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難怪魏夫人會一夜之間失寵,看樊長史對她做了什麼?

導語:正如魏夫人自己說對羋月說的那番話,「你最強大的對手,往往不是來自于敵人,而是你身邊最親近的人。」結果,魏夫人這話竟一語成讖,而且還真就應驗在了她自己的身上。她正是因為被身邊人出賣,所以才被秦王拋棄,以至于成為余生不得寵幸的活寡婦。

那麼,這個出賣她的人是誰呢?為何要出賣她,動機是什麼?

1、魏夫人多行不義必自斃

這個出賣她的人不是別人,就是她一直認為的「忠實死黨樊長史。樊長史也是來自魏國,是先王后的媵女。按說,她跟魏夫人理應同仇敵愾,共同對付羋月姐妹。可是,令魏夫人萬萬沒想到的是, 這個貌似膽小懦弱沒有主見的樊長史,關鍵時刻竟然與她倒戈相向,并反咬她一口。這一口直接讓魏夫人失去君心,在愛情的道路上萬劫不復了。

秦王聲稱:再也不會與她有夫妻之實,從此以后,你就只是皇長子贏華的母親而已,再也不是我贏駟的女人。 雖然名分依舊保留,但實際上已經成為棄婦。

秦王真的絕情至此嗎?魏夫人只是無心之失,卻換來如此嚴厲的懲罰,是否過分了?更何況,原著中的魏夫人,在銅符節事件上是被人利用的、被人鉆了空子。秦王也已經查出真相了,為何還要如此絕情呢?

實際上,魏夫人「涉嫌里通外國」倒在其次, 魏夫人還犯了一個任何男人都無法原諒的錯誤——與別的男人私會。這才是秦王不可觸碰的逆鱗。這是原著里的情節,所以在電視劇中沒體現出來,給刪減了。

但在原著中,魏夫人確實有一位關系曖昧的男人,名叫魏子卬。也是魏國人,并且還是一直在游說公孫衍投靠魏國的人。公孫衍叛逃時,便是魏子卬做的「開路先鋒」。

魏子卬當時過關,用的就是魏夫人的銅符節。所以才能兵不血刃地就逃出大秦國境。 這全都仰仗「魏夫人銅符節的功勞」。但魏夫人對此卻毫不知情,她做夢也沒想到,魏子卬關鍵時刻會出賣她,利用她,并置她的生死安危于不顧。

他這一攜帶公孫衍逃跑不要緊,讓魏夫人如何自處?她跟秦王如何何交代呢?懊悔已經晚了,公孫衍出逃秦國,秦王原本就已勃然大怒,后又接到舉報: 說魏夫人的「問題」不止涉嫌里通外國,還涉嫌「紅杏出墻」,秦王徹底惱了。

​2、東窗事發,魏夫人被搜宮,叛徒現身

眼見身邊人一個個被帶走審問,就連自己身邊的那些媵女們也都被帶走了。

魏夫人惶恐不已,一面喊著冤枉,一面歇斯底里的大叫:「大王不可以這樣對我,我做錯什麼了?我要見大王!」就在此時,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原著原文如下:

忽然聽得一聲冷笑,一個女子慢慢從陰影里走出來,看著魏夫人,眼中盡是恨意:「魏姐姐,事到如今,何須狡辯呢?」

魏夫人一怔,眼前之人,正是樊長使。她忽然想起方才繆監的話。他說魏國媵女及侍從均要進內府過一遍。而她的族妹魏媵人也已經進了內府,可樊長使為何還在此呢?

很顯然,「她的人」都被帶走了,卻唯獨剩下了樊長史,這不得不令人起疑,事出蹊蹺必有妖。其實也不必疑惑,樊長史是個「坦蕩的人」, 她要的是快意恩仇,當面鑼對面鼓地把話說清楚,好讓魏夫人「死也死個明白」。

所以,她自己就把底牌亮出來了。樊長使道:「我身懷六甲,卻被你拿去當作陷害王后的工具,害得我早產險些身死。我兒天生體弱,便是我僥幸得了性命,卻也因此而纏綿病榻,容貌不復 你害我至此,夫復何言?」

魏夫人頓時明白,瞪著樊長史:「是你出賣我?」

樊長使哈哈一笑:「是啊。你位高權重,我自是奈何你不得。可是魏夫人,你聰明一世,怎麼就不明白,就算你有本事抹殺掉所有的證據,卻沒有辦法抹殺掉你做過這些事的痕跡,更沒有辦法抹殺大王心中的懷疑。只要大王懷疑了你,我再說你什麼,大王都會相信。如今你再要見大王,又有何用?」

魏夫人顫聲問道:「你同大王說了些什麼?」

樊長使冷冷地道:「什麼都說了,你自入宮以來,所有的事,甚至你偷偷派采蘩出去,與魏公子卬的每一次私會,我都替你盯著、看著,替你記著的。」

看了吧?樊長史還真是單純又心狠啊,她的動機就是報仇,沒別的。如果魏夫人別的事情被人利用, 秦王或許還會原諒她「淺薄無知」,但涉嫌感情背叛,秦王就難以接受了。

秦王的后宮,為防止后妃與男人私通,連十歲的小男孩魏冉都容不下,還默許魏夫人執行「宮規」,更何況是這麼令人血脈噴張的「懸案」?沒賜她自盡就已經是額外開恩了——當然,也不排除秦王想護短,畢竟,這種事很傷男人的尊嚴。再者,他也可能是想保皇長子贏華的顏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