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掛著「才女」名頭的墨蘭和廷燦,為何結局一個比一個慘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知否》原著中有不少才女,她們大多數憑著自己的智慧和特長生活得很好。可有兩個人另外,一個使夫家后宅不寧,另一個不孝婆母,當然,結局都不好,她們就是盛墨蘭和顧廷燦。

墨蘭和廷燦婚后不幸是多種原因造成的,但最主要是兩個,現在就給大家一一道來。

無視當世禮法和規則

墨蘭和廷燦都是官家小姐,從小錦衣玉食,有許多仆人伺候,十指不沾陽春水,因此有許多時間學習 詩詞歌賦琴棋書畫

盛家三姐妹一起學習,墨蘭總是學得最快的,(明蘭是魂穿的不算)字也是寫得最好看的,吟詩作對更是不在話下。長得漂亮,樣樣出挑,因此林姨娘才有信心認為墨蘭能嫁豪門。

廷燦比墨蘭出色,她是京城圈子里有名的才女,曾經多次在吟詩大會上奪冠,韓誠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看上廷燦的。

多讀書多學習,肯定沒有錯的,可能她們只挑那些鏡花水月的東西來學,卻沒有考慮身處的環境。

在崇尚「 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古代,女子很少有機會發揮自己的才能,不能考狀元,也不能拋頭露面做生意(特別出色的除外,如薛大家),正常官宦女子嫁人后都是要管家理事,撐起后院的。

墨蘭和廷燦都沒想到這一點,她們都有條件學習正房太太的本事,可都沒學到。

墨蘭雖然是庶出,可盛纮很疼愛她,家里還有一個勇毅候獨女的祖母,嫡母王氏管家理事也很出色,她若真想學求求父親或者觀察嫡母管理家務,可她對這些俗事根本不感興趣,每天不是想著怎麼吸引豪門公子,就是和如蘭斗氣。

從她跟林姨娘一起設計嫁給梁晗時可以看出,她并不把規則禮法當回事。

顧廷燦是寧遠侯嫡女,身份比墨蘭更高貴,她的母親就是大名鼎鼎的小秦氏,她更有機會和條件學習怎麼做當家主母。

她長得像大秦氏,從小頗得父親喜歡。出身高貴,受父母寵愛,貌美如花,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她覺得自己像天山雪蓮一樣美麗清雅,可能學習這些凡夫俗女之事?

但婚姻不是風花雪月,而是落在一針一線一餐一飯上。

顧廷燦顯然不懂,卻也不想學。

選錯學習對象

1.林姨娘當初落魄,幸得老太太收留,而她卻在老太太眼皮子底下和盛纮有了首尾,珠胎暗結做了盛纮的姨娘。

林姨娘因為籠絡著盛纮的心,把王氏這個正頭太太壓得死死的。她做妾算是比較成功,就將這些「寶貴」的經驗分享給了墨蘭。

對男人主動出擊,在男人面前裝柔弱,用補品喂大對自己有威脅的懷孕女子,使她們難產……等等。

墨蘭都一一記在心里,并且還照著做。

為了和春珂爭寵,給丈夫納了七八房美貌妾室。梁晗本不是意志堅定之人,身邊有這麼多美妾,再沒心思讀書上進了。

原著中,明蘭曾經對墨蘭這麼一番話:「林姨娘教了些什麼,觀姐姐現下行徑,我也能看出些來,無非就是爭寵斗艷,整治妾侍,牢牢拿捏夫婿,分寵,挑撥,諂媚……」

「說實話,無怪梁伯母對姐姐不滿。林姨娘是什麼身份,姐姐又是什麼身份,好好一個正房偏去妾侍做派,還想拿這些鬼祟伎倆安身立命。」

墨蘭氣道:「除了她,還有誰來教我?我不聽她,信她,還能怎樣?!」

明蘭看著她,搖頭道:「孔嬤嬤,祖母,連父親,也常對我們姊妹訓話,可姐姐都沒聽進去。

家里那麼多有智慧的人,墨蘭只選擇了林姨娘為學習對象,結果得罪了娘家,沒進門就讓婆家看輕,又將夫君置于花叢中,惹得婆婆對她非常不滿。

墨蘭最后生了五個女兒,尋不到好親事,還想把女兒嫁到娘家,長柏長棟嚴厲拒絕,只有長楓勉為其難接受了一個做庶兒媳。

正房太太的命,卻自降身份學妾室,有好結果才怪

2.大秦氏是廷燦的親姨母,也是東昌侯府千金。從小患有重疾,所以即便當年東昌侯府還花團錦簇,即便她美若秋荷,詩詞歌賦樣樣精通,也差點嫁不出去。

低門第的東昌侯夫婦看不上,可門當戶對的人家,誰又肯娶這麼個藥罐回去,娶妻娶賢,帶回家里不是光擺著好看的,要相夫教子,理家處事。這些,大秦氏都做不到。

但世上總會有些缺心眼的人,為愛情不顧一切,寧遠侯府嫡長子顧偃開就是其中一個。

他本是殺伐決斷的武將,偶然見過大秦氏,不知何時何地,偶然的驚鴻一瞥,便暗生了情意。

老老侯爺夫婦根本不愿兒子娶這樣羸弱的女人過門,別說當家理事,連生育都成問題。可顧偃開拿出非她不娶的架勢,最后老兩口不得不去秦家提親,他們想著到時候給兒子納一房好生的妾室。

原著中寫道:不過,他們的這種天真很快就被打破了。婚后,夫妻倆恩愛逾常,形影不離,一年兩年年的過去,老老侯爺夫婦急了,可顧偃開眼里連只母蚊都看不進去,更別說通房妾室了。老老侯爺拿出家法孝道來威逼,老母涕淚懇求,顧偃開無奈從命,耐心撫慰好妻,他前腳剛走,大秦氏后腳就對風流淚,她當著公婆的面不敢反駁,卻傷心不能自已,高熱病倒了。

鬧了幾次,顧偃開就將妾室通房全部打發,還瞞住父親請旨戍守邊疆,然后帶著大秦氏一溜煙兒跑了。這也導致了顧家大房還沒有四房五房的孩子大,人口多,因為他們成親十年后,大秦氏才生下了顧大郎。

廷燦因為長得像大秦氏,頗得父親喜歡,又從小聽父母講大姨母的「豐功偉績」,就一直暗暗模仿。她用心鉆研詩詞歌賦,頗有成效果,明蘭出閣前也聽過她的才名。

當年,曾夫人準備給大秦氏立規矩,大秦氏給婆婆布菜,筷子伸在半空中就暈倒了。顧偃開急速趕回,抱著大秦氏不肯撒手,對著父母又是磕頭又是哭求。老兩口先被大兒媳嚇了個半死,又被兒氣了個半死,半頓飯吃出這麼個結果,大秦氏立規矩之事也只有不了了之了。

事情傳回秦家,東昌侯夫婦贊不絕口,大約當時年幼的小秦氏聽了很是憧憬,便把這當做先進事跡宣傳給自己女兒。

廷燦也是牢牢記在心里,她嫁到韓家后,長公主前頭兩個兒媳婦已經生兒育女,正要立規矩的時候,她服侍了兩天,就病得不成人樣,要死要活看病吃藥。韓誠說了她兩句,她哭成個淚人,說丈夫不體恤她。

后來,每次要立規矩,顧廷燦都要死要活地大鬧一場。韓誠頭痛不已,他覺得孝順父母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到了妻子這里怎麼就講不通了。

長公主被這個幼稚愚蠢的兒媳婦給氣傷了,前后請了三四個嬤嬤教她規矩。可惜廷燦小姐早就將她大姨母的行為刻在骨子里,除非重新投胎,否則絕無可能改變。

不知心理因素,還是身體真有問題,成親數載,廷燦都無所出,她還不準丈夫納妾。長公主怎麼會為了這麼一個奇葩兒媳冒無后的危險?她親自給兒子抬了一個平妻。

廷燦氣得大罵韓誠,說她大姨母十年無出,她父親也沒有納一個妾室。

原著中,韓誠譏諷道: 「你爹遇上秦家女,才是倒了八輩的血霉!險些弄得無嗣不說,末了,差點家破人亡,幾十年的老宅叫你那好哥一把火燒了!我雖沒出息,卻也不敢岳父!」

「你,你敢非議我爹!」廷燦一下毛了,拾起炕幾上的墨硯就砸了過去。

這一砸,韓誠再也沒來看她。

因顧廷煒小秦氏相繼去世,她恨透顧二,還想托關系寫信舉報他,結果被長公主截了下來。韓家父子得知這一切嚇出一身汗:這信要是出去了,就把顧侯得罪狠了。

韓駙馬這才發現兒子娶了這麼一個愚蠢的兒媳婦。

韓誠感到無比厭煩,當年他也是真心喜歡過廷燦的,可這幾年爭吵,那些感情早就磨沒了。

看在顧侯的面子上,不能休了她,長公主做主把她關進一間陰暗潮濕的屋子里,派幾個性情怪癖的啞婆看守。

廷燦身邊的玲兒說過,以廷燦的氣性,在那種地方活不了多久。

顧廷燦選了一個不為父母家族所容的兒媳婦做學習對象,又沒那個命遇到像她爹一樣的丈夫捧場,有好結果才怪。

寫在最后

每個人一生中都會遇到值得學習和反面教材的人,千萬不能選錯了學習對象,不然會后悔一生。

還有一定要遵守紀律法則,不然再牛也走不了多遠。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