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驚心:若曦和八阿哥十阿哥去遛馬,路上為什麼「咦」了一下?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張曉剛穿越到清朝時,一直想著回到現代社會,然而她試了很多種方法,甚至想嘗試一下通過撞馬是否能穿越回去,卻被四阿哥和十三阿哥的馬及時救下,未能死成。

然而四阿哥卻看出若曦是想故意尋死,警告她如果下次還想死,就不勒韁繩。

但是兇過之后,四阿哥又悄悄買了跌傷藥給若曦,勸誡她最好別隨便尋死,一番話讓若曦決定既來之,則安之。

眼看回去無望,趙曉只能先適應著這個馬爾泰若曦的身份。

好在若曦有個姐姐若蘭,十分疼愛她,事事提點。

這日父親來了信,若曦見姐姐不看信,竟要等著讀信的太監來讀,她十分不理解,便自告奮勇地要為姐姐讀信。

誰知道她興致勃勃地展開信,卻發現古代的字和現代的字多有不同,很多字她根本不認得,這下可鬧了笑話,只得悻悻地把信放下,告訴姐姐還是等讀信太監來了再說吧。

回去以后,若曦就拿起了書開始讀:

「蕭蕭梧葉送寒聲,江上秋風動客情。

知有兒童挑促織,夜深籬落一燈明。」

這是宋朝葉紹翁寫的《夜書所見》。

大意是瑟瑟的秋風吹動梧桐樹葉,送來陣陣寒意,江上吹來秋風,使出門在外的我不禁思念起自己的家鄉。家中幾個小孩還在興致勃勃地斗蟋蟀呢!夜深人靜了還亮著燈不肯睡眠。

對于念「家」的趙曉來講,這首詩也算是十分應景了。

張曉讀著讀著倒是發出幾聲感慨,想想自己這個現代人在現代寒窗苦讀十六年,也算是個知識分子,到了這里反倒成了半個文盲,還好是落到了這幅小姐的身體里不愁吃穿,要不然豈不是活生生餓死她這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人。

感慨完了,她心思又不在讀書上面,轉去玩上了螞蟻,卻被前來的阿哥們逮了個正著。

八阿哥見了,十分寵溺地說,「在看宋詞啊。」十阿哥揭了若曦的老底,笑話她在玩螞蟻,只是擺出了一副讀書人的樣子罷了。

趙曉聽了,也不惱怒,說道,「你沒聽過,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嗎?我看的是螞蟻,可又不是螞蟻。」

結果這番話說出來給草包十阿哥整的不會說話了。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原文應是: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這里用菩提代指了如來。出自《華嚴經》。

所以趙曉說完,八阿哥就問了她你還看佛經啊。

趙曉說經常聽姐姐若蘭念,會一些。

十阿哥端起書,問她,這些字你都認識?

張曉奪過來,「認識,我認識它們,它們不認識我,不過,我們正在彼此熟悉中。」

八阿哥問,「怎麼能讓自己認識它們呢?」

趙曉答,「猜的。」

這下可把十阿哥逗樂了,「這樣也行啊,那我們全都不用請先生了,猜不就行了嗎。」

趙曉不答。

后來八阿哥和十阿哥要去遛馬,就帶著若曦了。

幾人乘坐馬車,若曦望著車外,「咦」了一聲,引起了十阿哥的注意,自己拉開簾子卻覺得沒有什麼,不禁疑惑,就問若曦到底看見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若曦說看見什麼了不告訴你,你要是想知道得給我點好處才行。

于是十阿哥以今后答應若曦一個要求為交換,聽到了這個「有趣的事情」:

街上人雖多,可我們的馬車卻暢通無阻,見到的人遠遠就躲開了,可是我們并沒有表明八爺就坐在車里,我當時就懷疑究竟是怎麼回事,所以就咦了一下。

后來搖頭是因為想到這樣的馬車絕非一般人能坐,這又是在天子腳下,升斗小民也都有見識,即使不知道車上坐的是什麼人,但知道讓路總是沒有錯的。

至于搖頭,只是覺得自己成了狐貍而已。

十阿哥問道,「這關狐貍什麼事啊?」

八阿哥已經了然,「狐假虎威。」

狐假虎威是先秦時代漢族寓言故事。狐貍借老虎之威嚇退百獸。后以「狐假虎威」來比喻仰仗或倚仗別人的權勢來欺壓、恐嚇人。

若曦此意便是覺得自己借著八阿哥和十阿哥的聲勢也威風了一把。

END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