是嫁入伯爵府的日子就好過嗎?

出嫁當日,梁家并沒有派人來接親,而是她一個人出門,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全然沒有一種辦喜事的氛圍。

王大娘子恨她恨得牙癢癢,心不甘情不愿地從手上摘下一只手鐲給她草草了事。盛纮也再也沒法面對這個疼愛了十幾年的女兒,冷言冷語地說一句「以后你就是別家人了」。

梁晗本身就是個花花公子,一屋子鶯鶯燕燕,只是因為在國喪期間把屋里的人搞懷孕了,所以只能娶個正室回來擺著才能納妾。

墨蘭來這里無非是和一群小娘們打擂臺,過的日子也就不言而喻了。

而且吳大娘子精明強悍,梁府的大小事都得經她手,墨蘭在梁府只能安安生生地過日子,不敢掀起什麼風浪。

正如吳大娘子所說的,墨蘭為了討梁晗歡心,什麼事都能做出來,先后給梁晗納了好幾房妾室,一屋子妾室爭風吃醋,家宅不寧,鬧得人盡皆知。

自己的孩子也沒有順利生下來,但這日子是墨蘭自己選的,后悔不得。

后來梁晗還和墨蘭身邊的丫鬟搞在了一起,正式和墨蘭撕破臉,不失婚也是看在盛家的面子上。

也許,此時的墨蘭才明白孔嬤嬤當日說的家族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

03格局天差地別

明蘭雖然看起來乖巧憨傻,其實卻是大智若愚,做人做事有自己的一套方法,管家也管得井井有條。

祖母教她讀書寫字學做人,教得知書達理花朵一般,時不時來一句至理名言受用終身。

在明蘭未出嫁的時候,為避免管家大權落到林噙霜手上, 祖母特地讓明蘭學習管家,這是給明蘭鋪路,給她一個機會學習治家本領,也是為了幫助大娘子不被奪權。

管家期間,明蘭面對不好處理的丫鬟和女使,全然把孔嬤嬤教的那一套用的輕車熟路,先不作聲,讓事態無所忌憚的發展,發展到關鍵時刻再出手整治,誰也不能說什麼。

在顧家,面對小秦氏和四房五房送來的人,她也是這樣處理的,讓小秦氏這朵白蓮花徹底輸了陣,這是一種大格局。

面對大秦氏借刀殺人的做法,明蘭先入為主,不動聲色地乖乖示弱,自請去祠堂跪著。

這讓小秦氏一下子懵了,只能故做好人把明蘭叫起。

連顧廷燁都說,之前自己在顧家橫沖直撞的招數實在太小兒科了,明蘭才是大智慧。

對于朋友,明蘭總是義不容辭,嫣然被欺負,明蘭挺身而出,有理有據打發了前來逼迫嫣然喝妾室茶的曼娘;張大娘子生產危急存亡之時,太醫被妾室小鄒氏扣押,明蘭拖著懷孕的身子提刀去找太醫,使得張大娘子順利生產。

對于身邊的丫鬟,明蘭也是十分照顧,風風光光地把丹橘嫁出去了。對待小桃更是如同姐妹一般,有好吃的也要一起分享,顧廷燁感嘆這兩人不該是主仆,合該是姐妹才是啊。

對于庶女,明蘭也從未苛待,細心教養,把自己缺失的愛都給庶女找補回來,頗有嫡母風范。

在明蘭的管治下,顧家被治理得井井有條,顧廷燁沒有后顧之憂地在朝廷上拼搏前程,娶這樣一位好妻子也是三生有幸了。

在祖母的教導下,她深知女人不能靠男人,身邊要有錢有心腹,最后成功在顧家站住了腳。

這種女人,無論嫁給誰都能幸福的吧。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