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孟靜嫻宮斗水平有多高?甄嬛都不一定是她的對手

孟靜嫻在《甄嬛傳》中,對果郡王的愛慕,可以說是毫無掩飾,以至于是人盡皆知,這個古代的女子,能把矜持放在一邊,而真心火熱的去追求心愛的男子,可以說是打破世俗的陳規了。

《甄嬛傳》中孟靜嫻是沛國公之女,年少時見過果郡王一面,那一面之緣,就想嫁給這個男子。可是,果郡王不喜歡她。她就苦苦等待,不想嫁給別的男人。這一等,便成了剩女。聽到果郡王娶浣碧,她坐不住了。父親的三道折子,哪怕是侍妾,也要陪在果郡王身邊。孟靜嫻愛果郡王,愛得太卑微。可是愛情這種東西,不是你卑微,也不是你放低姿態就能得到的。相比浣碧,孟靜嫻足以配得上果郡王。浣碧什麼身份,相當于甄遠道的私生女。如果不是甄嬛念著父親的情誼,念著那點姐妹情,掛念著家族,怎麼會認她為義妹。玉隱,就像她的名字一樣,隱藏著真實的身份。

浣碧和孟靜嫻都是側福晉,平起平坐,葉瀾依提醒甄嬛要小心一點浣碧,別讓浣碧因嫉妒殺了孟靜嫻,從而連累到果郡王以及大家!甄嬛把浣碧叫到宮里聊天,說來也是巧,浣碧剛到永壽宮,還沒說幾句話呢,孟靜嫻又過來了,浣碧只好躲進書房的簾子后面!

孟靜嫻一直都給人柔弱深情的印象,她一進了永壽宮里,趕緊把自己有孕的消息說了出來,按照宮里的規矩,有孕不到三個月,胎像不穩是不能說的,但是孟靜嫻才懷了一個月,就故意說了出來,她把這個消息說出來,一是為了氣一氣浣碧,二是擔心浣碧對孩子下手,先一步將這事告訴給甄嬛,保自己的孩子一命!孟靜嫻灌醉了果郡王,然后懷上了孩子,不過一晚一次而已,人家孟靜嫻就懷上了,說明什麼,說明人家私下已經在偷偷調理身子了,所以才會這麼容易受孕。而且體弱多病的話,是不容易受孕的。你看后宮里的那些嬪妃,想要懷個龍嗣多不容易啊,華妃把酸黃瓜都吃到吐了,都懷不上,可是人家孟靜嫻,一次就中標了,還能說人家身體不好嗎?

因為孟靜嫻本就是大家閨秀,并且詩詞歌賦樣樣精通吧,而果郡王本就是個風雅王爺,跟孟靜嫻相處久了,果郡王跟她比較有共同語言吧。所以慢慢地,心里的天平會偏向孟靜嫻這邊吧,再說孟靜嫻雖然是灌醉了果郡王,才懷上孩子的,可是仔細想想也不對啊!要知道果郡王是千杯不醉,幾乎酒壺不離手的,他什麼樣的佳釀美酒沒有嘗過呢,怎麼孟靜嫻一個大家閨秀小姐就能把他灌醉呢?這種事情除非果郡王自己愿意,誰又能勉強他呢?不管怎麼說,孟靜嫻懷孕了,果郡王就會更加在意孟靜嫻了。

甄嬛先是看到了一場孟靜嫻為果郡王披披風的恩愛秀,然后甄嬛發現,同為側福晉,果郡王帶了孟靜嫻進宮請安,卻沒有帶浣碧,是不是有些厚此薄彼?甄嬛隱約表達了她的不滿:浣碧怎麼沒有一同跟來向皇上請安呢,真是沒規矩。嫻福晉你得閑時也要替本宮好好教導她。孟靜嫻對果郡王的癡心葉瀾依看在眼里,這讓她在孟靜嫻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而甄嬛和浣碧,一個是負心人,另一個是心思深沉,只為自己考慮,兩人在葉瀾依心里都比不上孟靜嫻,所以她才會對孟靜嫻特別好。

孟靜嫻還發現玉隱也在小心翼翼地討好王爺,聰慧如她知道事情不簡單,玉隱若真如傳聞中那樣與王爺情投意合怎麼會如此?想到那張小像,她猜出了大概。慢慢地果郡王爺覺得和孟靜嫻有很多共同語言和愛好,他們經常一起品茶吹蕭,彈奏箜篌,吟詩作對,喝酒談心,因此她才有了機乎將王爺灌醉和他同床共枕。是的,成親后,果郡王并沒有碰她,為了籠絡王爺的心她只能出此下策。他們一起入宮拜見太后,遇到甄嬛,孟靜嫻親密地為他系披風,他道:謝謝。她溫柔一笑說道:「你我是夫妻,王爺何必客氣。」甄嬛見她說的那樣自然,還有一點得意,仿佛能正大光明陪在他身邊是一件極其驕傲的事。果郡王對她的言行舉止并不反感,反而在她走路晃悠的時候握緊了她的手,甄嬛心里泛起了一股酸意。

而浣碧也被氣到躲在甄嬛的宮中,不想回王府。可孟靜嫻也不是善茬,看到浣碧不回家,就主動跑到甄嬛宮中。假意對果郡王和浣碧的關系表示疑惑,向甄嬛請教。其實就是在告訴甄嬛和浣碧,她已經知曉果郡王和浣碧并非兩情相悅。臨了還借著以不能喝茶的借口,宣布自己懷孕一個多月,完全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只能說孟靜嫻的戰斗力實在是高,浣碧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作為高級白蓮花,孟靜嫻能夠稱病逼迫果郡王娶自己,也自然會用病來引起果郡王對自己的關注。孟靜嫻終日弱不禁風的樣子,自然比身強力壯又能干的浣碧更惹得男人的憐愛。畢竟多數男人天生會對柔弱的女人起保護之心。這樣的女人若嬌弱起來,果郡王也不一定招架得住。果不其然孟靜嫻不但引起了果郡王對她的同情,還成功借著果郡王醉酒,懷了孩子。

她和果郡王一同進宮赴宴,同時果郡王側福晉的浣碧卻跑到甄嬛宮中埋怨,說果郡王帶自己實在是太冷淡了。相比之下,浣碧簡直弱爆了。就在甄嬛和他們夫妻二人在花園中偶遇時,孟靜嫻就當著甄嬛的面,將披在自己身上的果郡王的披風披在了果郡王身上。果郡王有點尷尬,但還是不失風度地說:「謝謝。」孟靜嫻就說:「你我夫妻,何必客氣。」果然惹得甄嬛嫉妒了:「果郡王不比從前自在了。」果郡王看這情形,覺得氛圍很尷尬,拉著孟靜嫻的衣袖,示意要走。孟靜嫻就順勢將自己的手搭在了果郡王的手上。這一幕在外人看來,就是他們之間夫妻的關系十分的和睦。于是甄嬛又說:「果郡王待孫福晉果真親厚啊。」孟靜嫻知道果郡王愛著甄嬛,但是她還是這麼大膽,想要給甄嬛一個警告:自己才是果郡王的福晉,而甄嬛絕不可能和果郡王有什麼個更大的進展。

「靜嫻其實很聰明,她察覺你我與玉隱之間的異樣,她很想問我,卻始終沒有問出口,只是漸漸喜歡模仿你穿衣說話。她一直很努力的想討我喜歡,最后,她求我,求我一定要給她一個孩子。」孟靜嫻是真正的貴族小姐,門第決定了三觀眼界,也就說明她和果郡王會有更多共同話題。甄嬛也是土生土長的官家女,非重生非穿越,那個年代養在閨閣中的名門秀女,像她這樣才貌雙全的女子也不會只有甄嬛一個!所以她的才學絕對和甄嬛不相上下。她又善解人意,才學出眾,識大體,懂隱忍,再加上她穿衣打扮,才情詩書,說話方式,行為體態處處模仿甄嬛的痕跡,有意地做甄嬛的替身。

孟靜嫻對果郡王傾心多年,也說是一見誤終身,在得知果郡王要娶浣碧之時,她利用自己的家世也成功嫁給果郡王成了側妃,此時浣碧與孟靜嫻都是側福晉,兩人平起平坐,不過因為有昔日的情分在,果郡王不僅新婚之夜留宿浣碧處,還給了她管家之權,在外人眼中,浣碧可比孟靜嫻在果郡王心中地位重多了,不過后來風水輪流轉,果郡王對孟靜嫻不僅親厚很多,兩人還有了孩子,這是浣碧遠不能及的。

孟靜嫻暗示甄嬛要力保自己的孩子。孟靜嫻來給甄嬛請安,除了試探之外,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尋求保護。通過不宜飲茶,娓娓道來自己已有一個月的身孕,胎氣未穩所以暫時不宜飲茶,為什麼孟靜嫻要告訴甄嬛她懷孕了呢?除了向甄嬛炫耀她和果郡王恩愛之外,其實孟靜嫻還在敲打甄嬛,警告甄嬛要把握分寸不要越界,所以才會第一時間把自己懷孕的消息放出去,目的是讓甄嬛知道,她害怕浣碧會害這個孩子,只要甄嬛知道她懷孕了就會敲打浣碧,果不其然,在孟靜嫻離開宮后,甄嬛就言辭懇切,提醒浣碧不能加害那個孩子,孟靜嫻腹中才是王爺名正言順的孩子,你也是這孩子名義上的母親自然有你立足之地,你是鈕祜祿家的二小姐,果郡王的側福晉應當賢良淑德,這時哪怕浣碧有什麼壞心思也不敢動了。

嫁過來后,孟靜嫻也才發現,其實果郡王不愛浣碧。喜歡一個人是隱藏不住的,孟靜嫻很快意識到,果郡王深愛的人,是甄嬛。此后她就開始用手段了,一開始的時候,她就是裝柔弱博得果郡王的憐惜,后來借機灌醉果郡王,就此懷了她的孩子。如果不是因為誤食了弘曕的粥,中毒了,或許孟靜嫻還真的能感動果郡王。孟靜嫻誤食弘曕粥,中了鶴頂紅的毒當場毒血。幸好皇宮內太醫多,孟靜嫻所食的又不多,才能將足月的孩子催生出來。孟靜嫻中毒后就一直喊果郡王的名字,一副十分依賴果郡王的樣子。

甄嬛在宮中設宴的時候,宴請了果郡王夫婦,本來和和樂樂,大家也是有說有笑的,而且弘瞻還很親近孟靜嫻,這讓孟靜嫻很是開心,但是在孟靜嫻喝下一碗湯之后,很快她就口吐鮮血,因為孟靜嫻在宴會上誤食了弘瞻的湯,而這湯里是被下了毒的,只能說孟靜嫻真的太不幸了。不過所幸的是,孟靜嫻在中毒之后,生下了和果郡王的孩子,這也算是完了孟靜嫻的一樁心愿,孟靜嫻知道自己的時間不長,她就在臨死前告訴果郡王,之所以能,懷下果郡王的骨肉,是自己灌醉了她,然后說完,孟靜嫻就死在了果郡王的懷里。

寫到最后:孟靜嫻真的是一個有心機之人,劇中喜歡果郡王的人很多,其中不乏劇中的女主角甄嬛,可最后能如愿嫁給果郡王的人只有她和浣碧,可浣碧一生都沒有子嗣,可見孟靜嫻更勝一籌,孟靜嫻深謀遠慮,步步為營,只可惜她誤食了有毒的湯羹,毒發身亡,不然以她的城府心機,很有可能會得到果郡王的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