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海氏強大能干,柳氏馭夫有術,盛家兒媳婦個個能旺三代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盛纮三子四女,除了墨蘭,其他幾個孩子婚事都個頂個的好。當然,這少不了他這個做爹的功勞,孩子們的對象,都是他仔細查看過的,盛老爹的這份心,為盛家娶到了三個很好的兒媳婦,也為家族百年興旺打下了堅固的基礎。

她們就是大嫂海氏、三嫂柳氏、四弟妹沈氏。

1).管家有道的海氏

海氏出生于名門望族,她飽讀詩書,端莊大方,秀外慧中。安門第來說,海氏是低嫁,但長柏長得豐郎俊逸,年紀輕輕就是兩榜進士,和海氏郎才女貌。

盛纮和盛老太太都很滿意這樁婚事。

當然,各花入各眼,王氏就有些不滿,海氏進門后,王氏想擺婆婆的款,給兒媳婦立立規矩。

1.結果婚后第二日,海氏就開始整天服侍在她身邊,晨昏定省不說,笑容可掬地為婆婆端茶、倒水、端盆、絞帕,布菜……幾天福享下來,王氏有點招架不住了,因為盛纮對她冷嘲熱諷,大意是當年也沒見你這麼孝順我老娘。 不止盛紘如此,連府里上了年紀的媽媽婆瞧了,都在贊嘆大少奶奶之余,忍不住暗暗譏了王氏兩句,風言風語多了,王氏何嘗不知。

王氏也很心虛,她進盛家之后,盛老太太也沒怎麼擺婆婆款,如今有個活生生的典范在身邊,如芒在背。過了一段時間,王氏發狠讓兒媳婦去盛老太太那邊盡孝心。

立規矩一事,在海氏的主動下完美結束。

2.海氏不但「對付」婆婆有一手,對弟弟妹妹也有一桿秤,她看明蘭懂事有禮,有好東西經常分給明蘭。海氏管理一些家務后,小長棟和香姨娘的日子好過多了,月例再沒拖延,衣裳點心也都挑上乘得來。

3.梁夫人表達了對明蘭的善意后,墨蘭就跑到暮蒼齋找明蘭晦氣,辱罵她,打她耳光,還差點劃破明蘭的臉。

王氏帶人來的時候,林姨娘隨后也帶人趕到,林姨娘巧舌如簧,王氏說不過,兩邊下人還打了起來,眼看場面失控,海氏來了。

旁人尊貴,我治不了,可你們要打要賣,怕我還做得了主。海氏幾句話控制了場面。

盛纮回家后,墨蘭和暮蒼齋丫鬟各執一詞,海氏讓在在場的長棟說說事情的經過。

真相大白后,林姨娘對盛纮哭訴,因為太太不給四姑娘相看婆家,四姑娘才找六姑娘的麻煩。 明明是墨蘭出手傷人,被林姨說成了王氏不重視墨蘭的時候。

王氏在一旁氣得發抖。

原著中這樣寫道: 海氏看著林姨娘,靜靜道:「照姨娘這麼說,姊妹間但凡有個不平,四姑娘就可以隨意打罵妹妹,傷著弟弟,砸毀物事,忤逆嫡母了麼?」

此言一出,盛紘頓時一震,林姨娘變了臉色。

最后,海氏又用了新皇登基,最忌的就是嫡庶不分,將盛纮徹底說服。

從那天開始,林姨娘身邊的下人,賣的賣,打得打,只留下一個夏顯家的。林氏盤踞盛府近二十年的勢力,去掉了一大半。

王氏在林氏那里吃了半輩子的虧,海氏只用了一次就搬過來了。

2).馭夫有術的柳氏

柳家也是大家族,雖然比不上海家,但比盛家門楣還是高一籌的。柳氏的父親是少數和盛紘一從同窗,同科,同年,然后變成同僚的好友。

柳氏是柳大人的嫡出女兒,若不是曾定過親,也輪不到長楓。柳氏知書達理,清明豁達,就是長得太普通了,多普通呢?

原著中寫道: 柳盛兩家女眷常往來,小時候,如蘭難得見到一個和她外貌如此懸殊的閨秀,每回去柳家做客回來,都恨不能用高音喇叭來直播。

明蘭用國泰民安來形容她的長相。

長楓自詡風流,自然看不上這樣嚴肅古板的妻子。柳氏也毫不掩飾地表示丈夫是個輕浮不正經的人。婚后第五日,長楓就去了通房屋里,柳氏也毫不在意。

當然,柳氏不是真的不在意,婚后的第二天,她就求到老太太和公爹那里,麻煩兩位長輩陪她演一出戲。長輩們聽著有理,愿意幫忙。于是府里最有權威的兩個靠山全部站在她這邊,如此,柳氏掌握長楓的花銷銀子。

原著中寫道:盛紘抓著長楓的功課不放,按著吃飯頓數來訓兒,老認為夫妻不和都是長楓的錯,拿著盛紘那句‘盛家長必要嫡出’的話,一氣發落了長楓屋里四個通房,都隔離到莊里去了。長楓過得苦不堪言,他自小性情軟弱溫柔,此情此景,不由得淚從中來,凄惶惶,天地間卻沒半個知心人,這日子簡直沒法過了

正當這個時候,柳女士向四面楚歌中的盛長楓伸出了溫暖的友誼之手。

在長楓又一次被盛老爹訓得吃不下晚飯時,柳氏端著宵夜去書房尋他,一頓軟語安慰,長楓撲到了柳氏懷里,哭得跟孩子似的。

第二日,柳氏臉也不板著了,說話也不難聽了,溫溫柔柔的,兩人好的跟蜜糖似的。后來她把那幾個通房領了回來,長楓感念她的賢惠,反而跟她更好了,又主動散了兩個,只留下兩個老實本分的。之后,柳氏一直促著夫婿好好讀書。

見長楓越來越往正道上走,老太太和盛纮都很欣慰。王氏就不用說了,她連自己親兒媳婦都想欺負,何況庶兒媳婦。

柳氏剛進門,王氏動不動就讓她在外面跪著,還經常出言諷刺。柳氏對婆婆的政策和大嫂一樣, 逆來順受。王氏還克扣長楓院子里的花銷,沒多久,太太刻薄三奶奶的消息傳得滿府都是。

盛纮很生氣,他和柳大人幾十年的交情,答應好好對待人家女兒,何況三兒媳著實不錯。他狠罵了王氏一頓,讓三兒媳自己領取院里的開銷,連請安都要免,是柳氏自己非要保留給婆婆請安。

柳氏溫柔賢惠對幾個小姑子也不錯。明蘭就很喜歡三嫂。柳氏的第一個女兒長得很像華蘭,比華蘭的莊姐兒還像,洗三禮上,華蘭抱著小侄女左親右親,連帶著對林姨娘的宿怨都淡了許多,還送了雙份的禮物。

因為柳氏的關系,長楓和兄弟姐妹的關系越來越好,除墨蘭外,因為墨蘭總慫恿長楓去求老爹把林姨娘接回來。不說林姨娘回來怎麼做妖,兩位長輩也不可能答應。長楓求肯定會被罵死,柳氏用強大的禮法知識把墨蘭頂了回去。

在柳氏的帶領下,長楓在三十歲之前就考上了兩榜進士,仕途是越來越順。

在督促夫婿用功奮進這點上,柳氏屬于教科書般的典范案例。

3).孝順善良的沈氏

小長棟背著老太太下山,賺到了一個嫁妝豐厚的媳婦。

老太太就是沈母,沈秀巧是她最小的女兒,也是沈國舅的族妹,還是英國公嫡女張氏做的媒。

張氏本不喜歡沈家那些人,只有這個族叔另外,族叔族嬸都特別厚道,沈家姐弟小時候受了他們不少恩惠,他們也是最早就不贊成沈家對待小鄒氏的態度。

沈家半路發家,自然比不得海家柳家這種名門望族,但配長棟綽綽有余。長棟的相貌,資質比兩位兄長差多了,可他有一股向上的勁兒,學業也不差,關鍵是人品也好。

1.長棟有自知之明,他的媳婦秀巧也有。

有一年盛老太太大壽,家里擺了三天的流水宴會,前后有五六十戶人家來拜壽。每家是什麼來歷,上門的女眷是什麼輩分,該怎麼稱呼,擺座位時怎麼排序,哪幾家素日不和的,不該坐一道,哪幾家是姻親,血親,轉折親,該坐一道的……

她那神奇的大嫂連鬢發都沒亂一絲,汗都沒沁一點,輕輕松松就把里里外外安排得周全完美。

三嫂也是,那年辦中秋時還懷著身孕,偏秀巧剛進門,啥也不懂,三嫂笑著搖頭輕嘆,挺著大肚,輕描淡寫就弄妥當了;她只需要提著筷子,坐到桌旁開吃就行了。

連底下的人也差了十萬八千里,兩位嫂子身邊的媽媽都能以一當十,秀巧知道這是多少代的世仆累積訓練出來的。

大事上比不上兩位嫂嫂,但小事上她還是可以發揮的,她的針線活特別好,這也是她名字的由來。

2.秀巧經常嫂嫂和侄兒侄女,還有遠處的婆婆和太婆婆做些衣物飾物,很是得了些夸獎。

長棟的生親是香姨娘,香姨娘謹守本分,通情達理,叫秀巧「四奶奶」。從來不干涉兒子屋子里的事,長棟成親前, 還是香姨娘跟盛纮說,把長棟屋里伺候的兩個通房先行妥善打發了。

看著香姨娘一把年紀了,還常站在公爹屋前打簾,端水遞茶,繡巧平白難過起來。

她想盡一份孝心,在仔細打量香姨娘的身材后,秀巧 偷偷做了一套貼身小衣,輕軟的棉料,細密的針腳,像給娘家的母親做的那樣,懷著感恩的心,一針一線,做的尤其用心。然后,叫小丫鬟偷偷送過去。

香姨娘什麼也沒說,只是用感激的眼神看著她。此后,秀巧經常給香姨娘做切身的衣服,坎肩,棉襪…春夏秋冬的物件都有。

長棟對她更好了,有一次香姨娘生病,久久不好,秀巧就悄悄地對她說:「 姨娘定要保重身體,長命百歲,將咱們分家出去,還指著姨娘教我怎麼過日子,教孩子呢。」

香姨娘心里感動,因為有了盼頭,病很快就好了。

成親四年沒有生育,秀巧心急得要命,她想給夫婿納妾。讓香姨娘給訓回去了,香姨娘說:傻孩子,家里不需要你們傳宗接代,你們還年輕著什麼急。

長棟也安慰她,秀巧漸漸放寬了心,不久后果真懷孕了。

4).寫在最后

一個好女人能旺三代,當然男人也得可改造型的,若遇見孫秀才之流,海氏這樣的賢媳婦也得和離。

好媳婦加好丈夫,何止旺三代,六代都不止。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