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后,《甄嬛傳》主演現狀曝光,陶昕然最讓人心疼

還記得《甄嬛傳》中安陵容的扮演者陶昕然嗎?

沒想到,再次看到她,她已經從謹小慎微的安陵容,變成了《女士的法則》中自信利落的失婚律師蔣瓊。

拍完《甄嬛傳》后,她經歷了許多,被入戲太深的網友網暴后,她為了保護孩子,推掉了很多工作機會。

現在,她的孩子已經長大了,她也重新拾起了事業,演技依舊令人驚艷。

看到她,我才想起,原來距離《甄嬛傳》首次播出,已經過去了整整11年。

11年前,也許你是剛畢業的大學生,如今,你的孩子已經上幼兒園了;11年前,也許你在邊哄寶寶邊追劇,如今,孩子已經成為一個小大人了。

這11年間,我們的人生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而《甄嬛傳》依舊常看常新,是不會過時的經典作品。

甄嬛、眉莊、華妃、安陵容……如今再看她們,心中早已有了不同的感悟。

她們的扮演者,現在都怎麼樣了?

孫儷

沒有開「金手指」的人生

拍攝《甄嬛傳》之前,孫儷并不被看好。

她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大女主」長相,沒有章子怡近乎完美的三庭五眼,更沒有張柏芝令人羨慕的飽滿頭型。

她額頭比較大,下巴有些鈍,氣質純凈質樸,比起后宮娘娘,更適合扮演堅韌的鄉村女孩。

很多人不知道,劇組在開播前曝光了角色的定妝照,孫儷竟因此被網友聯名反對。

甚至一度鬧到制片人出面解釋,安撫網友:「這并不是最終造型。」

孫儷和甄嬛的人生,也天差地別。

孫儷沒有天賜金手指「純元濾鏡」,從小父母離異,家境普通,想得到什麼,只能靠自己爭取。

接到《甄嬛傳》劇本后,她擔心自己無法快速入戲,和陳建斌磨合不好,便提前找來了陳建斌與蔣勤勤的訪談,研究他的性格和脾氣。

進組第一天,她一放下行李箱,就抱著厚厚一疊臺詞找到編劇王小平:「王老師,我有問題想請教你。」

A4紙上畫滿了五顏六色的標注,每逢不懂的地方,她都會用「?」標記。

靠著這份勤勉,她成就了甄嬛,也成就了自己。

那年杏花微雨時的天真爛漫。

莞莞類卿時的驚訝與悲憤。

熹妃回宮時的冷酷與堅定。

這些經典的場景,至今仍在供網友解讀欣賞,每每回看,都能品出其中深意。

甄嬛是孫儷事業中最高光的一筆,她本可以吃一輩子老本,但她沒有停下腳步。

10年后,她是《安家》中素面朝天,帶著點男孩子氣的房產中介房似錦。

為了省時間,三口吃完一個包子,全然不見甄嬛的影子。

這10年間,她生了兩個孩子,也曾深陷「如何平衡家庭與事業」的漩渦,但還好,她走了出來。

「盡人事,聽天命」是孫儷一貫的人生態度。

拍戲時她是拼命三娘,閑暇時她是溫柔媽媽。

她喜歡和兩個孩子一起體驗生活,挖紅薯、救助流浪小動物……

重要的不是「人云亦云」,而是能否精神自洽,悅納自己。

唯有如此,才能「你若盛開,清風自來」。

于是,那個10年前被嘲諷「太土」「與奢侈品牌代言絕緣」的孫儷,終于在10年后拿到了華倫天奴的代言。

她沒有甄嬛的金手指,卻身體力行地為我們展示了:

一個人將每件事都做到極致后,會擁有什麼樣的人生。

蔣欣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華妃,是蔣欣費了很大心思,才爭取過來的。

導演原定她演「曹貴人」,試戲的時候,她覺得和她對戲的「華妃」不夠勁兒,便請求導演,讓她試演一下華妃。

她將自己從看人眼色的曹貴人中抽離出來,白眼一翻,嘴巴一斜,變成了可恨又可愛的華妃。

第二天,她就接到了導演的電話,成功拿到了華妃的角色。

人人都覺得華妃囂張跋扈,蔣欣卻看到了華妃的癡情與天真: 「只有她是真正愛皇上的,難道你們沒有看到這份愛嗎?」

當甄嬛為了家族避寵,皇后為了家族殺人時,她心里在意的,自始至終只有皇上。

也正因如此,華妃自盡前那句「皇上,你害得世蘭好苦啊」,才讓無數人跟著她一起落淚。

戲外,蔣欣也和華妃一樣,心中有股不滅的火焰。

她用了整整20年,才終于實現了自己兒時的愿望。

她從小喜歡表演,是當地有名的小童星。在她的想象中,她會順利地考上電影學院,成為大明星。

可現實是,她就讀于職業高中,考中央戲劇學院也落榜了。

但她不愿放棄自己的夢想,便四處找劇組發簡歷,從無名小卒開始演起。

她深知自己不是科班出身,與專業演員對戲時,總覺得自卑,沒有底氣。

于是,她成了圈子里有名的勞模,只有導演肯給機會,她就一定上,并且要做到最好。

從1991年到2022年,她參演電視劇共計70余部。

她就這麼一步一步前進著,終于等來了《甄嬛傳》《歡樂頌》,與科班出身的專業演員對戲,也毫不遜色。

到了《小舍得》中的田雨嵐,蔣欣已經成了「演技」的保證,劇組在開播之前最大的宣傳點,就是蔣欣與宋佳的對手戲。

華妃是無情封建帝王家的犧牲品,縱使再有心機、再深愛,也不過是權力下的一粒塵埃。

但蔣欣譜寫了自己的命運,她有追求的勇氣,有堅持的信念,將「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念念不忘,真的會有回響。

斕曦

求仁得仁,也是一種幸福

眉莊大概是所有人的意難平。

她有一身傲骨,敢對皇上說: 「寧可枝頭抱香死,不曾吹落北風中。」

她對甄嬛真心相待,不嫉妒,不打壓,有大家閨秀的自信與自尊:

「我知道自己才不如你,貌也遜色,便立意修德,博一個溫婉賢良。你善舞藝,我便著意琴技,從來也不遜色于你。」

她也是活得最肆意的人,與溫實初相處的那一晚,她正視自己的情欲,沖破了封建社會對女性的桎梏。

劇里,她活出了任性又精彩的一生。

劇外,眉莊的扮演者斕曦,也選擇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

2012年,《甄嬛傳》爆火,斕曦接到了很多片約與廣告,但她選擇急流勇退,與相戀多年的男友結婚生子。

她原以為自己能順利復出,但沒想到,娛樂圈的洗牌,從不會等人。

五年后,她參加了《我就是演員》。

再次站在聚光燈下,她不禁感慨落淚:「生完孩子后無人問津,接到《我就是演員》的電話,都讓我狂喜激動不已。」

雖然事業上停滯不前,但生活中的斕曦,卻是肉眼可見的快樂與幸福。

沒有「女明星」的光環,她便毫無顧忌地分享自己的穿搭,雖然被網友調侃「怎麼都是丑衣服」,但鏡頭中的她,始終笑得很開心。

北京環球影城開放后,她和丈夫一起帶著兒子打卡。

偶而出演小角色,依然能讓網友感慨:「歲月從不敗美人。」

從前我會為斕曦惋惜,本有機會成為頂流,如今卻寂寂無名。

但看到她近照中發自內心的笑容,我卻覺得,也許她本就和眉莊是一類人:

人生是場求仁得仁,功名利祿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遵從自己的內心。

安陵容

要相信、要放松、要快樂

前不久,安陵容的扮演者陶昕然上了熱搜。

起因是「滴血驗親」那場戲中,安陵容本是甄嬛的敵人,可當甄嬛被皇上一耳光打到踉蹌時,安陵容竟然想伸手去扶。

網友便問陶昕然,這是身體本能,還是依據人物性格特地設計的小巧思?

陶昕然說,這是特地設計的。

多年的姐妹情誼,即使為了各自的利益反目成仇,內心也依然割舍不下。

她演出了安陵容愛恨交織的自卑與擰巴。

無力對抗命運的無奈與絕望。

她沒有讓這個萬人嫌的角色,成為一個人人喊打的符號,而是讓大家覺得,這一個有血有肉、身不由己的悲劇人物。

于是,她扮演的「安陵容」,大概是第一個有人物后記的「反派配角」。

《甄嬛傳》播出10年后,網友為她撰寫了《甄嬛傳之安陵容重生》。

這一次,她成為了主角,站在了舞臺中央,「安陵容」終于不用偷偷低頭擦眼淚,而能抬起頭驕傲地流淚。

自信、放松、灑脫,就如陶昕然本人一樣。

這些年,很多網友入戲太深,追著陶昕然罵。她開開心心地公布懷孕的喜訊,一位網友竟然在微博下留言:「我覺得你的女兒不會有好下場。」

隱忍了許久的她,立馬回擊,顧不上所謂的體面,爆了粗口。

她才不是任人欺侮的安陵容,而是有力量、會反擊的陶昕然。

為了保護女兒,她成為了全職媽媽。

她說她和安陵容的性格并不相像,她熱愛生活,樂觀開朗。

她喜歡美食。

會記錄女兒成長中的每一次進步。

女兒長大后,她重新拾起自己的事業,業務能力絲毫不減。

安陵容的悲劇在于,出身卑微,又敏感多疑,她的人生是時刻緊繃的,自然無法感受到善意。

而陶昕然,讓我們看到了一個自信灑脫的人,會過上什麼樣的生活。

《甄嬛傳》播出后,有一句話深入人心:

「人人都恨安陵容,人人都是安陵容。」

我們想象甄嬛一樣,擁有十足的智慧與計謀;

我們也想象眉莊一樣,擁有一個有權有錢的母家,讓自己有肆意而活的資本;

再不濟,我們也想象華妃一樣,有冠絕六宮的美貌,和寵妹心切的哥哥。

可到頭來,我們發現,自己其實是安陵容,常常要費盡力氣,才能過上平凡穩定的生活。

但那又如何呢?

我們透過《甄嬛傳》看到了安陵容的命運,便會時刻警醒自己: 「要相信、要放松、要快樂。」

要相信選擇,無論是職場還是家庭,我們都能在其中閃閃發光,獲得幸福與滿足;

要放松心態,不焦慮、不自我批評,專注于此刻,從正向的人生體驗中,找到人生的價值;

要享受快樂,職場的成就,圓滿的家庭,都值得我們感到自豪、滿足、欣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