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試天下》說最狠的話,挨最多的打,冤種反派豐苣的馬甲太脆了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三千繁華,王權富貴,總會引得人心為之撼動,所以王室之中的親情,便顯得太過于渺小了。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斗爭,而人之一生,必定會有為之而爭,哪怕頭破血流,也不肯后退的東西。

身為王室子弟,越接近權力的中心,往往越會面臨著,比普通百姓,更加巨大的吸引力,而那至高無上的王座,便是這天地間,最大的誘惑。

心魔皆因執念起,一將功成萬骨枯,出身皇家,想要有所得,必定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甚至會是血與淚的代價。

權力之爭是極為殘酷的,而權力則是極惡之人的領土,所以,一個沒有完全黑化,又始終不知自己有錯的反派,是注定不會成功的。

所以雍州三王子豐莒,可能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一心一意干事業,陷害手足,套路母后,逼宮父王,塑造出來的反派形象,卻因一段怒斥親父的言論,硬生生的給洗白了。

雍州這代王室之中,從雍王,到王后百里氏,再到三個兒子,全家人加一起,有八百個心眼子。

重權力輕親情的,毒殺王后上位的,身世悲慘卻成寵弟狂魔的,血統高貴卻要裝病扮柔弱的。

唯獨只有豐莒,一路打拼,裝乖賣巧,扮豬吃老虎,卻成了史上最冤種的蠢萌反派。

生于王室,最可悲的就是,無論是夫妻還是父子,都要先遵守君臣之禮,之后才講究血脈親情。

而君王偏偏薄情,所以在權力地位的面前,親情往往太過蒼白無力。

所以無論寵愛還是不寵愛的兒子,都怨恨著他的雍王,作為父親,是失敗的。

而不顧群臣反對,立出身卑微的百里氏為后,孩子均已成年卻遲遲不確立儲君,一直打壓有能力的兒子,引起群臣非議。

整日疑神疑鬼,錯誤的提防著最尊敬自己的兒子,卻百般疼愛最有野心的兒子的他,作為君主,也是不合格的。

以致于最終,他唯一一個真心疼愛過的兒子,和一直以來都寵愛有加的妻子,都雙雙的,背叛了他。

也許是來自于父母的言傳身教,所以明明豐莒和兩位哥哥相比,有爹疼有娘愛,已經是人生贏家了,卻始終不滿足現狀。

在父王面前裝作乖順的小綿羊,在母妃面前裝作愛撒嬌的小棉襖,背地里卻一邊以打擊兩位哥哥來襯托自己,另一邊又極力的,擺脫母后的控制。

他一直瞧不起一母同胞大哥,還不停的陷害身負高貴血統的二哥,既實力坑母后,又覬覦父王的王位。

奈何實力撐不起野心,手段跟不上心機,自以為可以在母親與大哥,二哥之間的爭斗之中,坐收漁翁之利,卻一再偷雞不成蝕把米。

可能豐莒唯一的優點,便是足夠清醒了,在大哥對母妃還心存希望,二哥對父王還存有一絲父子之情的時候,他便已經看穿了,無論是父王還是母后,都不能完全信任。

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最終只能依靠自己,奈何這爭寵奪權的路上,他不但所有的籌謀算計,都失敗了,還在挨兄長打的路上,一去不回頭。

從最受寵的王子,到徹底陷入瘋狂的庶民,自以為是王者,沒想到不過就是個脆皮,這王權之爭,當真令人迷了眼睛,蒙蔽了內心。

人前小綿羊,人后小土狼,為了至高無上的權力,生生的,把一家子都給逼成了戲精。

自古紅顏多薄命,最是無情帝王家,王室向來都是一個戰場,越是接近權力的中心,越是會令人瘋狂。

在天下七分,諸侯國鼎足而立,局勢穩定得太久,便會迎來戰亂。

尤其是當帝室衰弱之時,便意味著強盛之國即將崛起,攪亂天下,徹底改變時局。

昔年,大東皇朝剛剛建立,始祖皇帝威烈帝,攜六王平定四方,穩固大東江山。

青州先祖風獨影是六王中唯一的女將,且獨創了血鳳陣,威力無窮。

玉言兵書曾寫道,遇鳳即逃,遇風家風獨影逃,遇血鳳陣逃,可見風獨影與血鳳陣法的厲害。

因此,大東皇朝能夠所向披靡,有風獨影大半功勞,再加上威烈帝與風獨影本就是兩情相悅,所以在戰事結束,政局穩定后,威烈帝便想要迎娶風獨影為后。

奈何風獨影生[性.愛]好自由,不愿困于后宮之中,拒絕了威烈帝。

威烈帝感念風獨影的功績,便打算將一方領土賜予風獨影,為了以示公平,直接分了六州,以冀州,青州,雍州,北州,商州,幽州,分封于六王。

自此,天下以大東皇室為尊,皇室執玄極令號令六州,這便是大東皇室,與六州的由來。

然而天下局勢本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數百年過去了,皇室漸弱,諸侯國強盛,野心勃勃,心懷異動的各州,蠢蠢欲動。

大東皇室傳至淳禧帝這一代,為削弱六州,挑起六州戰亂,便將假的玄極令出現于江湖之中,引得六州爭搶。

皇權面前,貪婪與野心盡顯無疑,畢竟若有機會,誰都會想要問鼎天下,嘗一嘗,這皇室天子寶座的滋味。

假玄極令一出,果然引得江湖混亂,震動了各州的朝堂,六州之中,優秀的年輕后輩,一個接著一個的出現。

有想得到天下的,有想快意江湖的,有想隱忍復仇的,有想解除詛咒的,每個人都懷揣著不同的目的,卻又同樣被卷入進這場逐鹿天下,和江湖紛爭之中。

江湖武林高手如云,而年輕一代之中,唯有黑白風息格外引人注意。

兩人皆是人中龍鳳,不但武功高強,見多識廣,聰慧機智,容貌絕色,并且都是自帶著神秘感,來無影去無蹤的俠義之士。

而無人知曉的是,他們還都帶著雙馬甲,并且皆出身于王室。

情報組織隱泉水榭,和連鎖精品店如玉軒的主人,黑豐息,綽號黑狐貍,而真實身份,則是雍州體弱多病的二王子豐蘭息。

天霜門首徒,游歷大江南北,救死扶傷,懲奸除惡的女俠白風夕,其真實身份便是名動天下的青州公主風惜云。

兩人相識十年,經常決斗,卻一直未能分出勝負,如今,天下即將風起云涌,卻令他們終于走到了一起,攜手闖過一道道難關。

豐蘭息與風惜云雖都是王室之后,身份貴重,可他們的成長歷程卻截然不同。

青州的風王不但勤政愛民,宅心仁厚,并且專一深情,后宮之中,唯有王后一人。

兩人共同誕育了一子一女,家庭氛圍十分溫馨,雖然風王國事繁忙,陪伴家人的時間很少,但他卻被妻子,和一雙兒女視為驕傲。

后來,王后意外離世,風王便空置后宮,一心一意將世子與公主撫養長大。

風惜云從小便見證父母之間的深情,又是全家的團寵,所以個性瀟灑,直爽,溫暖,并且內心強大,美麗而自信。

相比之下,豐蘭息便可憐的多,母親是出身大東皇室的,倚歌公主,她身份尊貴,卻早早離世,死因成謎。

父王從來都不喜歡他,只偏愛繼后以及繼后所生之子,對這個身份尊貴的兒子,不聞不問。

繼后百里氏心思歹毒,嫌棄患有癲癇之癥的長子豐萇,對其棄之不顧,表面上對嫡后之子豐蘭息,百般照拂,暗中卻加以謀害。

豐萇不得重視,幸得倚歌王后照拂,才擁有了幸福的童年,和一個聽話且尊敬自己的弟弟,并為了保護豐蘭息,不得不與親生母親暗中周旋。

豐蘭息也十分聰慧,發現了百里氏的心思之后,便開始了裝病的人生,堂堂一國王子,卻為提防繼母,裝成弱不禁風的模樣,這一裝,便是十幾年,簡直可笑至極。

而這雍州王室,在雍王的統治之下,似乎多麼離譜的事情,都令他變得正常了,這才是最大的悲哀。

倚歌公主尊貴美麗,賢良淑德,卻不得雍王喜愛,而身份卑微的百里氏,卻身受榮寵多年不衰。

豐蘭息因此也不得父王重視,起初他一直都不明白,這其中的緣故,卻沒想到,殘忍的真相,竟然會在雍王最寵愛的兒子,三王子豐莒的口中被說出。

豐莒是雍王與百里氏所生的第二個兒子,在父王和母后的寵愛之下長大,表面紈绔任性,可實際上,卻是唯一一個,將所有的事情,都看得透透的人。

亂花漸欲迷人眼,王權富貴,終究是迷惑了人心,大過了一切。

雍王之所以會如此寵愛百里氏,因為實在太過相像了,都是養尊處優,并且睚眥必報,還利欲熏心的,薄情寡義之徒。

大東皇室為拉攏雍州,將嫡出的公主倚歌下嫁,雍王歡歡喜喜的將她娶進了門,卻給了她一場,短暫而悲涼的雍州生活。

倚歌公主于雍王來說,只不過是一個工具,用以依仗大東皇室,穩定朝堂,鞏固地位,發展國力。

明明雍王是先與百里氏相識的,并且還生育了長子豐萇,可他還是迎娶倚歌公主。

倚歌公主的身份太尊貴了,甚至有讓雍王仰望的資格,所以哪怕她那麼溫柔美好,賢惠大度,卻依舊不得雍王所愛。

而百里氏,出身卑賤,對雍王一直都是恭敬崇拜的,充分滿足了雍王,可悲的自尊心。

雍王只是雍州王室里的庶出之子,母親不過是一介卑微的宮奴,所以他自幼不受父王的寵愛,又因母親身份低微,受盡了兄弟們的欺辱。

身為一個王子,沒有母族的助力,又不得父王喜愛,兄弟之中,比他身份尊貴的大有人在,世子之位,似乎也根本落不到他的頭上。

所以一直以來,他都是為人所忽略的,哪怕長大之后,站在朝堂之上,也沒有朝臣看好他。

童年的陰影是需要一生去治愈的,雍王的自卑,幾乎是刻在了骨子里,因為背后沒有依仗,所以深知只能靠自己的努力。

他自詡聰明才智不輸其他兄弟,所以在自卑與驕傲之中,反復摩擦,深受折磨,養成了一副多疑敏感,扭曲狠辣的個性。

百里氏便是在他一無所有的時候,來到他的身邊的。

縱然他卑微,卻也是王子,而百里氏只不過是商販之女,所以,在百里氏的面前,他是可以有自己的驕傲的。

百里氏雖然出身寒微,但她不但長得一副花容月貌,還十分聰慧,會洞悉人心,永遠會用最適合的方式,去討人歡心。

兩人成婚之后,百里氏一直深受寵愛,她的仰望與崇拜,滿足了他所有的自尊心,令他撿起了所有的驕傲。

很多事都是命中注定的,誰也沒有想到,雍州嫡子被立為世子之后,竟意外去世了。

世子離世,給了其他王子,爭搶世子之位的信號,而這個一向不受重視的王子,竟然會最終在這場奪位之戰中勝出。

那時候的雍王,依靠殘忍的廝殺,奪得了世子之位,一步步鞏固自己的地位,在雍王駕崩之后,順利登基。

然而年輕的帝王,身后又沒有任何支撐,王位坐的岌岌可危,那時候,正巧大東皇室有意拉攏雍州,還下嫁了嫡出的公主。

正瞌睡呢,就有人遞了枕頭,能夠迎娶皇室之女,雍王喜不自勝。

因為倚歌公主成為了自己的王后,雍王不但在雍州王位上,穩如泰山,還令雍州的地位,提升了一大截。

百里氏眼睜睜的看著,屬于自己的王后之位,被她人占據,心里十分扭曲難過。

那時候,她已經為雍王生下了長子豐萇,可豐萇因自幼患有癲癇,發病的時候口吐白沫,渾身顫抖,十分恐怖。

這種病被人視為不祥,當百里氏得知,豐萇的病再也治不好了之后,便對這個兒子厭惡至極。

看著曾經對自己很好的母親,如今對自己避如蛇蝎,幼小的心靈十分受傷,也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倚歌王后是一個十分善良的姑娘,當她得知了雍王曾有一位紅顏知己,還共同生下了一個長子之后,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大度的將百里氏母子接回了宮。

百里氏覬覦王后之位,對賢惠的倚歌王后,嫉妒又憎恨,可倚歌王后,卻對百里氏的兒子豐萇,視如己出。

倚歌王后同情豐萇不得母親喜愛,便給了他母愛,并叮囑豐蘭息,要待豐萇如嫡親哥哥一般尊敬。

百里氏后來又給雍王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為豐莒,她對這個小兒子的態度,和對長子的態度截然不同。

豐莒幾乎是在父親和母親的溺愛之下長大的,他依仗母親受寵,個性十分張揚跋扈。

雖然能力較兩位哥哥差很多,但越是這樣,雍王便越喜歡他,不僅僅因為他是百里氏的兒子,更是因為,他覺得,這樣的孩子,不會覬覦他的王位。

王權仿佛是有魔力的,讓本就利欲熏心的人,一旦坐上那個位置,心中便再也沒有了其他的感情,什麼夫妻,父子,君臣,沒有什麼比自己的王位更加重要。

穿著紈绔子弟的馬甲,認認真真的宮斗,終究在利欲熏心的王室之中,一敗涂地。

有時候,高貴的出身,可能并不是好事,倚歌王后的身份太尊貴了,反而令她被很多人忌憚著。

雍王依靠著與大東皇室的關系,令雍州的地位,大幅上升,名列六州的前列。

地位穩固了,倚歌王后便沒有了任何作用,哪怕她為自己生下了兒子,可雍王卻并不在意她的死活。

百里氏嫉妒她可以得到王后之位,雍州的臣子擔心,有這位皇女在,雍州永遠不會問鼎天下。

所以害死倚歌王后的,不僅僅是百里氏一個人,但是真正下手的,卻是她。

百里氏偷偷給倚歌王后下了牽機之毒,這種毒十分殘忍,令在毒發之時痛苦至極,卻因如同因病而逝的模樣,讓人查不出真正的死因。

因為倚歌王后的死,豐萇和豐蘭息沒有了母親的庇佑,自那以后,都是豐萇在護著豐蘭息。

而豐莒則在父母的庇佑之下,成為了雍州王室最幸福的王子。

百里氏身份過于低微,哪怕倚歌王后死了,她依然沒有資格,成為了王后,可雍王卻力排眾議,還是將她立為了繼后。

人總是貪心不足的,得隴望蜀是常態,百里氏得了王后的位子,便想要為兒子奪得世子之位。

而這走向世子之位的路上,豐蘭息便是最大的勁敵,所以百里氏表面上對豐蘭息很好,可實際上,卻暗中給他下毒。

豐蘭息發現了這件事,便將計就計,裝作體弱多病,活不了多久的模樣,換得百里氏的松懈。

而豐萇,沒有了倚歌王后的護佑,爹不疼娘不愛,還身患不能為外人道的隱疾,過得比豐蘭息還慘。

但是同為王子,豐莒卻成為了雍州風頭最盛的王子,特別是明明到了該立世子的時候,可雍王卻始終沒有,將最有資格的豐蘭息立為世子。

這樣的舉動,似乎成為了一種信號,更加令人覺得,豐莒才是最有機會,成為世子的熱門人選。

可豐莒卻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雍王對自己的王位有多麼重視,不逼他一把,他根本就不能做出選擇。

百里氏傾盡一切的在幫助兒子鋪路,也安排了最得力的人,留在兒子身邊。

殊不知,她這個兒子,根本不領情,往日的乖順也不過是偽裝,甚至還在自己的母親身邊,安插了人。

豐莒裝作無能的樣子,令母后不遺余力的幫助自己,又悄無聲息的,除掉了身邊聽命于母后的人。

這雍州皇室的一家子,可謂是每一個人,不管被迫的,還是主動的,都有自己的城府和算計,扮豬吃老虎這件事,一個比一個精通。

豐莒一直都在想方設法的打壓王兄們,但他卻又不像父王和母后那樣,太過心狠手辣。

反派有很多種,可蠢萌的這種,卻讓人不知道是該恨,還是該原諒。

豐莒對豐蘭息的陷害,不但總是會被他巧妙的化解,還經常引火燒身,竟干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最后還得找母后出面擺平。

但是即便如此,他與兩位王兄之間,卻從來不是劍拔弩張的關系,畢竟,豐莒囂張的時候,豐萇與豐蘭息可從來沒有慣著,這巴掌,他們可真沒少扇。

王位爭奪是無情的戰爭,要麼不做,要麼就做絕,可豐莒遺傳了父母對權力的渴望,卻似乎沒有遺傳到他們的無情無義。

豐莒手下的人自作主張,害得豐蘭息掉入水中失蹤,在豐莒得知的一瞬間,臉上露出的震驚與憤怒,從來不是裝出來的。

當豐萇為保護豐蘭息,不惜跳樓損傷自身,豐莒見到昏迷不醒的大哥,焦急的讓人請大夫的時候,臉上的擔憂和金正,也都是發自內心的。

所以,豐莒的壞,并沒有雍王與百里氏,那麼令人討厭。

豐莒和百里氏,真的算的上是最了解雍王的人了,百里氏在雍王身邊多年,深知他一直自卑于母親的出身。

所以,在兒子被懷疑陷害豐蘭息的時候,以一出徒步歸來,為而祈福,甚至謊稱遇到了宗長夫人,給雍王的母親,按上了一個前朝貴族蕭氏族人的名頭,便哄得他打消了疑慮。

但豐莒似乎比母后,了解的還要全面一些,百里氏還一直希望,可以勸說雍王立豐莒為世子,可豐莒卻深知他的父王不會輕易下決定,便直接部署,決定逼宮謀反了。

奈何,他的算計和實力,終究是不如自己的二哥,就連運氣,也差很多。

豐蘭息的內力被雍王所廢,卻還能夠恢復,并率兵救駕,是豐莒萬萬沒有想到的。

豐莒一直都是一個,清醒至極,且心機深沉的人,他一直都在隱忍,一直都在偽裝,直到最后失敗的那一刻,才將內心里,最真實的想法,全都給發泄出來。

那一刻,就連剛剛暴揍了他一頓的二哥,都對他投以了贊揚的目光。

雍王失望的對豐莒說,自己對他是疼愛的,可豐莒卻說,這種疼愛,他根本消受不起。

豐蘭息是對雍王最好的兒子,卻被他毒打,廢了內力,豐蘭息犯的最大的錯,就是太優秀了,令雍王忌憚,所以一再默許自己,對兄長欺壓。

事實雖然是如此,可被自己的兒子說出來,多少有些丟臉,所以雍王對豐莒的懲罰,也是十分狠辣的。

過去,他可以縱容豐莒陷害兄長,可涉及到自己的王位,雍王便會毫不手軟。

雍王廢了豐莒的王子身份,將他貶為庶民,并賜死了毒殺先皇后的百里氏,可他狠就狠在,先下令賜了百里氏白綾,又讓豐莒在出宮之前,去見自己的母親。

豐莒本以為,出宮前的見面,是父王對自己的仁慈,卻沒想到他竟這般狠毒。

見到慘死的母親,豐莒徹底被刺激瘋了,雍王終究是讓豐莒,感受到了,當年豐蘭息失去母親的痛苦。

這個不顧親情,算計了小半生,又挨了太多打的反派王子,也是皇室權謀之下的,悲慘的犧牲品。

電視劇《且試天下》,改編自同名小說,講述了既是王室子弟,又是江湖雙俠的黑白風夕,相識十年,慢慢相愛,并攜手闖蕩江湖,解除皇室危機,瓦解陰謀詭計,還天下以太平的故事。

這是一部既有江湖恩仇,又有王室權謀的故事,六大州的王室各有各的不同,而白風夕與黑豐息,則是在恰好相反的環境之中成長著。

青州愛好和平,王室之中,也是溫情寧靜,而雍州對外野心勃勃,對內則是波譎云詭。

天淡云霞自明媚,林空巖壑更深沉,有什麼樣的家庭,便會培養出什麼樣的孩子。

雍王自私,百里氏狠毒,而在他們身邊長大的孩子豐莒,更是滿心的爭權奪位,與陰謀詭計。

他裝作仗著父王和母妃的寵愛,而變得狂妄自大的模樣,以降低父王的戒心,得到父王的寵愛。

卻在暗地里策劃謀反,雍王不喜歡的,一直提防的兩個兒子,從未生出過僭越之心,可自己最寵愛的兒子,卻直接率兵逼迫他。

豐莒造反徹底失敗,而雍王作為父親和君王,也是徹底失敗了。

然而,若雍王與百里氏不是這般的冷酷無情,和心狠手辣,豐莒也許可以成為兩位兄長,最疼愛的弟弟,即便無緣王位,也不會落得個喪母瘋癲的下場。

抵得住風雨,卻抵不住無情,偏偏最是無情的,就是帝王之家,豐莒這個冤種反派,馬甲脆,還倔強,最終自取滅亡。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