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難怪溫實初會揮刀自宮,你看他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距離《甄嬛傳》首播已經過去了超過10年了,但是許多觀眾仍然對它「熱情不減」。這也不難理解,因為在《甄嬛傳》中,每個角色都有著自己的個性和心思,哪怕是一個配角都有諸多可以深挖和分析的地方。

例如太醫溫實初,他與甄嬛青梅竹馬,對甄嬛心懷愛慕,在甄嬛進宮之后,也盡心竭力地幫助甄嬛。

不過,溫實初最后卻「揮刀自宮」了,可在那個時候,溫實初到底為什麼會選擇「自宮」呢?除了保護甄嬛,他有別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嗎?

溫實初:工具人提著他的工具箱來了

在《甄嬛傳》里,太醫溫實初顯然是一個重要的配角,他自始至終都站在甄嬛陣營之中,為甄嬛、沈眉莊出了不少力。

不過,由于甄嬛雖然多次「拒絕」了溫實初,但又一次次求助于他,溫實初也被觀眾們戲稱為「最強工具人」,溫實初拎著藥箱出場時,還經常有人調侃稱「工具人提著他的工具箱來了」。

從一開始,溫實初就對甄嬛言明了自己的感情。因為甄嬛的父親甄遠道對溫實初的父親有「救命之恩」,因而兩家來往甚密,溫實初和甄嬛也可以稱得上是青梅竹馬,溫實初也早已對甄嬛懷有情誼。

在得知甄嬛即將參加選秀后,溫實初還特意向她求親,希望能夠借此免除甄嬛選秀之事。

雖然當時甄嬛就拒絕了溫實初,而且甄嬛后來還進了宮成為了「常在」,但這并沒有改變溫實初的心意,在宮里,溫實初仍然盡心竭力地幫助甄嬛。

只不過,在很多時候,在觀眾們的眼里,溫實初更像是一個「工具人」,只要甄嬛「有難」或是「有事相求」,溫實初必定義無反顧,而甄嬛似乎卻從未能夠真正給到溫實初想到的。

例如,當宮中突發時疫,甄嬛請求溫實初去醫治正在禁足、染上時疫的沈眉莊,溫實初就沒有推辭,盡心竭力替沈眉莊診治,不僅治好了沈眉莊,他本人還因為治療時疫的方子效果顯著,在甄嬛的推薦下成為了太醫院院判。

在人人對時疫避之不及的當時,溫實初前去替沈眉莊診治,簡直就是「最美逆行者」,這其實也足以看出,溫實初對于甄嬛的感情。

例如,當甄嬛受皇后陷害,在冊封禮上誤穿了純元的舊衣、惹得皇帝勃然大怒并將其禁足之后,也是溫實初盡心竭力地在保全甄嬛和她肚子里的龍裔,還查出了安陵容之前送給甄嬛的「舒痕膠」中含有大量麝香,也正是因為這舒痕膠才導致甄嬛的第一個孩子不幸流產。

而在甄嬛離宮前往甘露寺之后,溫實初「工具人」的作用更是發揮得「淋漓盡致」,沈眉莊托溫實初經常去看望甄嬛,令溫實初有了繼續與甄嬛「接觸」的合理理由。

溫實初不僅常常前去探望甄嬛,還曾再次表白,希望甄嬛能夠和他在一起,不過當時甄嬛雖然已經對皇帝死心,卻又喜歡上了果郡王,令溫實初的表白再次以失敗告終。

為了拒絕溫實初,甄嬛還發出了「靈魂拷問」,問是「和我在一起要緊」還是「我真心安樂要緊」,在糾結了一陣之后,溫實初還是選擇了「甄嬛真心安樂更要緊」,可見溫實初對待甄嬛的一片真心,已經到了可以放棄自己的感受的地步。

而且,就算溫實初一再被拒絕,就算他無法理解甄嬛的想法,當甄嬛在凌云峰懷上了果郡王的骨肉、想要設計回宮之時,溫實初還是義無反顧地幫助了甄嬛,并在甄嬛回宮之后,繼續竭盡所能地支持她。

從諸多情節來看,溫實初這個「工具人」的身份是坐實無疑的,但其實也有許多觀眾對一個情節大惑不解,那就是在「滴血認親」的那場大戲里,為什麼溫實初要選擇自宮呢?

滴血認親:溫實初揮刀自宮

在《甄嬛傳》中,「滴血認親」絕對是一場精彩的大戲,在這場大戲中,皇后陣營幾乎找到了徹底「扳倒」甄嬛的方法:指稱甄嬛的一對雙胞胎,并非是皇帝親生,而是與他人私通所誕下的。

當甄嬛聽到祺嬪要揭發她與人私通的時候,觀眾們都可以看到,甄嬛是「肉眼可見」地緊張了起來,畢竟,這對雙胞胎確實也不是雍正的。

不過,雖然皇后陣營「猜到」了甄嬛的孩子并非皇帝親生,但可惜的是,他們搞錯了甄嬛「私通」的對象。

因此,當祺嬪指稱甄嬛私通的對象是太醫溫實初的時候,甄嬛開始放松了下來。這段劇情也被網友們戲稱為「用對了公式,代錯了數據」。

不過,就算上帝視角的觀眾們都知道,甄嬛私通的對象并非溫實初,劇情還是得繼續走下去,皇后陣營找出了靜白、玢兒等諸多證人,試圖證明溫實初與甄嬛有染,最終推動了「滴血認親」這場大戲的開幕。

在甄嬛陣營眾人的推動之下,最終并沒有讓甄嬛的兒子六阿哥和皇上進行「滴血認親」,而是讓六阿哥和溫實初來「滴血認親」,如果兩人的鮮血無法相融,那麼就能證明兩人之間的清白。

然而,在第一次滴血認親的過程中,兩人的血卻「奇異」地相融了,雖然在現代背景下,我們知道,滴血認親并無科學依據,但根據《甄嬛傳》的設定,這無疑代表著六阿哥和溫實初的「父子關系」。

在經過最初的慌亂之后,甄嬛認定了是滴血認親的水有問題,畢竟她心里最明白,雖然雙胞胎并非是雍正的孩子,但也不是溫實初的孩子,溫實初不過是一個「工具人」罷了。

隨后 ,蘇培盛又重新準備了一碗「絕無問題」的水,再次讓六阿哥和溫實初進行「滴血認親」,這一次,兩滴血并沒有相融,也算是證明了溫實初的「清白」。

不過,事情到這里的時候,并沒有結束。

雖然祺嬪已經「輸了」,但她仍不肯放過溫實初和甄嬛,她咄咄逼人、字字扎心地問溫實初,敢不敢用父母起誓,說自己對甄嬛、對皇帝的女人并無「私心」,而且祺嬪還特意強調了溫實初「至今未娶」,很顯然是想借此挑起皇帝的疑心。

而且,安陵容還湊上來「補刀」稱,溫實初的這份「情誼」,本身就會「害人」,只要他待在「姐姐」身邊,早晚會害死她。

總之,皇后陣營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溫實初有后妃「有染」,即使沒有,也是「可能有」。因此,在皇后陣營的苦苦相逼之下,溫實初做出了 一個驚人的決定:揮刀自宮。

到這里,大多數觀眾都認為,溫實初的自宮是為了保護甄嬛和自己的性命,因為在皇后陣營的緊逼之下,皇帝已經起了疑心,本來,雍正就是一個疑心很重的人,雖然「滴血認親」已經證明了溫實初和甄嬛的清白,但是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難保雍正為了讓自己放心,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而一旦自宮之后,皇帝很容易就會「放下心來」,畢竟這樣他就「根本做不了什麼」,在皇帝心里,過去他沒有和后妃「有染」,未來他也不可能與后妃「有染」,他和甄嬛也不會再受流言的中傷。

但是,事情真的是這麼簡單嗎?如果是的話,也許《甄嬛傳》也不會被拿出來反反復復觀看這麼多年、每一個細節都被拿出來「反復討論」了。

實際上,溫實初的自宮,還可以達成一個目的,而這個目的可以說是「不可告人」的。

在保護甄嬛之外,他還有什麼目的?

除了想保護甄嬛之外,溫實初自宮還有什麼目的?熟悉《甄嬛傳》的觀眾都知道,在溫實初心里,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女人——沈眉莊。

如果說溫實初沒有掩藏對甄嬛的愛慕,那麼他對于沈眉莊的愛大多數時候都是克制的。

也許這是因為溫實初與甄嬛算得上是青梅竹馬,而他與沈眉莊熟識的時候,沈眉莊已經成為了皇帝的嬪妃,即使他真的對沈眉莊動心,也必須將這份情感藏在心底。

沈眉莊對于溫實初的感情,始于感染時疫,當時,沈眉莊因為假孕一事失了寵,被禁足于宮中,又感染了時疫,正是脆弱的時候,這時候溫實初的悉心照料,很容易就讓沈眉莊將情感轉移到他身上。

但一開始,溫實初心系甄嬛,對沈眉莊的照顧,不過是「受甄嬛所托」,這一點沈眉莊心中也清楚,可在對皇帝心灰意冷之后,沈眉莊確實又無法克制自己的情感,她像溫實初默默守護甄嬛一樣,默默守護著溫實初。

也確實是幾乎到最后,溫實初才明白,在長久的相處之中,他早已對沈眉莊動了心,那一晚沈眉莊的「暖情酒」,不過他「放縱」的借口罷了。可就是這一次「放縱」,埋下了禍根:沈眉莊懷上了溫實初的孩子。

從此之后,溫實初想要保護的人里,就多了沈眉莊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這也是溫實初在「滴血認親」之后,揮刀自宮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雖然在「滴血認親」的大戲之上,祺嬪和安陵容似乎字字句句說溫實初會「害死」甄嬛,但溫實初確實聽出了安陵容的「言外之意」:安陵容當時并沒有像祺嬪一樣,直言溫實初會害死「熹貴妃」,

而是說,他的情誼會害死「姐姐」,這里的「姐姐」到底是指甄嬛,還是指沈眉莊呢?

也許安陵容不過是猜測到溫實初和沈眉莊之間有一些「聯系」,但并沒有真憑實據,所以也不能直言,但在溫實初這里,他確實不可能拿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去「賭」。這次能夠躲過一場風波,更多的是僥幸,而假如還有下一次,他們可能真的就無法全身而退了。

因此,溫實初選擇揮刀自宮,就是徹底堵上了所有人的嘴,讓他們不可能再用溫實初覬覦皇帝的嬪妃來掀起任何風浪。

而且,由于他醫術高超、有目共睹,在自宮之后,更可以放心地留在宮中,不僅可以留下性命,還可以經常見到自己喜歡的女人、自己的孩子,對于當時的溫實初來說,這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

只不過,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安陵容會故意將皇帝懷疑甄嬛與人私通、溫實初揮刀自宮的事情告訴沈眉莊,導致沈眉莊動了胎氣。

當然,溫實初在自宮之后,還能留下性命,與他的徒弟衛臨的機敏也脫不開關系。因為在沈眉莊「受驚早產」之后,又是難產、又是血崩之兆,可以說是危在旦夕,此時衛臨主動提出沈眉莊的胎兒一直是溫實初調理的,只有溫實初知道如何用藥更好。

言下之意,就是說溫實初還「有用」,不能讓他在這個時候死去。如果衛臨此時不提出這一點,那麼,皇上也很有可能直接借口沈眉莊性命垂危,讓所有太醫都前來會診,令溫實初得不到及時的救治,失血而死。

最終,確實雍正也是考慮到沈眉莊腹中的胎兒,讓太醫們為溫實初簡單治療后,就將他抬上來為沈眉莊診治,最終保住了溫實初的性命。

只可惜的是,沈眉莊最終仍是誕下靜和公主之后,就撒手人寰。

對于沈眉莊而言,在臨終之前,她第一次得知了溫實初的心意,也許她也不再有遺憾;但對于溫實初而言,沈眉莊的死可能足以令他抱憾終生。

所以,最后溫實初偷偷將自己家傳的玉壺放在沈眉莊的棺槨之中,還以自己「失職」為由,自請去為沈眉莊守墓三年,這一切顯然都是他對于沈眉莊的懷念。

不過,溫實初自請守墓,也許也有著自己的「心機」,有人認為,如果溫實初常在宮中行走,隨著靜和公主的長大,有心之人可能會發現靜和公主與自己長得相似,再掀起什麼風浪,因此,不如躲得遠遠的,還能少生事端、保全自己的骨肉。

但這一點,也就是見仁見智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