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直到眉莊去世,甄嬛才明白,為何她老是去太后宮里侍奉

寂寂花時閉院門, 美人相並立瓊軒。大家好,我是許多多,來這裏,帶你一起探索深宮奧秘,談論不同人生!

《甄嬛傳》,一部火了10年,至今熱度都沒有消退的電視劇。

在這部長達76集的宮斗劇中,不僅展現了酣暢淋漓的后宮生活,還給觀眾塑造演繹出無數令人記憶深刻的形象。

比如主角甄嬛和她的閨蜜沈眉莊,兩人相知相伴,在深宮中的爾虞我詐中互相扶持,但是 直到眉莊因為血崩去世,甄嬛才恍然大悟為什麼眉莊生前,總是不愿意承寵,而是老去太后的宮里侍奉。

人淡如菊、心高氣傲的沈眉莊

《甄嬛傳》是一部女性群像戲,甄嬛聰明隱忍,華妃美艷心狠,皇后口蜜腹劍,安陵容謹慎自卑。

而沈眉莊,才情出眾,美貌上乘,與皇帝離心之后,自持清醒,卻甘愿醉倒一杯暖情酒中,以至后來年紀輕輕便玉減香消。

沈眉莊出身高貴,她的父親,乃是正三品濟州協領的官職,不光如此,她的父兄還是武官,在劇中多次提到的京城外祖家,更是有錢的大戶人家。

在三人小團體中,安陵容的出身最卑微,所以她的性子最敏感多思,而甄嬛稍遜沈眉莊,不過,她們兩個感情篤定,從未因為身份的差別而冷落彼此,一直在深宮之中互相扶持。

沈眉莊精通才學,但是為了順從封建社會下的「三從四德」,在殿試時,經過宮中老人提點,沈眉莊咽下了自己熟讀的經書,而是改口說自己擅長《女戒》、《女巡》,因為她的知進退,擅變通,殿試秀女初選時,她就被眼睛毒辣的太后給看中了。

和好姐妹甄嬛一起入選后,比起甄嬛的落寞失意,沈眉莊則是顯得意氣風發,因為對她來說,中選必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她要進宮,一方面是為了嫁得全天下最出色的男子,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鞏固家庭地位。

雖然是漢軍旗出身,可是在同一批進宮里的秀女當中,沈眉莊的初始位分最高,甫一進宮便是「沈貴人」,而且還是被皇帝第一個寵幸的秀女。

反觀甄嬛,雖然長了一張與已故純元皇后極為相似的臉,卻不過是個常在的位份,可見, 不管出于哪方面的考慮,皇帝和太后,在這批秀女當中,最屬意的還是沈眉莊。

果不其然,侍寢過后的沈眉莊,立刻獲得了皇帝嘉獎的學習協理六宮的權力。

她和宮里的其他妃嬪不一樣,沈眉莊最大的底氣,來源于她的官宦世家出身,所以得到皇帝的許可后,她沒有惶恐,也沒有推脫說自己能力不足,而是謙卑地表示自己會好好學習,替皇帝分憂解難。

而皇帝會看重沈眉莊,固然有家庭因素,但更多的,是出于對她這個人的考量。

沈眉莊家世好,才情好,如果稍加培養,未來說不定可以和華妃抗衡。

所以她甫一進宮便得到的權力,都在皇帝和太后的計劃當中。

但是與皇帝寵愛一起來的,還有來自華妃的嫉妒和陷害。

為了能夠更快地穩定宮中地位,沈眉莊選擇了一條錯誤的道路,她渴望一個孩子,能夠保住她今時今日的地位,卻不想自己的過于心急,成了華妃陷害她的把柄。

在華妃的授意下,沈眉莊錯以為自己有了身孕,她滿心歡喜地將這個好消息分享給甄嬛,這個時候,一向希望皇帝能夠多多綿延子嗣的太后,也把沈眉莊召到了自己宮中。

她是進宮秀女中第一個懷有身孕的人,皇帝和太后自然要大賞,但是在皇后的攪和下,皇帝只給了沈眉莊日后封嬪的空話,但是太后卻給了沈眉莊一支金貴萬分的和合二仙金簪。

這也足以見得,在所有進宮侍奉皇帝的秀女當中,太后獨獨青睞沈眉莊。

沈眉莊溫柔識大體,背后又有好家世,再加上懷孕,她在后宮中的地位一時無兩。

然而,沈眉莊卻不知道,正是因為皇帝有意給她協力后宮的權利,再加上太后的另眼相看,才讓沈眉莊輕易地落入華妃為她布置的圈套。

沈眉莊被自己的丫鬟出賣后,怒火中燒的皇帝給了她一巴掌,正好打掉了她頭上戴著的和合二仙金簪。

和合二仙金簪被打飛,碎了好大一個口子,這也是象征著,沈眉莊對皇帝的感情,就如同這釵子上的玉石一樣,已經碎掉了。

當時皇帝還對著沈眉莊說了一句:「你不配戴這只簪子。」

其實,這只和合二仙金簪,是太后在懷十四阿哥時,先帝賞賜給她的,而皇帝因為從小教養在別的宮中,所以和自己的生母不是特別親近,反倒是十四阿哥最得到太后的喜愛。

而皇帝為了登上皇位,過五關斬六將,甚至連自己的親生兄弟,也就是十四阿哥也能下手,所以太后在臨終之前,皇帝請求太后能為他唱一首他從未聽過的歌謠,而太后卻說:「哀家想見一見老十四。」

由此可見,生性多疑的皇帝,在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后,把自己的手足兄弟給囚禁了起來。

他看見沈眉莊頭上戴的和合二仙金簪,難免會想到自己不受太后重視和寵愛,再加上沈眉莊又是用他最為在意的子嗣來爭寵,皇帝自然龍顏大怒。

他在盛怒之下,根本不聽沈眉莊的解釋,把她的貴人之位降到答應位份,還幽禁在宮中不許外出。

心高氣傲的沈眉莊哪里受過這樣的侮辱,她明白了,之前的寵愛和抬舉不過是一場過往云煙,帝王君恩如同流水,從來是抓不住,也求不得。

心灰意冷之下,沈眉莊整日郁郁寡歡,好在和她同處一宮的敬嬪是不是來看望和勸導她。

從盛寵到失寵,只在一息之間,她失魂落魄地準備用膳,就在這時,敬嬪卻手明眼快地搶下她的碗,并且別有深意地說道:「這宮里,萬事都要提防著。」

只見敬嬪取下她發間的銀釵,刺入米飯中,不過三秒,銀釵驟然變色。

兩人頓時被嚇得花容失色,銀釵變黑,是因為飯菜被人動了手腳,沈眉莊兩眼一黑,差點昏死,她顫抖著嘴唇問:「皇上......竟然厭惡我至此......要這樣取我性命麼!」

敬嬪連忙勸她,不會是皇帝的主意,但是此時此刻的沈眉莊哪還聽得進去, 她的愛情碎了,她的一腔真心付之東流,她心里認定了皇帝已經厭惡她,而她何曾受過這樣天大的屈辱,是以沈眉莊從這一刻起,已經對皇帝徹底的冷了心。

洗刷冤屈,從此一心侍奉太后

甄嬛聽聞沈眉莊禁足期間慘遭下毒的消息,知道自己一定要盡快為眉莊走動,可是還不等甄嬛開始行動,那邊被禁足的沈眉莊卻突然染上了時疫。

沈眉莊之所以會染上時疫,全因為華妃給她宮中送了感染者用過的物品,這個時候,溫實初溫太醫受到甄嬛的囑托,親自來照看沈眉莊。

沈眉莊自幼和甄嬛一起長大,自然認識一直傾慕甄嬛的溫實初,只不過兩人的身份有如云泥,一個是宮中太醫,一個是皇帝妃嬪,是絕對不可能發生任何纏綿悱惻的故事,而這個時候的沈眉莊,對溫實初更多是救人一命的感激之情,而非男女之情。

不過, 經此一事后,溫實初已經在沈眉莊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形象。

在這期間,甄嬛替沈眉莊抓到了陷害她假孕的人,原本想借著劉畚扳倒華妃,但是華妃位高權重,身后又有年羹堯的仰仗,皇帝只是淡淡過問,沒有嚴厲責罰,反倒是疑心甄嬛是不是為了沈眉莊能夠復位,從而誣陷華妃。

雖然沈眉莊已經洗刷了冤屈,但是她看見陷害她到如今局面的華妃卻只是區區的小懲,她原本對皇帝所剩無幾的愛意頓時蕩然無存,她不再愿意打扮自己,不再愿意與皇帝吟詩作對,甚至不再愿意面見皇帝。

但是在后宮,失寵便是等于自尋死路,沈眉莊自己知道對皇帝已無情意,但是她的家族還要靠她在朝中穩固地位,所以,她必須要在這宮里找到一個可以依傍的大樹。

而她的選擇無非就是皇帝、皇后和太后,皇帝已經不再可能,而皇后看不清摸不透,所以太后,成了沈眉莊保全自身的最佳選擇。

沈眉莊解了禁足之后,常常到太后宮中侍奉太后,因為走動的勤快,烏雅太后還和身邊的竹息姑姑說:「沈貴人總是來哀家這兒,卻不見她多邀請皇帝上存菊堂小坐片刻。」

每每聽到類似的說辭,沈眉莊都含笑不語,只說:「臣妾能夠侍奉太后,是臣妾的福氣。」

太后的身體不好,每日需要按時服用湯藥,而湯藥太苦,沈眉莊每每提前準備開胃的山楂,當太后飲用完湯藥,她就哄著太后吃下一顆山楂,以此緩解口中的苦味。

捫心自問,沈眉莊在侍奉太后這一方面,確實盡心盡力。

這個時候的沈眉莊,已經放棄和后宮中花團錦簇的妃嬪們爭寵,她知道,如果她能得到太后的庇護,那麼她往后的寂寥日子,就有了倚靠。

日子如白駒過隙,皇帝拋卻了當年冤枉沈眉莊假孕爭寵的事情,逐漸又對她上心,可是這個時候的沈眉莊,早已不對帝王之情抱有任何期待,每次皇帝要來找她,她都是以借口推拒回絕。

沈眉莊逐漸退出了宮斗中心,但是她的好姐妹甄嬛,卻因為驟然小產而與皇帝離心,沈眉莊苦苦相勸,最后還幫她復寵,作為皇帝的貼身太監蘇公公看到沈眉莊的舉動,不禁納悶:「這眉莊小主,身子好了以后,她的恩寵可大不如前了呀,怎麼她愿意幫莞貴人,卻不愿意幫幫她自個兒?」

蘇公公的問題自然沒有答案,他不知道沈眉莊有多麼心高氣傲,正如打碎的那枚金簪,無論怎麼修補,都不可能恢復跟從前一模一樣。

沈眉莊自從進入宮中,便知道自己只是皇帝的侍妾之一,她從未肖想過成為皇帝的正妻,所以她所苛求的并非是帝王的一心一意,而是皇帝能夠在危難時刻信任她,憐愛她。

然而她被華妃陷害以后,皇帝卻二話不說把她關了禁足,之后又在禁足期間被人下毒,以及感染時疫,就在沈眉莊生死垂危之時,皇帝也從未親自踏足閑月閣看她一眼。

這些事情加在一起,足夠摧毀沈眉莊那顆天真熱忱的赤子之心。

甚至沈眉莊還會對甄嬛說:「我與皇上的情分本就不深,哪怕他對我冷淡至此,不聞不問,我知道他的涼薄,淡漠,我的內心也毫無波瀾。」

沈眉莊若是得了空閑,從不會主動去找皇帝獻媚,而是到太后的寢宮里,替太后抄寫佛經,不管太后如何勸她要多陪陪皇帝,就連甄嬛也和她說:「在這后宮,沒有寵愛的女人難以活下去。」沈眉莊也未曾聽進。

但是沈眉莊頻繁出入太后寢宮,真的是為了侍奉太后嗎?

沈眉莊對太后有孝心不假,但是私心也有。

她不愿意承寵,不愿意用一顆破碎的心去面對皇帝,所以她侍奉在太后身側,可以很好地避寵。

但是沈眉莊頻繁出入太后寢宮僅僅是為了這一個理由嗎?其實不然,誰都知道,烏雅太后身子骨向來不好,久病不愈,而太醫院里最好的太醫溫實初奉了皇帝的命令,一直盡心盡力為太后治病,那麼 常來太后宮中的沈眉莊,和溫實初相遇的次數就會大大的增長。

溫實初傾慕甄嬛卻愛而不得,沈眉莊又是失意之人,兩顆年輕火熱的心漸漸碰撞在一起,溫實初逐漸把沈眉莊當做甄嬛一般來照料,而沈眉莊卻對溫實初暗生情愫。

溫實初年紀輕輕便在太醫院嶄露頭角,為人謙和知禮,他們偶爾談詩詞,談眼前境遇,卻絕不談風月。

只有在無人在意的角落,他們視線相對,互相一笑,便是這兩人的全部了。

沈眉莊曾經對甄嬛說:「你得寵,我高興。」

但是當她看見溫實初為了甄嬛失魂落魄時,她卻難得的憤怒,對溫實初說:「錦上添花無人記,雪中送炭情意深。」

甄嬛重新復寵,又是皇帝心尖尖上的人,可溫實初一顆心多年都系在甄嬛身上,沈眉莊是又氣又怨,她這句話雖然是對溫實初說的,可焉知她不是在提醒自己呢?

華妃失勢,火燒碎玉軒,沈眉莊為了讓皇帝能夠嚴懲華妃,不惜讓大火燒傷自己的胳膊,如此可見,沈眉莊雖然溫柔賢惠,卻也是一個狠心之人。

甄嬛在凌云峰受辱,她為了能夠見甄嬛一面,在溫宜公主的飲食中下了一點兒讓小兒發熱的藥,從而能夠出宮來見甄嬛。

她是這樣一個能夠隱忍的性子,卻無法隱忍她自己對溫實初的感情。

一杯暖情酒,成全兩個人

縱然是老謀深算的太后,也絕對無法想到,沈眉莊總是來她宮中,卻是為了能夠與溫實初多見一面。

她打從心眼里喜歡沈眉莊,自然希望她能夠和皇帝重歸于好,于是在皇帝踏入閑月閣的這一天,立刻命人送來了一壺「暖情酒」。

沈眉莊如何不知,這是太后在為她牽線,可是她對皇帝早已沒有了昔年的愛慕之情,有的,也不過是無窮無盡的冷漠。

宴席上,沈眉莊提不起任何興致,而皇帝被她下了冷面,自然無法多待。

但是等皇帝離開后,沈眉莊卻一杯又一杯地給自己斟滿了酒,她苦嘆命運不公,遇人不淑,并抽噎著說道:「我整日要這清醒克制又有什麼用!」

守在一旁的彩月見狀,知道沈眉莊有心放倒自己,她們主仆同心,彩月如何不知道此時此刻沈眉莊的心底人?

她連忙奔去太醫院請溫實初,而溫實初的徒弟衛林,還貼心地幫他師傅記上了檔案,若是日后被有心人瞧見,也難以察覺出端倪。

就這樣,一杯暖情酒,兩個有情人,春花秋月,曖昧旖旎。

一夜風流過后,沈眉莊守口如瓶,而僭越的溫實初同樣藏下了這樁心事,直到某次他按例給沈眉莊請平安脈,卻意外地發現沈眉莊有了身孕。

為了讓這個孩子名正言順的出生,沈眉莊以「尋鐲子」為由,借口偶遇了皇帝,并且和皇帝春風一度,讓皇帝誤以為沈眉莊懷了龍種。

數月艱辛懷胎,沈眉莊卻因為安陵容暗中使壞而導致早產又難產,這個時候,本就驚懼交加的沈眉莊又聽聞溫實初自宮的消息,錯以為他是為了保全被誣陷的甄嬛名聲,一時間急火攻心,幾度昏死過去。

雖然最后沈眉莊誕下一個女兒,但是此時的她已是無力回天之兆,面色蒼白,氣若游絲,眼見是沒多少時間了。

甄嬛三言兩語打發走皇帝,這個時候,沈眉莊卻讓溫實初留了下來,她是彌留之際,卻還惦記著當年的事情:「你還在怪我嗎......」

怪我當年哄你喝下那杯暖情酒,怪我擅自主張留下我們的孩子,怪我對你的情意太深,從而害了你嗎?

甄嬛在一旁聽得心驚膽戰,她想不到自詡聰明、冷靜的沈眉莊,卻犯下這樣的彌天大錯。

然而反觀她自己,她又有何資格來指責沈眉莊?只得說:「姐姐,你糊涂了呀......」

沈眉莊靠在溫實初懷里,勉力一笑:「這樣的糊涂,我很歡喜......」

她想要溫實初的答案,可溫實初因為自宮失血過多,再加上心中悲痛,一時間無言以對,沈眉莊虛弱地閉上了眼,喃喃道:「原來你還是怪我......」

可溫實初真的對沈眉莊無意嗎?

他眼淚流下,動容哽咽:「那夜的酒,并不足以讓我動情......」

所有的回答都在這句話里,沈眉莊知道,她的情意有了回應,只可惜來的太晚。

甄嬛離宮那些年,沈眉莊在宮中唯有溫實初這一個依靠,而溫實初,早在與她日積月累的相處中,漸生情愫。

沈眉莊喜歡溫實初嗎?當然喜歡。

她在病中,未曾粉飾自己,溫實初進來替她請脈,沈眉莊臉色微微一紅,笑說:「我沒有上妝,讓你看見我這樣,真是不好意思。」

人淡如菊的沈眉莊,何曾在意過自己容顏?失寵之后,從不見她關注過自己容姿,反倒是見了溫實初,卻在意起自己還沒有上妝,真應了那句話,「女為悅己者容」。

那麼溫實初喜歡沈眉莊嗎?答案是喜歡的。

夏日里,溫實初惦記著沈眉莊茶飯不思,特意給她熬了她喜歡的冰糖蓮子羹,當沈眉莊為了甄嬛一事而茶飯不思時,向來好脾氣的溫實初生氣道:「你惦記嬛妹妹,卻不知我惦記你嗎?」

沈眉莊因為血崩離世之后,溫實初整日與酒作伴,哪還有昔日溫潤如玉的青年模樣。

甄嬛這才明白,雖然是沈眉莊哄溫實初喝下暖情酒,可溫實初亦是心甘情愿,回想從前,沈眉莊總是到太后宮中,恐怕也是為了能和溫實初多見一面。

那麼溫實初作為宮中資歷較深的太醫,難道當夜品不出那杯暖情酒有問題嗎?

恐怕是知道了,卻也愿意借這個機會放縱自己。

只是兩人相遇太晚,相愛太晚,最后也沒能攜手相伴,一個早早離世,一個卻要拖著殘破的身子了卻此生。

回望沈眉莊的一生,就如同那句詩:寧可枝頭抱香死,不曾吹落北風中。

皇帝辜負她,她便再也不奢望帝王之愛;愛上不該愛的人,她隱忍不發,溫柔卻有傲骨,若非是那杯酒,她這輩子,興許都會好好地埋藏自己的感情。

可惜造化弄人,命途多舛,沈眉莊和溫實初這對有情人,終于還是天人永隔。

含情欲說宮中事, 鹦鹉前頭不敢言。宮廷裏有太多的禁锢,但是這裏沒有,歡迎評論區和多多一起暢所欲言,別忘記點贊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