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年收入僅10萬,陳竹昇為圓演員夢全靠第二專長,最窮只剩100元,拚30年終發光

願我們的相逢,不早不晚,恰在最好的時候。喜歡就留下您的關注@综娱泡泡吧,餘生漫漫,惟願相伴。

「國民老爸」陳竹升在《俗女養成記》中,暖心又傻疼女兒的形象,深植觀眾心中。他透露前一陣子老婆與女兒進戲院看正夯的《鬼滅之刃》,但因他在拍戲無法一同前往,他默默趁著拍戲空檔、進戲院追進度,再回家跟孩子討論劇情,陳竹升表示,「透過聊天方式關心孩子的生活,讓他們感受到自己是特別的與被愛的。」

現實生活中,陳竹升也有與「小嘉玲」吳以涵年紀相仿的兩個女兒。陳竹升表示,當孩子還小的時候,他會表達對女兒的愛意。隨著女兒的年紀增長,他更常以聊天的方式融入孩子的世界,從平常的相處就培養父女的感情,因為他認為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太刻意介入孩子的世界。

其實,陳竹昇出道已經30年,從幕後道具走到幕前演過逾50部作品,是許多戲劇中不可或缺的要角之一,曾以電視劇《野蓮香》、電影《阿莉芙》,分別拿下金鐘獎迷你劇男主角、金馬獎男配角獎,近期則因演出《俗女養成記2》再度爆紅。其中上週日播出他和于子育的爭吵片段,劇中陳竹昇陷入中老年恐慌,抱怨老婆管他太多、阻擋了他的夢想,一句「我的人生就像這碗湯,沒滋沒味難喝的要死」道盡心中的苦,于子育則哭訴自己為了家庭奉獻青春,讓觀眾看了直呼劇情超寫實,也迎來當晚的最高收視落點!

擁有深厚表演經歷的陳竹昇早在15歲就進劇場,一開始是擔任道具助理,但以前環境差,混劇場都身兼數職,直到他開始有機會參與舞臺劇演出,也漸漸愛上演戲。2002年27歲的他,確立了「當個好演員」的夢想!而為了演員的方向邁進,他開始慢慢減少劇場的行政工作,等待不確定的演出機會,導致剛開始有好幾年的年收入僅10萬元,錢不夠就花以往的積蓄,甚至窮到只剩100元。

他除了靠親友接濟之外,他也靠著第二專長賺錢,陳竹昇連續5~6年承包新北市反暴活動、高雄市影展,以及各縣市社會局輔導非營利組織的戲劇課程,有時更帶著表演團體去美國、英國演出,他還會親自上場扮演濟公、教老外舞龍舞獅,他笑說「那時候網路還不普及,為了聯繫跨海訊息、發布新聞,我還會打電報。」透過接案,不只讓他能維持基本開銷,還提升他的舞臺設計、製作、導演等能力。

也因此陳竹昇總會以自身經驗建議年輕人:「如果你想當演員,先問問自己有沒有第二專長?」而他就很自信的說:「我不只有第二專長,還有第三、四、五、六等專長。」

對表演很有一套的陳竹昇,尤其對小人物的詮釋到位,他也坦言因為自小體弱多病,當郵差的父親,為了能隨時照顧他,便把他帶在身邊,開著郵務車在新莊老街上收信送信,由于街上有多處廟宇,入夜後就成夜市,加上從事各行各業的鄰居,使他腦中積存了各種人生百態的資料,也因此他接任何角色,都能從老鄰居的身影中找到揣摩對象,因而演得栩栩如生。

這幾年從台灣片《總舖師》、《大佛普拉斯》、《阿莉芙》,到台陸合資的《健忘村》等等都有他的身影,他也不諱言當演員還是會有經濟壓力,好在他15歲就出來混,沒戲演就去接幕後工作、指導表演或台語、甚至辦藝文活動。

生活重心都在工作上的陳竹昇,因為不會管錢,就找比他會的人來管理錢財,像是工作期間的雜支開銷,就會先放一筆零用金給助理保管,以免自己需要用錢時沒錢。而當拿到薪水時,他會自動轉交給擔任國中老師的太太,「一家之主有賺錢養家的責任,把錢交出去就對了。」最後他也笑說,身上留著的錢,花費最多的是加油、停車費!

以上圖片來源:自由時報、陳竹昇臉書

陳竹升並非表演科班出身的演員,從小體弱多病的他,待在醫院的天數比在學校多,後來才發現自己對雕塑有興趣。而雕塑也成為他當演員的轉捩點,當時他跟隨雕塑老師李良仁(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先生的兄長)學習、隨著老師走入劇場。

被老師一把拉進劇場的陳竹升,從幕後轉到幕前,說學逗唱樣樣來。跟隨老師多年的劇場經驗也啟發陳竹升「成為觀眾生活中的背景」自然融入觀眾的生活,拍攝《俗女養成記》時,陳竹升透露自己也是秉持這種精神、投入角色,他自豪拍攝的過程中幾乎沒有 NG,常常遇到路人主動對他說:「你演的嘉玲爸,跟我爸好像!」讓陳竹升很感動。

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啦,有任何意見可以來評論區和我們一起討論,歡迎關注@综娱泡泡吧,更多資訊,等你來看。我們下期再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