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看《知否》:祖母一句話撕開盛紘的涼薄,原來他從沒愛過林噙霜

林噙霜就是那種會毀了兒女一輩子的母親,在墨蘭什麼都還不懂的時候,林噙霜就指引她追求榮華富貴。

網絡上曾流行過一句話,叫作「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從一些角度來看,這句話有幾分道理,不過,不管生活在哪個年代,錢財很重要,但并非凌駕于萬物之上。

但是,在林噙霜看來,所有的東西都是虛的,只有錢財才是實實在在的,在她膝下養大的墨蘭也是這麼認為的,在還沒有及笄的時候,墨蘭就立志嫁入高門大戶,找夫婿更看重門第富貴而不是性情人品。

墨蘭最終如愿嫁入了伯爵府,可她過得快樂嗎?

并不!墨蘭的高嫁,是以得罪盛紘和整個盛家為代價的,只能靠著自己的手段在伯爵府苦苦支撐著,身為正室完全沒有正室的體面,整天和妾室爭斗,她不斗不行啊,娘家不會給她撐腰,而且她的婚事是靠算計得來的,十分脆弱,她能靠算計成為梁晗的正妻,別人也得把她算計走。

墨蘭得到了這樁婚事,卻失去了太多,首當其沖的就是她的生母林噙霜,不過,林噙霜落下這麼一個悲慘的下場也是罪有應得。

林噙霜和盛紘的大半輩子,有幾分真愛?

盛紘寵了林噙霜近20年,給她主母般的體面和尊貴,那麼愛惜名聲的盛紘,為了林噙霜不惜被人扣上「寵妾滅妻」的帽子。

可是,這一次林噙霜真的把盛紘氣到了,林噙霜不顧盛家的滿門清譽,教唆墨蘭勾引梁晗,徹底越過了盛紘的底線,她已經不能再留在盛家了。

劇版《知否》中,盛紘對林噙霜真的很好,要不是林噙霜做了這檔子事,她在盛家的地位能穩如泰山。

墨蘭的事,不僅讓盛紘看清了林噙霜的野心和真面目,也讓他開始懷疑林噙霜的真心。

當年,林家遭了難,林噙霜來投奔八竿子才能打得著的親戚盛老太太,盛老太太心善,便把這個可憐的女孩養在了身邊,想著等她到了出嫁的年紀,就給她置辦一份嫁妝,風風光光的嫁出去,可她萬萬沒想到,這個女孩會去勾引自己的兒子,還懷上了身孕。

林噙霜把盛紘拿捏得死死的,每次盛紘一指責她,她就可憐兮兮地說:

紘郎,霜兒對你可是一片真情啊,當初放著外頭的正房大娘子我都不做,只愿守在纮郎身邊,給你生兒育女!

從前,盛紘對這番話是深信不疑的,可當他看到林噙霜為了墨蘭嫁入高門不擇手段的時候,他有點懷疑了,自己真的有那麼大的魅力嗎,讓林噙霜不惜為人妾室一輩子抬不起頭,也不愿意嫁給別人做正室?

你說你害怕抄家,我每回聽了都心疼,你心疼你一個弱女子孤苦伶仃,無依無靠,我現在問你,若是當初我一無所有,只是一個窮秀才,你還會這樣說嗎?

盛紘這樣問林噙霜,林噙霜回答說:「會,只要是紘郎想聽的,霜兒都會說給紘郎聽!」

這句話讓盛紘徹底看清了現實,林噙霜愛得根本不是他,而是盛家的富足,盛家雖然不是大富大貴的勛貴人家,但是家境殷實,人口簡單,能讓林噙霜下半輩子衣食無憂。

林噙霜對盛紘,「欲望」多過愛情,可盛紘對林噙霜呢,他有沒有愛過林噙霜?

在劇版《知否》中,盛紘的確愛過林噙霜,而且是很愛很愛的那種,要不然他也不會到了那個地步,還在追問當年的事情。

可在原著中,盛紘對林噙霜并沒有多少愛情。

盛紘是一個文人,喜歡有才華的女子,而他的正妻王若弗和「才華」兩個字完全不沾邊,完全和盛紘聊不到一起去,所以才讓林噙霜有了機會。

盛紘的個人素養還是挺高的,但凡王若弗多讀兩本書,和盛紘有點共同語言,就不會有林噙霜什麼事了,更別說讓她在盛府猖狂了近20年。

這些年里,林噙霜不斷捉妖,每一次都能把盛家搞得雞飛狗跳,明蘭問過盛老太太:「就沒有一勞永逸的法子?非要一次次地防著嗎?」

老太太布滿皺紋的嘴角浮出一點笑意:「當然有,端看能不能狠下心。」

明蘭不解地抬頭,老太太說道:

你爹爹就那麼點要求,那邊的都幾歲了,買個懂風情會詩文的女子來,別讓那人生育,就結了。

換句話說,盛紘不是非林噙霜不可的,換個懂風情會詩文的女子,盛紘就會把林噙霜丟在一邊,這也就是說盛紘根本沒有那麼愛林噙霜,林噙霜只是符合他需求的一個女子罷了,換成別人也無不可。

這個法子,盛老太太想得到,王若弗雖然不太聰明,但也未必想不到,但她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絕不會這麼做,因為那是在拿刀割自己的心。

結語

盛紘這個人,說不上好壞,只能說他是一個很實際的人吧,他喜歡林噙霜,寵愛林噙霜,但不會容忍林噙霜做出逾矩之事,哪怕是寵妾滅妻,他也控制了一個度,沒讓這件事傳揚出去,毀了自己的官聲。

墨蘭嫁給梁晗,雖然把盛紘氣得不輕,口口聲聲說要打死她,但他還是逼迫王若弗去梁家提親,因為墨蘭死了,不如嫁到梁家更實在,這樣他能再擁有一個顯赫的親家。

從前以為盛紘愛林噙霜愛得不行,現在看看也不過如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