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冤殺周生辰,污蔑南辰王府,劉子行從未愛過時宜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周生辰,我來嫁你了,若有來生,換你先娶我可好?你不說話,我當你答應了。」

漼時宜,是電視劇《周生如故》的女主角,在電視劇《周生如故》的大結局里,說完這句話,她身穿一襲紅色嫁衣,從城樓上一躍而下,倒在雪地里,那副畫面真的很美。那天,時宜不是渣男劉子行的什麼貴嬪,而是周生辰的新娘。

而且,周生辰真的答應了,這一生,他們礙于封建禮教和世俗無法在一起,來生終將獲得幸福,時宜如愿以償,嫁給了周生辰,圓了前世的遺憾。

時宜登城樓準備為周生辰殉情的時候,劉子行好像意識到了情況不妙,一路狂奔,雖然趕到了,但是還是沒能抓住時宜,沒能阻止時宜跳下去,看到他哭得撕心裂肺的樣子,我沒感到絲毫痛快,只感到了可笑。

他憑什麼為時宜的死感到撕心裂肺?他懊惱的是因為自己逼死了自己所愛的人嗎?不,冤殺周生辰,污蔑南辰王府,劉子行從未愛過時宜。他之所以會懊惱漼時宜跳樓,只是因為他把漼時宜當作自己必須得到的物品,當作鞏固皇權的工具,這個工具沒了,劉子行想要的利益也沒了,他才會覺得懊惱。

看了《周生如故》,你會發現,劉子行從頭到尾都是一個精致利己主義者,在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沒有什麼愛情。若是他愛漼時宜,就不會親手毀了時宜所在乎的一切。他所做的事情,沒有一件是對得起漼時宜的。

01.由于自己的遭遇,劉子行的心理早已扭曲,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

劉子行的一生,身不由己,命運一直被人擺弄著。

按照約定,漼時宜還在腹中的時候就被指婚給了太子,是未來的皇后,可是,戚太后的兒子登基了之后,卻不想讓漼時宜做皇后,想扶持自己的娘家,但又不敢得罪漼氏,便想了一個損招,讓劉子行做太子,封為廣陵王,讓漼時宜做太子妃。

明眼人都知道,劉子行這個太子只是暫時的,一旦小皇帝長大成人,有了妃子,生下了兒子,劉子行就可以下臺了。而且,他曾經做過儲君,一旦失勢,都很難全身而退。

劉子行不僅繼承不了皇位,還得被困在宮里,一言一行都被束縛住,稍有行差踏錯,就會被戚太后處罰,在這殘酷的皇權爭斗中,劉子行的內心早已扭曲。

他之所以僅憑一副畫像就對漼時宜「動了情」,不僅是因為漼時宜長得真的很漂亮,更是因為漼時宜是他的女人,是他難得可以得到的東西。早在那一刻,他就把漼時宜當作自己的私人物品了,是自己必須得到、容不得別人奪走的。

他對漼時宜,擁有的不是愛,而是占有欲。他能控制的東西太少了,因此,每一樣他都不肯放棄。

02.愛一個人,理應尊重她的個人感受,可是,劉子行從頭到尾只考慮自己的私心;

劉子行見了時宜幾次,都滿懷期待,可是,時宜已經用態度告訴他,自己不喜歡他,不愿意嫁給他。

在劉子行的面前,時宜是恪守禮法的,是努力保持距離的,這跟她在周生辰面前的隨意、小心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當漼公提出解除婚約、放漼時宜自由的時候,漼時宜和劉子行都在場,得知自己不用嫁給劉子行了,恢復自由之身了,漼時宜臉上的歡喜根本藏不住,更何況,她還第一時間看向了周生辰。

劉子行把這些都看在了眼里,自然知道漼時宜喜歡的人不是他,而是周生辰。可是,他不但不尊重時宜的感受,不愿意放時宜自由,反而恨周生辰入骨。

還有一點,漼時宜為了不嫁給他,不卑躬屈膝侍奉他,可以舍棄自己的生命,從城墻上一躍而下,已經明確告訴了劉子行自己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心態,可是,劉子行依然不肯放過死去的漼時宜,居然在滅了金榮之后追封漼時宜為皇后,這對漼時宜真的是實打實的侮辱。

愛一個人,理應尊重她的個人感受,可是,劉子行從未在乎過漼時宜的感受,從未想過靠自己的努力去贏取漼時宜的芳心。

他只知道一點,那就是不管婚約在不在,時宜喜歡上了誰,漼時宜都只能是自己的女人。她情愿也好,不情愿也罷,哪怕為了不嫁給他死了,自己得不到她的人,也要在名份上成為她的男人,讓后世知道,漼時宜是他的皇后。

林徽因曾說:「愛是祝福,而不是霸占;愛是快樂,而不是負擔。」

這個道理劉子行不懂,也不需要懂,只因他不愛漼時宜。

03.愛一個人,理應做到愛屋及烏,可是,劉子行干的不是人事。

愛屋及烏?劉子行不僅沒做到這點,反而成為了漼時宜恨不得啖汝之肉,飲汝之血的人。

劉子行殺了漼時宜最在乎的師父、師姐師兄,更狠毒的是,他還用剔骨之刑這種殘酷的刑法折磨周生辰,全程行刑百余刀,將舍棄王姓、一心一意守護北陳百姓的周生辰折磨死,給赤膽忠心、從未有過半分篡位想法的南辰王軍潑了污水,他干了這麼多喪心病狂的事情,卻做著美夢,想讓時宜給他做妾,卑躬屈膝地伺候她,然后再利用漼氏的名望幫其鞏固皇權,當真是做著黃粱美夢。

漼時宜只要看到劉子行,就能想到慘死的師父、被屠戮的師兄師姐、被潑上污水的南辰王府,以前在南辰王府過得有多麼快樂,現在被困在劉子行的身邊就有多麼痛苦,這樣的痛苦讓她再度失聲,讓她生不如死。

「我自入王府,得師父教誨,得同門愛護,未曾有過半分報答,而今師父蒙冤慘死,同門慘遭屠戮,仇人近在咫尺卻不能殺,已是痛苦至極,絕無可能再與其成婚。今日女兒不孝,叩謝娘的養育之恩,請娘恩準女兒舍棄「漼」姓,「漼」氏再無不孝女,時宜,只是南辰王府的十一。」

為了漼氏,她不能殺了劉子行,可是,她也絕不可能侍奉仇人,因此,死亡,是漼時宜唯一的解脫。

劉子行費盡心機,依然沒能得到漼時宜,他懊惱自己算計了這麼多,也沒能如愿以償,可是,他并不懊惱自己毀了周生辰和漼時宜。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