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兩個舉動即可斷定,齊衡的愛是個陷阱,可惜太多女性叫不醒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小公爺齊衡,幾乎是京城所有閨閣女子的夢想。高貴的門第,一等一的樣貌,偏還不是個紈绔,勤奮好學積極向上。

這樣的男子,就是來世間造夢的,令多少女子為之魂牽夢繞。堪稱「芳心縱火犯」。

盛家的如蘭和墨蘭,乍一相見便已寸心大亂。墨蘭使出渾身解數,把自己的美貌才情秀到了極致。傻呵呵的如蘭,也把自己裝點得像顆秋天的菠菜,于青翠欲滴的天真里,硬要榨出些嫵媚的風情來。

偏偏被眾星捧月慣了的小公爺,把一雙款款深情目,專注地投向了縮在角落里的那個盛小六。全然不顧另兩個裊娜佳人,只瞄準了明蘭,「咕咚咕咚」地傾倒真情。

這樣的愛,真摯熱烈不顧一切,委實令人感動。然而,齊衡誠然是個浪漫的愛人,卻絕非理想的夫婿。因為他的情是真的,但陷阱更是真的。

不夸張地說,我在齊衡身上,真的看到許多婚戀悲劇的端倪。只是處于熱戀中的女子,往往不能及時警醒,以致鑄成大錯。

不由令人感嘆,防「渣」容易,防深情男卻不易啊!

01 狂追

《知否》原著里,都還是小孩子時,齊衡在盛家私塾借讀。他對撲上來的墨蘭和如蘭全無興致,只對明蘭格外親近。一會兒捏捏臉,一會兒摸摸頭,喜愛之情溢于言表。

齊衡的母親平寧郡主,將兒子像和氏璧一樣護著,生怕他被不般配的女子糾纏上。幾句得體的外交辭令,就把盛家蠢蠢欲動的心思,給攔腰截斷。唯獨對明蘭網開了一面。

彼時的明蘭,并非入了平寧郡主的眼,不過是因為她年紀小,尚不足以構成威脅罷了。

盛老太太冷眼旁觀著小明蘭的舉動,見她不為齊衡的殷勤所動,心中頗覺寬慰。人貴自知,不屬于自己的,何必惦記。明蘭深深懂得這個道理。

明蘭對小桃說,小公爺是天上的雄鷹,我只是一只屋檐下的雨燕。沒生在一個窩里,遠遠看一眼就算了。最好別指望。

那個社會嚴苛的等級制度,是明蘭不得不遵守的規矩。她只能在逼仄的空間里,小心翼翼活著。稍有行差踏錯,便會萬劫不復。

這個道理,明蘭懂得,齊衡又焉能不知?

去盛家拜年,他的手帕子不慎丟在了堂上。著急尋找時,小廝無為不解:又不值幾個錢,丟了也不算什麼,何必急著尋?

齊衡說,必須要找,而且要大張旗鼓地找。帕子是貼身之物,如果被別人撿了去,以后如果發生啥事,有一百張嘴都說不清。

男女私自授受,在那個年代,便是身敗名裂的大事。齊衡是身份顯貴的公子,對此自然心知肚明。嫣然說齊衡是心思縝密之人,明蘭的評價尤甚:小公爺做事,向來嚴絲合縫。

而這麼個心思縝密嚴絲合縫的男子,對明蘭倒大大咧咧起來。又是送菱角又是送毛筆,還不避耳目地做出種種親昵舉動。他的理智哪里去了?縝密哪里去了?

無他,情動耳。

小公爺愛上了明蘭,眼里心里盛不下,滿溢而出皆是發乎自然。

有人說,齊衡對明蘭根本不是愛,我不太同意這個觀點。首先,愛是個很難界定的概念,并沒有標準模板可以套用。其次,我以為凡發自肺腑的深情,都當得起一個愛字。

墨蘭對齊衡,不算愛,因為她真正愛的,是王府的富貴。就像林姨娘對盛纮,縱是萬般柔情,也不配稱為真愛。

齊衡對明蘭,是少年郎的一片真心。滿園春色,他只對這一株鐘情。因為她,他魂不守舍。因為她,他忘卻了種種規矩。更忘了圣人所言「發乎情止乎禮」。

他對她,可以如他承諾的那般不顧一切。但恰恰是這「不顧一切」,注定了齊衡絕非明蘭的良人。

事實上,在任何一種婚戀關系中,這種不顧一切的愛,都潛伏著巨大的危險。甚至,它就是個用鮮花覆蓋的陷阱。遺憾的是,多少癡情女子,只看到鮮花的姣妍,卻看不到底下那個森森的黑洞。

02 狂愛

相比齊衡的狂熱,明蘭倒似一盆冰水。

他送的上等毛筆,她轉手就送給了如蘭和墨蘭。兩個姐姐都親親熱熱叫一聲「元若哥哥」,明蘭卻從來只尊稱一句「小公爺」。

齊衡忿忿地對無為吐槽,我總覺得是對人家好,可人家偏一點不領情,總是逃著避著嫌棄著。無為勸他,人家六姑娘也是顧著小公爺的清譽。

齊衡立刻喝道:我一個大男人,有什麼清譽不清譽的!是啊,您一個豪門少爺,還是個大男人,即便有個言行差池,也不會傷及根本,來個浪子回頭一樣可以金不換。

可明蘭呢?她又該如何自處?在夾縫中生存的她,有多少人巴不得看她笑話,好借機把她踩在腳底下。她如何敢錯?她的清譽,就是她的命,是她日后掙一分好日子的本錢。

如此看來,齊衡的「不顧一切」,自己搭進去的是皮毛,明蘭要搭進去的卻是人生。這個「不顧一切」,實質上,竟像是要不顧明蘭的一切了。

這樣的真愛,不是陷阱,又是什麼?

明蘭被墨蘭陷害,摔倒在外客面前,丟了盛家的顏面。盛纮大怒,狠狠打了她和如蘭,還罰她倆去跪祠堂。

事發當時,齊衡也在場。看見明蘭摔出,他下意識地跨步向前,就要伸手去扶。幸虧無為機靈,及時攔阻了他。

如若齊衡竟出手相助成了,那明蘭必將成為流言蜚語的靶心。男女授受不親的年代,這足以摧毀掉一個大家閨秀的名聲。

墨蘭受了林姨娘慫恿,企圖攀上永昌伯爵府的高枝,用的便是這招。假意落馬,楚楚可憐,引得梁晗情難自禁,做出了逾矩之事。

齊衡此舉,如若不是被無為攔下,也將構成對明蘭的一計重創。可這位小公爺是何態度呢?他坐在轎中忍俊不禁,說什麼她摔出來的樣子太好笑了,又慌亂又羞澀。這一幕,我能記上十幾年。

齊衡之愛啊,就像飽食終日的皇上問饑民,何不食肉糜?明蘭的拒絕,再理智不過。齊衡在這兩件事上的作為,就已明晰,他的愛,只會給明蘭帶來災難。

后來,明蘭嫁給顧二,兩夫妻戮力同心地過日子。明蘭對齊衡,婚前無非分之想,婚后更不思量。偏齊衡始終意難平。在單位里,對顧二處處刁難。

明蘭忍無可忍,被逼出手。她借機對齊衡聲色俱厲地說:

小公爺,你是你們齊家的寶貝,怎麼做都行。可我孤零零的一個人,我以后的日子是要在侯府過的呀!你到底是為了你自己宣泄還是真為了我,你自己有想過嗎?

明蘭一語道破,二人之間的天塹。齊衡為了心中愛意,不顧一切,可他的能力卻匹配不上他的狂熱,一番折騰后,只能是鎩羽而歸。

最要命的是,不顧一切的他,卻是犯錯成本最低的那一個。要承擔嚴重后果的,恰恰是他的心愛之人。如果不是明蘭自幼受老祖母教誨,深懂自保之道,那她必將被這個深情公子,親手推進深淵。

這樣的愛,何其兇險。

03 良配

我們耳熟能詳的名言「父母之愛子,在為之計深遠」,語出自《戰國策》的名篇《觸龍說趙太后》。

父母對子女之愛,不在眼前的寵溺,而是為他們的一生深謀遠慮。其實,對于婚戀而言,同樣可循此理。

婚姻,從來不是浪漫的童話,而是兩個成年人之間的勢均力敵。如今我們常用「隊友」來稱呼配偶,雖貌似調侃,細思量倒別有深意。

夫妻,的確酷似戰友。休戚相關禍福與共。如何攜手抵抗風雨,如何帶領家族步入坦途,如何養育兒女成材……這一切,都需要兩人像一支隊伍一樣,相互信賴相互支撐。絕不是燃燒的幾縷激情,某個瞬間的怦然心動,就足夠成全的。

發生愛,很容易。為所愛之人計深遠,卻很難。前者靠本能,后者靠擔當。我不懷疑齊衡的真情,但沒有擔當的真情,不過是海市蜃樓的一場幻夢。

遺憾的是,多少女子為情所困,正是囿于此中。這其中,也有曾經的我。

剛大學畢業時,遇上過一個極其狂熱的追求者。把愛情鋪排得,像一幕歌舞劇般絢爛多姿。他的熱烈,點燃了我的心。我們在一起談了一場酣暢淋漓的戀愛。那種飆車般不顧一切的激情,令人沉醉。

我一度覺得非常幸福,仿佛全世界都不再重要。至于計劃考的職稱,為職場做的謀劃,更是煙消云散不值一提。兩個人汪洋恣肆地把全部身心,投入到我們偉大的愛情之中。

就這麼如火如荼地愛了兩年,我心中認定了對方就是我今生的真命天子。倒是飽經滄桑的外婆,始終為我懸著一顆心。

外婆沒對我說什麼高深的道理,只是重復這一句話:「整天說什麼愛呀愛呀的,丫頭你想想看,他可算得上心疼你?」

外婆的話,我不以為然。直到后來,我因為工作的事,常常要晚上趕工。熱情似火的他,每晚都要帶我出去玩,每次都要膩歪到夜深才送我回家。

然后呢?我需要喝著濃咖啡,強打起精神去面對手頭的工作,他卻可以依依不舍地回家呼呼大睡了。如是多日,我終于病倒了。

頭痛欲裂中,忽地想起外婆的話。這個男人他可有設身處地為我考慮過?可有真的心疼過我?這種不顧一切透支般的愛,我真的需要嗎?

那一瞬間,我才清醒過來。 喜歡是放縱,愛是克制。能克制欲望的愛,才是更深沉更珍貴的情與義。

齊衡的愛,便缺少了克制。這種愛,熱烈濃稠,不顧一切,有極強的迷惑性。如果更極端一點,就是要強迫對方,甚至不能得到就索性毀掉。這種事,我們聽到的并非少數。

明蘭有句話說得特別好,她說:來這世上一遭,本就是要好好過日子的。

生而為人不易,我們要好好活,方能不負這一生。而好好過日子,靠的絕非不顧一切的激情。愛情跟欲望一樣,同樣需要克制。不然就會變成洪水猛獸,吞噬自己更吞噬對方。如此,是愛還是害呢?

有擔當地愛你所愛之人,她不該因為你愛她而受苦。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