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知否》,擅長裝可憐的盛墨蘭是如何敗在盛明蘭手里的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重溫《知否》的時候,我發現,盛明蘭是一個收拾白蓮花的能手。

尚在閨閣的時候,盛明蘭就為自己的閨蜜余嫣然出頭,面對心存歹意、故意想要破壞余嫣然與顧廷燁的婚事、一個勁地裝可憐的朱曼娘,盛明蘭一大段「不仁不義」的話說下來,駁得朱曼娘啞口無言,不得不灰溜溜地滾蛋。

后來,在寧遠侯府,生團哥兒之前,小秦氏為了給盛明蘭添堵,又把朱曼娘找了過來,先是想把昌哥兒過繼到顧廷燁第一任妻子余嫣紅的名下,搶奪團哥兒的世子之位不成,又道德綁架,逼迫盛明蘭留下昌哥兒。

盛明蘭毫不退讓,直截了當地戳穿了朱曼娘想當琉璃夫人的真實想法,指出了朱曼娘跟琉璃夫人的區別,讓眾人看清了朱曼娘的真實面目,逼得朱曼娘狗急跳墻。

實際上,盛明蘭不僅收拾過朱曼娘這朵白蓮花,早在她出閣之前,就收拾了盛墨蘭這朵白蓮花,也就是廣濟寺丟泥巴的名場面。

01.為了保全家族和自己的名聲,盛明蘭先發制人,丟了盛墨蘭泥巴,讓其不要臉攀附權貴的算盤落空;

盛家的女眷前往廣濟寺燒香還愿,遇到了榮飛燕等人,由于盛老太太想要休息一會兒,便暫時沒回去,可是,這個時候,盛墨蘭突然提出,自己頗為喜歡廣濟寺后面的九龍壁,想要去開開眼。

一開始,大家沒覺得有啥奇怪的,盛老太太也同意了,讓三個蘭一起去。

直到她們出去了,盛如蘭和盛明蘭才明白盛墨蘭的真實打算,原來,在旁邊的梅林里有不少有頭有臉的公子哥在辦詩會,盛墨蘭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想要去在這些豪門公子面前露個臉,顯示自己的才情,引起他們的注意,為以后的婚事做準備。

在那個年代,女人需要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婚姻大事完全靠長輩做主。若是哪個姑娘在外面拋頭露面,引人注意,不僅會被人笑話,還會被人嘲諷家教不嚴,連帶著父母、兄弟和其他姐妹都受到連累。

大家族里,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絕不僅僅是開玩笑。因此,盛華蘭在袁家過得再不容易,也不敢鬧,不能留下壞名聲,讓人家議論盛家,影響到弟弟妹妹的前程。盛淑蘭被孫志高往死里欺負,母親李氏之所以從一開始沒想過讓盛淑蘭脫離苦海,也是因為擔心盛淑蘭的婚姻出現變故,會連累了小女兒盛品蘭。

不論明蘭如何說,墨蘭只是不允,非要把剩下的看完,如蘭一開始不明白,但見墨蘭神色柔媚,又回想起適才出來時她刻意整理裝束頭髮的情形,也瞧出些端倪來了,便大聲道:「再往前走,可便是梅林了,這會兒那里當有一群人在辦詩會呢;叫人瞧見了不好吧。」

盡管盛如蘭已經戳破了盛墨蘭的打算,阻止盛墨蘭繼續往前走丟人現眼,但是盛墨蘭在林噙霜的教唆下,早已變成了那種不知廉恥、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絲毫不把家族放在心上的自私之人,光靠動嘴,是說服不了她的。

于是,盛明蘭當機立斷,趁著盛墨蘭和盛如蘭拌嘴的時候,撿了泥巴,丟向了盛墨蘭,將其衣服弄臟了,這樣一來,盛墨蘭也無法再去梅林「湊熱鬧」了。

說著明蘭手上不知何物一揚,直往墨蘭身上去了,墨蘭一聲尖叫,只見她那雨過天晴藍的蘇繡裙擺上好大一塊污泥!

臨走的時候,盛明蘭還遇到了顧廷燁,顧廷燁求親的時候,告訴了盛明蘭,他就是從這一刻起,喜歡上盛明蘭的。

02.盛墨蘭惡人先告狀,盛明蘭抓住了盛紘的心理,一擊即中;

盛老太太知道了這件事情后,就猜到盛墨蘭會惡人先告狀。果然,盛墨蘭果然顛倒是非,只說盛明蘭往自己的身上丟泥巴,對自己想要丟人現眼、招蜂引蝶的行為絕口不提。

盛紘對林噙霜和盛墨蘭十分寵愛,對她們的話深信不疑,對盛明蘭產生了不滿。

盛紘一時無語,那晚他去林姨娘處歇息,墨蘭便來哭著告狀,林姨娘也傷心地哭了一場,盛紘很是生氣,便要去訓斥明蘭,卻被林姨娘苦苦勸住:「…老爺,六姑娘是老太太的心頭肉,今日若為了墨丫頭老爺去罰了她,以后墨兒便更不受老太太待見了!叫咱們娘兒倆的日子怎麼過?老爺,只要您知道咱們的委屈,妾身便知足了,這事便不要說了。」

說著還連連磕頭,懇求盛紘不要提起這件事兒了,還不住地說明蘭仗著老太太寵愛,如何瞧不起墨蘭等等,上足了眼藥。當時盛紘生著氣答應了,心里對明蘭十分不滿,只一口氣憋著,越想越氣;可今日瞧著明蘭天真孝順的樣子,又心里喜歡,忍不住便倒了出來。

相比于王氏和盛如蘭,盛明蘭最大的優勢就是她一直以來十分乖巧懂事,很孝敬,跟手足關系很好,跟盛墨蘭幾乎沒發生過啥沖突,也不吵架,遇事寧可自己受委屈,也會忍讓三分,給盛紘留下了極好的印象。

因此,盛明蘭抓住了這一點,一副委屈的樣子,讓盛紘起了疑心,喊來了盛墨蘭跟她對質。

跟盛明蘭對質,盛墨蘭只能咬牙說盛明蘭丟了自己的泥巴,至于原因,盛墨蘭打死都不敢說,可是,盛明蘭可以。

盛明蘭很清楚,在父親盛紘的心里,林噙霜也好,盛墨蘭也罷,跟家族榮譽比起來,她們一文錢也不值。盛紘再寵愛她們母女,也容不下她們做出有辱盛家門風、會妨礙到盛家前程的事情。

果然,搞清楚了事情經過,盛紘立馬翻臉了,把盛墨蘭罵了個狗血淋頭。

「你個不知規矩的東西!那梅林里聚了多少男子,你也敢往里頭沖!如此不知廉恥,是何道理?!」

「哭什麼哭?白長了這幾歲,還不如你妹妹懂事!也不知哪里學來的歪心思,你當別人都是傻子麼?你這不要臉的東西,還好意思告你妹妹的狀!」

盛明蘭抓住機會,利用盛品蘭寄來的桂花油哭了個肝腸寸斷,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自身,用白蓮花的手段收拾盛墨蘭這朵白蓮花,在盛紘的眼里,盛明蘭是一心為家族考慮、為父親分憂、真心實意待姐姐卻慘遭姐姐誣告的乖巧懂事的女兒,盛墨蘭是不僅不顧廉恥、差點丟了盛家的人還不識好歹、誣告妹妹、傷害手足的不孝之女。

于是,盛紘對盛墨蘭毫不留情,直接請來了王氏,讓王氏好好地收拾了盛墨蘭一頓。不僅如此,盛紘還立即讓盛墨蘭搬了出去,分開她與林噙霜,不讓她們母女也過多接觸,這也是盛墨蘭吃得最大的一次虧。

明蘭一頭哭倒在盛紘腳邊,哀哀凄凄,盛紘心里疼惜,一把扶起明蘭坐到一邊的椅子上,回頭便指著墨蘭,疾言厲色的罵道:「你這孽障!為父平日里何等憐你疼你,你竟如此下作!你妹妹為著全家臉面勸阻了你,便嫉恨在心,伺機報復,小小年紀,待自家姊妹也這般心腸歹毒,我留你何用!來人呀,去請太太來!」

對付白蓮花,不能被他們套住了,帶偏了,真覺得自己有錯,覺得他們可憐,也不可以像王氏那樣,抓不住致命的把柄,卻喊打喊殺,讓自己反而落了下風。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只因再繼續心慈手軟下去,吃盡苦頭的人必然是你自己。

END.

今日話題:你最喜歡《知否》的哪個名場面?歡迎在評論區分享你的觀點。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用戶評論